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刘醒龙:圣天门口是我的梦想  

2006-05-28 19:22:00|  分类: 青眼观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小说学会第二届学会奖访谈之一
刘醒龙:圣天门口是我的梦想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刘醒龙:圣天门口是我的梦想
 
半岛都市报记者 刘宜庆 

    刘醒龙,1956年出生,湖北黄冈人。现任湖北省作协副主席。高中毕业后当过水利施工人员、车工。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小说集《凤凰琴》等。出版有长篇小说《威风凛凛》、《至爱无情》、《生命是劳动和仁慈》等。《圣天门口》是刘醒龙六年间三易其稿完成的史诗性长篇小说。它以大别山区一座小镇为视点,展开20世纪中华民族的历史风云,题旨深邃,气势磅礴。

    一部《圣天门口》,一段风云历史。在潜心创作的六年期间,刘醒龙三易其稿,作废了十七万字,用坏了三台电脑,终于将百万字的《圣天门口》捧到世人面前。在来青接受颁奖之际,记者采访了刘醒龙,他说,自己之所以能够下定决心创作《圣天门口》,愿意品尝孤独和寂寞,完全是出于对现实主义文学的热爱和崇敬。

■关于创作

潜心六年封闭写作

只为对文学的崇敬


    记者:刘醒龙老师,您好!首先祝贺您以长篇小说《圣天门口》获得中国小说学会第二届学会奖,欢迎您来到美丽的青岛。《威风凛凛》、《痛失》、《弥天》是您现实题材的长篇力作,它们被定性为反映现实生活、反映改革中社会生活的作品,您的作品和社会现实是怎样的关系?

    刘醒龙:这些年,搞写作的人越来越多,鱼龙混杂之际,本应该大浪淘沙,奇怪的是,现实中又在应验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六年前,在决定动手写《圣天门口》时,我的想法是,哪怕从此销声匿迹,文学界不再记得这个名字了,也在所不惜。我也深知,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成了上不挨天,下不挨地的孤家寡人。正是这种孤独让我悟出了这部《圣天门口》。我这样做,完全出于对文学中现实主义的热爱与崇敬。

■关于《圣天门口》

珍惜自己笔下的人物

对任何人物负责到底


    记者:“借小地方现大历史,赋小人物予大命运”。《圣天门口》是一部气势磅礴的史诗,一部浩荡逶迤的乡村心灵史,我们站在这个“门口”看到隐秘的乡村生活画卷,在某种意义上是被遮蔽的,在您的创作中呈现,被人们发现和重新审视。在《圣天门口》之前有陈忠实的《白鹿原》,随后又有铁凝的《笨花》,您写这样的鸿篇巨制寄寓了怎样的文学精神?

    刘醒龙:文学不是神坛,文学也不需要神坛。然而,文学的本质必须贯穿不容亵渎的神圣。一个视文学如生命的书写者,就应该让文学重新回到令人肃然起敬的境界。

    对于饱经沧桑的中国文学来说,在某个特定时期,偶尔出现一两部佳作甚至是杰作,譬如晚清时期出现的《红楼梦》。任何时期都有可能因为偶然现象而由某个作家写出少数好的作品,然而像今天这样,任何一个写作者,都可以尽自己的才华,无所拘束地将全部想象力变为个人的艺术实践,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文学世界里的伟大进步。所以,我表达了一个普通人,如何使自身孤独而圣洁的心灵在与广大世界的矛盾冲突中,不只限于习惯上的洁身自好,更要成长为这个世界中真正强大无比的灵魂。

    记者:有评论家认为您的《圣天门口》从政治叙事、革命叙事、反腐叙事回归到艺术叙事,以奇幻的艺术想象、浓郁的地方特色、精致的叙事语言引人入胜,小说中大量运用浪漫主义美学的瞬间美感,您认为《圣天门口》在小说艺术上有哪些突破?

    刘醒龙: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小说的蜕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其中有两个关键,一是写不好故事,二是写不好人物。小说的存亡,从某种意义上看,其重要性就在于小说人物的存亡。小说之高下,分野也在此。我曾经劝一位朋友,要珍惜自己笔下的人物,别像狗熊掰玉米棒子,写一个,丢一个,好好的一个人物,说不见就不见了。在写作中,这是相当严重的资源浪费。我写小说,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会对其负责到底。小说艺术在当下,往往不是突破,而是坚守与坚持。

《圣天门口》是我

灵性的栖身之所


    记者:《圣天门口》在您创作的文学作品中占有什么位置?

    刘醒龙:它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灵性的栖身之所。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部小说出版后,能让我产生一种可以休息一阵的念头。《圣天门口》改变了我,让我觉得可以好好停上两三年,调整一下自身肌体的“墒情”。

    记者:看报道说《圣天门口》走进美国,引起了美国汉学界和国际文坛的关注,《圣天门口》的版权和翻译情况怎样,请您介绍一下。

    刘醒龙:说实话,我不会指望有哪个外国人可以将《圣天门口》翻译成英文或者法文等等。小说中属于中华文明仅有的成分太多了,也太纯粹了,这些特点在文学的世界性传播中,总是一种难以突破的难题。所以,我宁可选择悲观,不会去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关于生活

一家四口幸福快乐

迷恋风筝为治颈椎病


    记者:介绍一下您的家庭好吗?您的文学创作和日常生活有没有冲突的地方?您怎样解决?

    刘醒龙:太太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儿子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读俄语专业四年级,眼下正在找工作;女儿过完这个无忧无虑的暑假就要上小学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四口之家,就不会有这部《圣天门口》。我专门写了一组文章《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那里面我说了自己想说的一切话。在家里,写作其实也就是一种日常生活,除非要与自己过不去,否则就没有什么好冲突的。譬如,儿子和女儿总在说,好想吃爸爸做的清蒸武昌鱼。我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好想,赶紧做就是。

    记者:您在写作之余有什么爱好?您喜欢足球吗?

    刘醒龙:我喜欢在黄昏时到家门外的东湖边行走,最近开始迷恋放风筝,因为它可以治疗我的颈椎病。足球是一定要看的,上个星期,武汉的两家报纸不约而同地找到我,让在世界杯期间为他们写专栏文章。没办法,若不答应,我无法说服自己。

    记者: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成长经历好吗?您怎样走上专业作家道路的?

    刘醒龙: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教育。本应该当知青,却因故没有下乡。在水利部门干了两年,却又改换门庭到一家县办工厂当了十年工人。正如多数青春理想那样,因为对自我现状不满,而开始练习写作。而后便一步步先业余而后专业地成了一名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其他选择的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