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跟随滕矢初穿越艺术  

2006-06-29 18:07: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随滕矢初穿越艺术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跟随滕矢初穿越艺术
 半岛都市报记者  刘宜庆

滕矢初,一位在指挥、演奏、作曲等领域广受海内外关注的艺术家,多次担任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综合素质考核评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最近,滕矢初出版了一本谈艺术和人生的新书《穿越艺术》(团结出版社2006年3月版),普及艺术知识,指导音乐教育,因书中谈到问题有好强的针对性,受到社会各界关注。
 
6月12日,记者连线滕矢初,让我们跟随他一起穿越艺术,触摸到音乐的灵魂:深远的爱、美丽的生命韵律和涌动的激情。


             从小喜欢玩乐器
           靠兴趣走上专业道路
滕矢初先生从小弹钢琴,后来又学习作曲配器和指挥,还熟悉音乐理论,大家猜测这一定和家庭熏陶有关。当听到记者的问题,您是怎样走上音乐道路的。滕矢初先生笑着说:“我的家庭背景与音乐没有任何关系,父母都是国家干部,不是因为姥爷为打发我童年的时光而不经意间进行的音乐启蒙,自己恐怕是不会走上这条道路的。”
 
滕矢初先生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小时侯学音乐,就是觉得好玩。哈尔滨俄罗斯和欧洲的文化影响深,城市的音乐氛围浓厚,民族音乐也很流行。滕矢初从小就看到同院的大人孩子很多都能演奏乐器,最吸引他的是竹笛,以至长大后,滕矢初对那种清脆、嘹亮的音色情有独钟。年少的滕矢初还特别喜爱听大人们用手风琴演奏《多瑙河之波》,那优美的旋律与和声,连同松花江畔、太阳岛的景色一起,为他营造出一种奇异的、如梦如幻的境界。

在那个精神生活十分匮乏的时代,既没有耗费时间而充满诱惑的电视,也没有丰富的玩具,在姥爷和舅舅的影响和指导下,滕矢初对能够给自己带来快乐的乐器倍加珍惜,摆弄各种小乐器成了他的玩具。尤其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乐器合在一起演奏时更是让他兴奋不已。“为了能听到美妙的旋律从自己手里完整地流出,我不惜花费时间精力,不知疲倦地钻研、探索、练习,直到达到想象中的效果才作罢。”
 
谈到兴趣与学习、兴趣与事业,滕矢初先生说;柴科夫斯基、舒曼、李姆斯基·哥萨柯夫、莫索尔斯基、鲍罗丁、斯克里亚宾……大家也许不曾想到,在这一连串耳熟能详的大音乐家当中,没有一个是专业学习音乐的。大名鼎鼎的柴科夫斯基虽然10岁就开始弹钢琴,但却进了彼得堡的法律学校,毕业后在法律部门工作,直到22岁才为了自己的爱好辞去工作考进彼得堡音乐学院,师从安东·鲁宾斯坦学习作曲。和以上音乐家一样,正是缘于对音乐的痴迷,促使滕矢初挖掘出了自身最大的潜能。也正是对音乐的兴趣,引领滕矢初走进中央音乐学院附小,接受严格的音乐训练,走上了专业的道路。
 
          担任央视青歌赛评委
        深感歌手的文化素质薄弱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通过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认识并记住滕矢初的,滕矢初稳健的风度、博学、诚挚和善解人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多年担任央视青歌赛综合素质评委,滕矢初对歌手文化基础薄弱,综合素质低下感到忧虑。他们很多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你给他们说达·芬奇、拉斐尔,如同对牛弹琴,有的根本不知道这些伟大的艺术家是哪国人。有一次,让一位歌手续接原句,题目是“一日不见”,歌手非常窘迫,不知怎样应对,最后,说出了“我很想你”。“我对歌手说,你对的字数、意思都不错,但不是原句,就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简单的题目,就能难倒一大批歌手。”
 
歌手的综合素质中最关键的是心理素质,有一位歌手心理素质不好也给滕矢初留下深刻的印象。“一个音乐学院的男选手在比赛前,听老师系统地讲解过美国作曲家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和《蓝色狂想曲》,在比赛中抽到题中,当那熟悉的蓝调旋律由小号极富表情地吹出时,连他的 老师也庆幸押到了题,而刚刚随着旋律准确地哼唱的男选手,在回答曲名时,憋得满脸通红,怯生生地回答为《蓝色狂想曲》,限时一过,他才清醒过来,对我说是《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不好,当时思维已经陷入混乱状态。”
 
