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顾彬:没有中国文化不知道怎样过日子  

2006-08-09 15:41: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彬:没有中国文化不知道怎样过日子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与顾彬先生合影
 
■采访手记
与汉学家顾彬吃一起中餐
    7月23日,青岛的诗人毛秀璞打电话通知我,诗人王家新和多多来到青岛,还有一位德国的汉学家顾彬先生,约定好晚上吃水饺。
    见到顾彬和张穗子夫妇、以及他们12岁的儿子顾子彬。大家坐下后,顾彬问我喜欢文学吗?我说,当然。我想和他聊一聊歌德以及诗歌,我猜他想和我聊聊苏轼和禅宗,但我们选择的话题是上个世纪初,在青岛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第二天一早,去中国海洋大学采访他时,我的包里就有一本卫礼贤《中国心灵》,顾彬翻了翻这书,看了看封面,确定这是从英文版本翻译成的中文版本。
    卫礼贤和顾彬,他们都对中国的灵魂、中国的文化痴迷,正是因为这种痴迷,顾彬除了日耳曼的血统和外貌,中国的文化已经浸入他的血液,他完全中国化了。在席间,他熟练地用筷子夹着海鲜水饺,细细品尝,连声赞叹“水饺好吃!”他喜欢吃大蒜,喜欢吃辣椒,“越辣越好”。王家新建议他上课、演讲之前不要吃大蒜,然后说明了理由,顾彬有点不解地说,我的胃口很好,几十年不得病。而那些对饮食挑剔的人经常得病。看得出,顾彬的肠胃已经习惯了中国的食物,而且对中国的饮食文化也颇熟悉。
    顾彬对我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起,他几乎每年都应邀来中国,到一些名牌大学讲学。这次来青岛接受了中国海洋大学的荣誉教授聘书,明年3月份在中国海洋大学讲授一个月的德国文学。
    令他感到非常遗憾的是,他还没有参加过青岛的啤酒节。顾彬非常喜欢青岛啤酒,清淡,口味和德国南方的啤酒相似,喝起青岛啤酒,仿佛置身德国的巴伐利亚,这两个地方的啤酒口感一致,他开玩笑地说,喝啤酒就给喝水似的,喝不醉。而德国北方的啤酒味苦,浓烈,容易醉人。
    席间,顾子彬吃饱了。就到诗人多多旁边,去拍多多微微隆起的肚子。多多吃素,想吃素水饺而不得,慨叹到,中国的饮食那里还有文化可言,已经堕落到素菜无处寻的地步了。看着顾子彬调皮地拍多多的肚子,忽然想起苏轼的小妾朝云评价苏轼,学士一肚子的不入时宜。诗人都这样吧。
  
  近日,德国著名的汉学家顾彬教授接受了中国海洋大学的荣誉教授的聘书。在青岛的朋友以及诗人王家新、多多的介绍下,记者在中国海洋大学他的住所,记者采访了他。
 
顾彬:没有中国文化不知道怎样过日子
记者 刘宜庆
 
青岛的建筑好看
我对青岛的印象非常好
    “我对青岛的印象非常好,青岛和中国其他的城市不一样。”顾彬以流畅、地道的汉语对记者说。
    青岛保留了原来的建筑,而北京、天津一些欧洲人建造的房子被拆除了,城市的基本面貌改变了。青岛基本上保留了德国人修建的重要建筑。二战之后,德国本土的很多历史建筑被轰炸,建筑遭到破坏,很多青岛的建筑,其风格和式样,在德国本土已经找不到了。当然,青岛保留下来的德国建筑,建筑风格流露出帝国主义的态度,但它们具有审美价值,非常好看。
    顾彬刚去过崂山,对云雾缭绕的崂山风光赞叹不已,那些道教的宫观深深吸引了他。
 
卫礼贤贡献巨大
至今仍看不懂《易经》
    谈起青岛,很自然地说起上世纪初期在青岛居住多年的德国汉学家卫礼贤。卫礼贤在青岛创办礼贤书院(今青岛九中)和尊孔文社,和在青岛的清朝遗老劳乃宣、辜鸿铭等有很深的交情。卫礼贤把中国的文化典籍《易经》《孟子》《庄子》等翻译成德语,向欧洲传播。卫礼贤翻译《易经》时,和在青岛的中国学者一起交流,进行翻译,加了很多注释。卫礼贤翻译的《易经》版本,至今欧美无人超越,现在,连美国的汉学家也用他的版本。有卫礼贤翻译的中国文化奠基,很多汉学家不敢轻易地重新翻译。卫礼贤的确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顾彬曾到青岛九中寻找卫礼贤的住所,看到了他的雕像。作为德国后继的汉学家,他们穿越时空,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在卫礼贤的雕像前,顾彬对前辈默默致敬。
 
偶然读到李白的诗
决定攻读汉学
    顾彬原来是学神学的,偶然读到一首李白的诗歌,改变了他的命运和生活走向,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转变。上世纪60年代末,顾彬碰到一个美国作家的翻译,他把李白的诗歌翻译成英文,于是,顾彬读到了这首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在这首七绝的意境中体悟到了涵盖茫茫人生、浩瀚宇宙的深广哲理意蕴,他终身做了中国诗仙诗圣的追随者。从那时起,他开始学习汉语,启蒙老师是天津人,给他起了中文名字顾彬。这个贴切而儒雅的名字,让顾彬颇为中意,
    顾彬回忆,那个时候学中文的学生不多,一个老师有两三个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密切,能够学到更多东西;另外(如果你不想学了)老师不一定让你走。如果你逃跑的话,他还会跟着你,把你找回来。所以没有办法,我只好学下去。慢慢的我发现学中文是很有意思的。现在的德国人学习汉语,没有他这样幸运了,一个班里有30至40人。
 
