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陈应松:我是城市的乡下人  

2006-05-28 19:36:00|  分类: 青眼观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小说学会第二届学会奖访谈之二
陈应松:我是城市的乡下人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陈应松:我是城市的乡下人
 
半岛都市报记者 秦绪芳

    陈应松简介:祖籍江西余干,1956年生于湖北公安县。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魂不守舍》、《失语的村庄》、《别让我感动》、《绝命追杀》,小说集《松鸦为什么鸣叫》、《狂犬事件》、《马嘶岭血案》、《豹子最后的舞蹈》等20余部。小说曾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奖、首届全国环境文学奖、第六届上海中长篇小说大奖、2004年人民文学奖、第一、二届湖北文学奖、2004湖北文化精品突出贡献奖,2001年~2005年连续五年进入中国小说学会的“中国小说排行榜”。

    2000年,已是人到中年的陈应松打起背包告别亲人,义无反顾地走进神农架。他要在那里寻找生活、寻找笔下的灵感。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不停地奔走在神农架,当他接触那些原始、质朴的生活时,他的笔也神话般地灵活起来。他创作的“神农架”系列作品多次获得大奖,并且连续五次登上中国小说学会举办的中国小说年度排行榜,其中《太平狗》获得了第二届中国小说学会奖。在来青岛领奖前,记者提前对陈应松进行了专访,在获奖感言中,陈应松说,他获奖,要感谢生活。

我对写动物

有特殊嗅觉


    记者:陈老师,首先恭喜您获得中国小说学会第二届学会奖,在举办的六年中国小说年度排行榜上,您的“神农架”系列小说连续五次上榜,这次获奖的是《太平狗》,对于《太平狗》,您是如何评价的?

    陈应松:其实,我自己写的我都喜欢。这些小说有共同点,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我做过多种探索。比如《太平狗》,就是我这个“神农架”系列中最有象征意味的一篇。当然,它也是很生活化的。

    记者:《太平狗》在去年推出后震撼了整个文坛。这只名叫太平的赶山狗,跟随主人程大种进城打工,虽屡遭遗弃却不肯离去。最后,主人在一个有毒的工厂里悲惨地死去,太平听从主人的指令,独自回到了家乡。小说在最后写到:这件事刊登在 200×年 10月的报上,这似乎道出《太平狗》的故事是真实的,而不是您想象出来的,是这样吗?

陈应松:肯定是虚构的。但关于这种神犬的故事还是很多的。

    记者:以前您曾经写过有关狗的故事————《狂犬事件》,这次怎么又想到写一条名叫太平的狗呢?狗的名字“太平”有什么来历吗?

    陈应松:我不仅写狗,还写过不少动物。我比较喜欢写这些。以后我还会写狗故事。动物的故事写好了会很动人。我感到我在这方面有些特殊的嗅觉,能够进入到动物的内心。“太平”肯定是天下太平的意思,这有点儿寄托,也有点儿反讽,太平狗不太平。我写《马嘶岭血案》,里面有个叫治安的,恰恰是他杀了人。都是这个意思。

神农架给了我

一腔浩然之气


    记者:您曾经说过:“我为自己不断增加的年龄而恐惧,我想,我肯定欠缺什么,那就是生命中的野性、反叛,对偏远山区生活的向往。”这是您当年自愿到艰苦的神农架山区挂职锻炼的原因吗?

    陈应松:也算是吧。原因有许多。但根本的原因就是年龄的恐慌和生活的欠缺,想改变自己,让自己过另外一种生活,与其他作家不同的生活。这样到了老了,没有遗憾。只有甜蜜的、美好的回忆。

    记者:有评价说,神农架不是陈应松的故乡,但对于他来说,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故乡,是一次以“出走”的方式完成的“精神还乡”。一年的神农架山区生活给您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陈应松:我现在经常去神农架,与那儿的朋友有诸多联系,我喜欢大山,喜欢农民,喜欢大自然。要说给我的东西太多了,神农架给了我一切。用《文学报》的一篇文章题目回答:神农架给了我浩然之气。

靠生活写作的

作家越来越少


    记者:您说过:“如果你不深入生活,不向鲜活的生活索取灵感,不进入到生活的角角落落,你的写作素材就会枯竭,你的作品就不能保持住文学最宝贵的品质———真诚。”那么您如何看待现在文坛流行的“私人化写作”,当代作家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陈应松:我尊重任何写作。私人化写作也可以写出好的小说。但我不会这么写。每个作家有自己的天地,但逃避社会和现实责任我认为这不值得提倡。现在的问题是靠回忆写作的作家太多,靠炒作写作的太多,靠有限才华写作的太多,写中产阶级和小资的太多。而靠生活和强烈现实情怀写作的却很少,写底层人民的很少,面向民间和大地写作的人很少。

    记者:您的作品不论是“平原系列”还是“神农架系列”,关注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往往被忽视了的“小人物”的命运。是什么让您把目光始终关注在贫苦的小人物身上?

    陈应松:因为我的出身,因为我的经历。我算了算,我乡下的亲戚都还很穷,我从小认的干爹干妈都是农民;我的母亲和岳母多年来靠摆地摊生活。我无力帮助他们,我只好写写他们。

只有乡村才会

给我创作的灵感


    记者:从神农架山区回到城市,有没有不适应?现在每年还要去农村体验生活、寻找灵感吗?

    陈应松:我是城市的乡下人,我深居简出,甚至昼伏夜出————白天呆在家里,晚上与老婆散散步。我说过城市是让人浮躁的。我不改我的观点。所以,我会经常下乡,我爱乡村,只有它才会给我灵感。

    记者:您喜欢读哪位作家的书,近两年来,国内出版的哪些小说您比较欣赏?

    陈应松:国内的我喜欢莫言的,我是他的粉丝。他是你们山东人,山东的作家我还喜欢张炜,也是他的粉丝。近两年的小说我读的不多,算去算来还是喜欢他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