正是在青歌赛上发现的问题,意识到有很多知识需要普及,促使滕矢初放下手中的指挥棒,下决心拿起笔,用一年的时间写下了这本《穿越艺术》。滕矢初说,“这本书,没有高深的道理,也不是系统的艺术理论,都是从我的感受和成长的经历出发,写艺术,谈人生,能让读者读了说,原来这个人对世界是这样看,我就满足了。”
 
《穿越艺术》出版后,有一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对滕矢初说,让他的研究生们买书,从头到尾读三遍,省得以后讲课时,讲到音乐家、哲学家那么费劲。滕矢初介绍说,书出版后畅销并受到读者的欢迎,多少有点让他意外,在北京、天津、上海、长沙、哈尔滨的签名售书和大学演讲中,所到之处,处处感受到读者的热情,很多书城的业务人员对滕矢初,很少有一本,相《穿越艺术》一样,从六七岁的琴童,到六七十岁的退休干部,都喜欢看,并且很多人买了送给亲人和朋友。
 
这样一本谈艺术和人生、谈音乐和生活书,贯穿着滕矢初的思想和感悟,他对记者说:“多次接到出版社的 邀请出版个人传记,我都拒绝了,我不想表现个人,个人扎根社会,脱离了社会和环境就没有生命力,我不想出版自己的传记,那样没啥意思,那不是浪费纸张吗?我以普及文化和艺术的方式写了这本书,都是有针对性的,我想,对学习艺术的青少年能带来有益的启示。”
 
             音乐滋润人生
            点评伟大的音乐家
从你个人的感受来谈,哪位西方音乐家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你最欣赏谁? 当滕矢初听到记者的问题时,笑了,“《穿越艺术》中有一节专门谈这个问题的,在这一节里,我写到了几位大师级的音乐家,他们和他们的音乐对我的成长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贝多芬喜怒无常、刚柔并济;莫扎特则永远都那么不紧不慢地透过灿烂的阳光在微笑。而德沃夏克在脑海里却是些支离破碎的思绪,像蓝天上的白云,东一块、西一块。肖邦的音乐是花丛中的大炮,“肖邦像泪珠一样纯洁。” 巴赫的音乐像一座丰碑,是欧洲的“音乐之父”;而柴可夫斯基一生被矛盾和痛苦缠绕,他是俄罗斯永远的骄傲。
 
在《穿越艺术》中滕矢初回忆起青少年,和这些音乐家相遇的情景:“我的青少年时代,每逢遇到难以排遣的困惑都会悄悄地钻进琴房,把巴赫的复调钢琴作品连续弹几遍,不管是《三部创意曲》中的bE大调和A大调,还是平均律中的《g小调前奏曲与赋格》及《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总之,只要弹上几遍,心境就慢慢平静,心清气爽,心胸随之宽敞许多。当我离开琴房的时候,和来时已判若两人,又能以饱满的精神重新面对学习、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和矛盾。”
 
滕矢初在哈尔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经常挤在舅舅和他的同学中,在留声机上听78转的唱片,其中就有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曲《忧郁小夜曲》和《旋律》。前者一进来就像说话一样,抑扬顿挫、如诉如泣,一下就把人紧紧抓住,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那种真挚、哀怨的情感像一股暖流,直入心田,总让因远离父母而常常孤独的滕矢初,情不自禁地泪水盈眶。而《旋律》优雅动人,犹如从高处飘落的一根丝带,一下就把你的心缠住。
 
         音乐教育远离功利
          培养和谐均衡发展的人
记者和滕矢初聊起青岛,记者说,青岛又名琴岛,去年成功地举办国际小提琴比赛,闻名海内外的小提琴家吕思清就是从青岛出发的。当滕矢初听到记者让他给学音乐的孩子和家长一些建议和忠告时,滕矢初的话题自然过度到普遍存在的音乐教育问题。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望子成龙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定不要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学习艺术要看孩子的兴趣,强迫式的学习欲速则不达。
 
滕矢初指出,艺术考级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各类艺术学科的考级应运而生,尤其是一些与升学联系起来的各种特长生政策,更是得到考生和家长的格外重视,使得原本很正常的一种验证自己学习水平的考级考试带上一层浓重的功力色彩,甚至变了味道。”
 
学琴学画不是目的,而是要培养一个均衡协调发展的人,应当具备合理的知识结构,如同吃饭讲究食品结构和平衡营养一样,不能总是吃偏食,这样营养就不会均衡,就容易出毛病。滕矢初非常欣赏蔡元培先生的教育主张“以美育代宗教”,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遵纪守法,不自私、不狭隘、顾别人、识大体,做一个善良而诚信、平等而博爱的人。
 
滕矢初简介
 
   滕矢初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国家一级指挥、中国电影交响乐团、中国广播合唱团常任指挥、天津交响乐团首席客席指挥及艺术指导。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中心理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