来中国学习汉语
娶到一位中国太太
   1974—1975年顾彬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1981年,前度顾朗今又来。顾彬来到北京大学开始研究工作,北京图书馆派参考研究部的张穗子协助他查阅图书,你能想出比这更顺理成章的邂逅吗?顾彬说:“当时我想查阅晚清小说、妇女文学这方面的资料,张穗子给我提供了很多书。那个时代中国文学热,朦胧诗歌很受欢迎,张穗子也提供我很多中国诗人的作品,慢慢的,我对中国的当代作品越来越有兴趣。”顾彬对记者说起这些往事时,张穗子站在一边,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不时地补充几句。1985年,他们结婚,张穗子为顾彬添了一双小儿女。如今,顾彬头发灰白,张穗子也头上飞霜了。
  他们那时在图书馆,情愫暗生,研究工作结束以后,两人见面要冒不小的压力。“只能偷偷见面。我一年去两次中国,都是选择春天和秋天,因为这两个季节,北京不太冷,也不太黑暗,可以在外面见面。”
  哪里人少,他们就往哪里去,摸熟了北京的大小公园和小树林子,最常去的,是香山,因为那里人最少。有朋友告诉顾彬,如果被公安局抓住,外国男人没事,中国女人是要被送去劳改的。张穗子天性自由,毫不在意,但是顾彬却暗自忧心。 
  有两次,他们约会的时候,后面果然有人盯梢,这在今天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公安局的人跟在后面,想把我们抓住,但是没有成功,因为我们都是运动员。”
    而顾彬的一位朋友,也是汉学家,和他的情况一样,但没有他们这样幸运,因为和中国女人谈恋爱被抓了。
 
主持翻译《鲁迅选集》
认为鲁迅不会过时
    顾彬和瑞士一个出版社约定要出版6卷的“鲁迅选集”。在同事、学生的帮助下,顾彬对译文加以修改、完善。出版社决定出版一本装帧精美的选集,做得非常非常美,恐怕一辈子不会再看到一个这么美丽的中国作家的选集。1994年《鲁迅选集》出版后,“选集”卖得比较贵,发行不太理想。不过过了两年还是都卖光了,现在这个选集已经买不到了。
    尽管欧洲的“鲁迅热”已经过去了,尽管欧洲的文化界对鲁迅存在误解,顾彬坚定地认为“鲁迅不会过时”。
 
和中国诗人的友谊长远
系统翻译他们的诗歌
    顾彬跟许多中国诗人保持着长期而稳固的友谊,他清楚地报出:与北岛相识20多年,杨炼20年,翟永明10年……
    在记者的要求下,顾彬一一点评这几位诗人的作品和风格。
    1981年顾彬在北京认识了诗人北岛。“我是诗人,其次再是汉学家,我出版了两部诗集。我关注北岛的诗,是因为我们的来源一致,上世纪30、40年代,西班牙也出现了朦胧诗派。翻译北岛的诗歌很容易,我知道他在写什么。”
    “德国的出版社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注意到杨炼,我很早就翻译了他的诗歌,也评论他的诗歌写成论文。杨炼的风格老在变。”
    顾彬认识王家新是在1997年武夷山的一次诗歌研讨会上,那一年,他拿到德国的奖学金,去德国,他们自然见面,在德国各大城市都有文学中心,推出王家新朗诵他自己的诗作。“王家新的诗非常有意思,用宋朝的一个美学概念来说,就是平淡,用最朴素的语言表现最深刻的东西。”
    “翟永明的诗看起来简单,其实很复杂,翻译起来困难,有时,她的诗歌是语言游戏,很难用德文表达,她的女人视角非常独特,性的角度,她的主题是黑暗和死亡,和我的来源不一样。”
    关于和中国诗人的交往,顾彬说起和王家新的一件趣事,有一次在黄岛王家新的别墅里,每人都以大海(黄岛?)为主题写一首诗,有点比赛的意思。顾彬说,自己写的这首诗发表在德国的一家杂志上。而且,他还写过以青岛为主题的几首诗,其中有一首写八大关。记者提出,能否凭借记忆翻译出汉语,让我们报纸的读者欣赏。顾彬摇了摇头,缓缓地很认真地说,“汉学家不可以把自己的作品由母语翻译成汉语”。
    近百位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经顾彬之手翻译成德语,许多中国当代诗人,正是通过顾彬为世界所知。顾彬成为欧洲人了解当今中国文学的窗口,他喜欢中国的古代诗歌、中国古老的哲学,同样喜欢中国当代诗人的作品,他说:没有中国文化不知道怎样过日子。

顾彬简介
    顾彬(Wolfgang  Kubin),1945年生于德国策勒。诗人,翻译家,汉学家,波恩大学东方语言学系中文专业主任、教授。著有《论杜牧的抒情诗》,《中国文人的自然观》(原名《空山》上海文艺出版社)。主编《袖珍汉学》,主持翻译6卷本的《鲁迅选集》。目前,顾彬正在编撰10卷本的《中国文学史》。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