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享美——读《东京昆虫物语》  

2006-01-24 14:43:00|  分类: 青眼观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享美
——读《东京昆虫物语》
柳已青
 
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是不是高高在上,在空中俯视着我们?芸芸众生不过是一只只昆虫,我们吃喝玩乐,我们繁殖生育,我们有梦想和正义,我们有战争和斗争,不过是昆虫生活图景的翻版。我读《东京昆虫物语》,读了一半,对着天空发呆,脑袋里冒出了一个大泡泡。
 
汪曾祺是写过昆虫的,让人看得入迷。泉麻人笔下的《东京昆虫物语》与其相仿,都是在昆虫中逼近已经消失的童年的。两种滋味,汪曾祺写树上的昆虫,让人回到了童年,彻底忘记了现在。读汪的虫子,借助他雅致、淡定的文笔,心灵纯净,透明,进入了童年天真无邪的状态。大概汪老先生已入化境,赤子之心借助昆虫返魂。泉麻人成长于上世纪50年代的东京,他让童年时代的红蛱蝶、螳螂、蜻蜓飞到眼前,引出童年与昆虫相亲的经历。童年真的能够回来,和那些色彩斑斓的昆虫一样栩栩如生。玩味泉麻人的昆虫,如饮清酒,淡淡的怀念,岁月的沧桑,让人微醺,些许的兴奋,夹杂着莫名的失落。泉麻人看到红蛱蝶,想起小时侯看的漫画,生发感慨:“那是挂起一整列日本国旗的正月小巷风光,适合红蛱蝶出现的街道,真的变少了。”正是在这样失落里,东京改变了模样。这般文章看来看去,犹如“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叹息。
 
泉麻人写记忆深处的昆虫,不仅复活了它们的颜色、形状、体型、姿态、神情,还写出了它们的气味。那些属于昆虫的独特气息也是记忆一部分吧,岁月磨平了多少人的棱角,但那种气味儿仍完好存有。“有二十八星瓢虫出没的土地种植出来的橘子,色彩也显得黯淡,有种坏人的气息。”柑桔凤蝶的黑色幼虫,用手指碰一下,“它会缩起头部,露出橘色的角,然后指尖会沾上一股酸酸的臭味,小时候,我很喜欢闻这种气味。”如今的孩子,生活在都市“四角的天空”,不大容易接触昆虫,书上的昆虫代替了大自然中“活生生”的虫子,宠物篡改了动物的面目。《东京昆虫物语》属于一代人的记忆,童年时光里有昆虫跳动、飞舞,晚年回忆起来,有趣,但也寂寞。为排遣孤寂,笔下的昆虫才生动如许。我猜想,泉麻人写着写着,欢娱起来。我们微末的悲欢竟然和昆虫紧密相连。
 
人总得有所寄托吧,为什么偏偏是昆虫?按照我的喜好,昆虫比宠物高半格,正如荸荠比土豆高半格。昆虫带着大自然的气息,或飞翔,或歌唱,总能引发人类的感思。如同周作人在《昆虫记》的中文翻译本序所说:昆虫是异类,然而同是生命,实是人类的远亲。今以大爱之心,探得这样远的远亲的种种生命悲喜剧的信息。《东京昆虫物语》里昆虫携带的信息更复杂,误入都市里的昆虫,需要更强大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才能生存下去。迷路的夕蜩,灶马出现在厕所,总让我联想到在城市里沉浮的人,不妨把东京的昆虫们看作当今生存在都市里人类处境写真和隐喻。
 
虫子就是虫子,它是单纯的,什么微言大义都是读者附会上的。看看书中安永一正手绘的精美插图,正如泉麻人眼中的电线杆与爷蝉,“两者搭配得很美”。说到底,东京的昆虫迷人之处,大略等同日本格调的美。
 
《东京昆虫物语》  [日] 泉麻人·文  安永一正·图   黄瑾瑜·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