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魏微:挖掘人心的广阔细微  

2006-05-28 22:51:00|  分类: 青眼观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小说学会第二届学会奖访谈之三
魏微:挖掘人心的广阔细微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铁凝为魏微颁奖
 
魏微:挖掘人心的广阔细微
 
半岛都市报记者 刘宜庆

    魏微,女,1970年生。江苏人。1994年开始写作,1997年在《小说界》发表作品,迄今发表《大老郑的女人》、《化妆》、《乡村、穷亲戚和爱情》、《异乡》等近一百万字。小说曾登2001年、2003年中国小说排行榜。2003年获《人民文学》奖。2004年获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

    魏微,一个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年轻女作家,她的小说不是以故事取胜,而是蕴藏在简单的故事和人物关系背后那种充沛、温婉的情感,能像墨迹一样浸透读者的心,正像作家本人所说的,“我写作的兴趣在于挖掘人物的内心”。在魏微即将来青接受颁奖之际,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

对挖掘人心

感兴趣


    记者:读过你小说的读者,都会有深刻的印象,首先是小说里塑造的鲜明的人物形象,比如《化妆》里的嘉丽。这是一个被贫穷压迫得变异的女性,尽管她后来过上了富裕的物质生活,但她对当下的生活并不满意,通过一次奇特的“化妆”,改变了似是而非的生活状态,返回过去,结果有了一系列不可预测的精神遭遇。请你谈一谈嘉丽这个女人的内心,是你赋予她生命,让她“活”在读者的阅读中。

    魏微:我觉得我的小说比较“内向”,我不太关注人物的外部形态,对人心的挖掘是我写作的志趣所在。《化妆》也是在写人心,写贫穷对于人的伤害和压榨。贫穷肯定会伤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我感兴趣的是,我要把这种伤害一层层地剥离出来,使它有丰富的层次感,更真实……我要展现的是人心的广阔细微,那种欲说还休的东西,我以为这个东西很动人。 

小说就是

从小处写起


    记者:你的小说中有大量的生活细节和人物细节,细腻、生动、传神,通过这些饱满丰饶的细节,读者读起来有亲切的日常经验的感同身受,也有超越日常的审美体验。能不能举个例子,你观察或者体验到的生活素材,是怎样走进你的小说的?

    魏微:小说照我的理解,就是要从“小处说起”,所以我迷恋“细节”和“日常”,绝对一点讲,细节和日常对于小说的重要性怎么夸大都不过分,因为人世的一切全在里头了。我个人的兴趣是,我愿意多写一些“小题材”,因为没什么野心,很心平气和;野心这东西可能每个作家都有,但是我想,这个东西最好还是要藏一下,不要太外露,否则就会急功近利,败坏了小说。再宏大的叙事也须藏在最不起眼的日常里,化成血肉与字句连在一起,所以对于日常的书写,我以为是太重要了。

对写作愿

保持沉默


    记者:《大老郑的女人》开篇是交代故事发生的小城背景,以生活细微的变化让读者感受到时代的变革,你写一个小城的风俗演变,人情世故、人心冷暖,传统与现代碰撞,在这样的背景下,大老郑和他的女人出现了,这里面有对大老郑的女人的身份质疑,也有困惑和不安,让人想起沈从文的《边城》。你如何看待小城系列的开篇之作?

    魏微:关于《大老郑的女人》,我已经说得太多了,都有点难为情。一个作家过多诠释自己的作品,这态度我不喜欢。甚至对于写作我也愿意保持沉默,写作这东西其实是说不清的,一个作家太能言善道总让我觉得很可疑,写作嘛,还是要写,过多地说是有害的。

早期写作

受张爱玲影响


    记者:你的小说语言冷静、节制,文字的调子是冷的,但语言之中潜藏着温暖和悲悯,有的读者在你的小说中读出张爱玲小说的气息,你觉得是语言的调子呢,还是对日常生活摹写?

    魏微:我早期的写作受张爱玲影响很大,当然还有一些作家,比如萧红,沈从文,卡夫卡等对我都有影响,这个话题一下子说不清,我只说张爱玲,她对我的影响主要是艺术上的,她让我坚定一个信念,就是小说首先是艺术,然后才是别的;我以为,对小说艺术性的追求是一个作家必须要坚持的,这是一个前提,有了这个前提,我们才能谈所谓的思想,时代精神,现实困境等;没有艺术这个前提,再深邃的思想、再直面现实的激情对于小说来讲都是不成立的。

不愿被“风格”

压着走


    记者:你的长篇《一个人的微湖闸》(又名《流年》),你好像特别专注于被时代或生活掩盖着的细节,在叙事上从容、缓慢,回忆像流水一样,伤感的、抒情的、舒缓的、精神化叙事,是你小说的风格吧。

    魏微:《一个人的微湖闸》是我偏爱的一篇小说,我觉得它很像我,是我个人写作中的一次“本色表演”。这篇小说是否就确立了我的“风格”,我还不敢说,我是个年轻作者,正在成长变化,我不愿意被“风格”压着走。

    记者:《拐弯的夏天》是写一个少年和一个成熟妇女之间的爱情关系,在西方的文学作品中经常看到这样的男女,比如《朗读者》。你怎么想到写这样一个很剧情化的故事?

    魏微:《拐弯的夏天》我不满意,现在都羞于说起,它是我写作求变过程中最不成功的一次尝试,它让我知道,写作必须要回到自身,我成不了畅销书作家;我得安静下来,为我所看不见的极少数人写作,这样的写作因与我的内心相贴近,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写作,一想到这点我就很安心,哪怕孤苦、焦虑我也觉得心满意足。

生于小城

讲小城故事


    记者:故乡对你的写作有怎样的影响?经常在你的作品中看到“小城”,这里面有你和故乡的影子吧?

    魏微:是这样。我是小城出身,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几年————也就是青少年时期————是在我的故乡小城度过的,我在这里长成了我现在这个样子:性格,情感方式,看世界的眼光……我的写作最终是要回到这里,逃不过去的。我一切的写作资源都在这里,在故乡小城,七八十年代,我的童年和少年,一说到这些词汇,我就会充满感情。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