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韩石山:文坛刀客玩的是胆识  

2006-03-09 16: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石山:文坛刀客玩的是胆识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韩石山:文坛刀客玩的是胆识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韩石山:文坛刀客玩的是胆识
半岛都市报记者 刘宜庆

    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西文学》主编韩石山素有“文坛刀客”之称,他写的批评文章常常针对当红的名人,文风犀利,观点卓异,深受读者的欢迎。其新评论集《谁红跟谁急》(中国友谊出版社)是他对近年来文学界的热门人物、热点事件都提出了独到的看法和尖锐的批评,涉及的人物有王朔、王蒙、余秋雨、钱钟书、鲁迅、贾平凹、韩少功、路遥、刘心武、谢冕、魏明伦等25位,都是曾经走红或正在当红的文化名人。
    3月5日至7日,韩石山出现在中国小说学会2005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研讨会上,在山东新闻大厦,记者采访了这位不怕得罪人的作家。

【采访手记】
    记者早在五六年前就关注韩石山,是从他发表在《中华读书报》、《文学自由谈》等报刊上那些读着过瘾的批评文章开始。当时就想知道韩石山是谁呀!敢发常人未发之言论,目中无人而又言之有理,读他的批评文坛大红人的文章,好似吃川菜,又麻又辣,嘲讽、挖苦、幽默是花椒,胆识、勇气、观点是辣椒,韩石山的文章有料、有趣,尽管有时剑走偏锋,但决没有一点捧人的肉麻。那时,就想,若有朝一日,得见此君,以畅谈为人生快事。
    这机会来了,在济南举办的2005年中国小说学排行榜研讨会上,记者问天津师范大学教授汤吉夫先生,韩石山君是否再场,汤吉夫先生痛快地说,就住在咱们隔壁!当天晚上,准备和新华社济南分社的王海鹰记者一起采访他,结果他和文学评论家雷达一起逍遥去了,想乘他喝酒归来采访他,借酒凭起三分豪气,岂不更妙?汤吉夫先生说,还是不打搅他休息为好,只好作罢。
    第二天吃早餐时,在电梯旁,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着一袭中式上衣,戴一副眼镜的先生。汤吉夫先生对我说,这就是你要找的韩石山,记者暗地吃了一惊,——就这样与韩石山不期而遇。乍见韩石山,扑面而来的是文雅与平和,哪里有杀伐之气?带着这个疑问,先谈山西的几个学者(谢泳、丁东、智效民、马斗全)为话题开始,自然谈到他的几本著作,于是开始了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与交流。
 

    批评需要见识和勇气

    记者:《谁红跟谁急》是你的批评文集,这是你的第一本批评文集吗?《谁红跟谁急》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凡响,有人称呼你是“文坛刀客”。
    韩石山:《谁红跟谁急》是我十几年批评文集汇本,近二三年写的居多。1988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过一本《韩石山文学评论集》。读者喜欢《谁红跟谁急》,大概是因为批评活动更集中、更凶猛,当初的每一篇批评文章都在文坛引起反响,集中在一起火力更大,比当初还大。
    记者:有人说,现在的文学批评,多是朋友式批评、赞歌式批评、圈子批评、炒作批评、“红包批评”等伪批评,而你的评论文章怎么都是“骂人”的?
    韩石山:近年来文学批评平庸化、温情化,真正的批评缺席。吹捧的评论符合人之常情,谁都喜欢听好话,普遍存在温情化,导致了文学批评低水平,我觉得这是勇气不够,见识不够,达不到批评的目的。我写激烈的评论文章,是反对将市侩化、人情化的社会不良风气带进文学评论界。《谁红跟谁急》另类、激烈,当然,有人看了我这本书里写了这么多骂人的文章,会认为我智商有问题,感到惊讶,韩石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无须靠批评来扬名
 
    记者:有没有人因为你写的批评文章要告你,或者认为你借骂名人而出名?
    韩石山:我写的批评文章,讲究论证和考据,我是学历史专业的,有十分的证据,也就说七八分的话。当事人读起来生气,但也无可奈何,而读者读起来很解气。另一种认为我是炒作,自己没有名气,想出名,谁的名气大就骂谁。其实我不认为我是批评家,只是捎带着做了批评,我本身的主业,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以写小说为主,进入上世纪90年代进行现代文学研究和人物传记的写作,《李健吾》、《徐志摩传》、《寻访林徽因》等著作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版的,作为一个有实力的作家,我无须靠文学批评来扬名。
    记者:“谁红给谁急”有炒作之嫌疑?
    韩石山:我远远不会跟不如我的人急。事实上,像一些红得发紫的人,他们的红不是地道的红,不是货真价实的红,好多人是凭地位和权势,他们有话语权,大家都信他们。我认为他们是“恶紫夺朱”。
   
    贾平凹缺常识闹笑话
 
    记者:读你的文章时,觉得你愤世嫉俗,看到你,觉得很温和,也文雅。你写这些文章时胸中有火气吗?
    韩石山:不会的,文学批评要有社会责任,对我来说写批评文章是因为有乐趣在里面,平和愉快,顶多是文人的斗勇斗法。
    记者:这本书里有没有文章批评你的朋友?
    韩石山:你看看写贾平凹的那篇《还是要读书》,贾平凹给自己的书房取名“上书房”,太缺乏常识了。上书房,是太子读书的地方,他爸爸又没有当过皇帝,他的书房怎么能叫“上书房”?由此可见贾平凹不怎么读书了。其实,写酷评对批评对象是一种提醒,好多也是开玩笑。

    读鲁迅让人长脾气
 
    记者:去年,你的作品《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出版了,怎么想到写这样一本学术研究著作?
    韩石山:这源于批评文章《鲁研界里无高手》和鲁迅研究专家陈漱渝过招之后,感觉没有研究和成果,就想写一本鲁迅的研究专著给他们看看。
    记者:谈谈鲁迅对你的影响吧。
    韩石山:上初中就读鲁迅的书,喜欢鲁迅,喜欢读关于鲁迅的研究,对他的文笔、为人、生平都有深刻的了解。写评论文章受过鲁迅的影响,文风犀利,观点鲜明,风趣幽默等等,说俏皮话是鲁迅文章没有的。几十年来我关注鲁迅研究,看鲁迅的著作,我写的《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没有一句话没有来历,这是一本严谨的、有见地的书,梳理鲁迅的思想和当时主流思想的关系。鲁迅留学日本、胡适留学英、美,鲁迅是激烈的,在新文化运动后期成为有力的批评者,深刻地批判国民劣根性;而胡适是自由和理性的,为建设民主社会而努力。把这本书起名《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用一两句话概括,读鲁迅让人长脾气,读胡适让人长学问。
 
注:未经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