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王强:启功先生教我学书法  

2006-10-04 18:45: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强:启功先生教我学书法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王强:启功先生教我学书法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王强:启功先生教我学书法
记者  刘宜庆
 
 
王强简介
    王强,1959年2月生于北京。1982年1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魏晋南北朝隋唐文学专业博士。主要著作有:《中国书法导论》(1992),《中国人的忌讳》(1997),《宋词说略》(1998),《中国古代公文选注》(2002),《老子道德经新研》(2002),《唐宋词讲录》(2003),《中国传统文化精神》(2004),《道德经通释》(2006)等。

    “我不是书法家,写字是我的业余爱好。”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王强对记者说。
    10月3日,半岛都市大酒店。在采访之前,记者就知道了坐在眼前的这位教授是启功先生的弟子,书法师从启功先生,因此采访就从王强和启功先生的笔墨情缘开始。

一生何其幸运
启功先生是吾师
    1977年我通过文革之后的第一次高考,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78年入学,启功先生教我们古代文学。
    在别人眼里,我的老师启功先生是一位国学家、书法家、画家,但是在我和我的同学眼中,他就是一个非常棒的老师,他的课讲得真好,我从来没把他当什么大师来崇拜过,因为他就是我印象当中那位和蔼幽默的老人。
    我们77届实在太幸运了,入学教育的时候就有幸听启功先生讲话,后几届的学生都没这么好的运气。记得正式开学不久,我们就听说启功老师会为书法兴趣小组上课,我自己从小就练习写大字,就第一个报了名。书法爱好小组组织起来,一个星期一次,每个星期日都进行活动,先生当时还住在小乘巷,过来要坐好几站公共汽车,毕竟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我就负责每日去车站接他。刚开始时,书法小组有二三十人,最后就剩下五六人,到现在,真正写的只剩下我一个了。
    每周先生都是这样来到学校,上书法辅导课,给我们做书法的示范。先生写,我们练,先生的字真是漂亮,我们也慢慢进步了。有时先生带我们去历史博物馆、荣宝斋欣赏书法名作,很细致地给我们讲解。
    不过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把先生写的字留下来,先生的字和我们的字一起,都卖给收废纸的了。只有一次先生给我示范了“自强不息”四个字,我觉得很好看,就留下来了,在我床头一直挂到毕业。多年之后我跟他提起来这个字我还留着,他非常不满地说:“你拿来,我扯了它,给你重写一个,那就是个小纸条,是练笔随便写的,也没落款盖章,没保留价值。”我说不行,我就要留着当时的那一幅,那个最有价值。
    毕业之后我经常去先生家里拜访,星期天经常一坐就是半天,我们学生是不去要字的,我们更喜欢帮先生裁裁纸,铺铺纸,请教几个学问上的问题,他有一次跟我谈诗歌,说唐朝之前的诗歌是“长出来的”,唐人诗歌是“嚷出来的”(是感情上要宣泄),宋人诗歌是“想出来的”(要说理),宋后诗歌是“写出来的”。短短几句话,细细品味,就是一部古代诗歌史啊!
    虽然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书法家协会一成立,我就是其中一员,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书法家,写字是我的业余爱好,教古典文学是我的工作。我从不卖字,这不是说自己多么清高,而是认为自己的字还没有到卖的地步。还有一个,非常反感把书法作品商业化,现在到处是被挂在墙上的书法作品,但那不是艺术品,或者说不是好的艺术品。

三代同从一师
笔墨氤氲蕴人生
    受我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写字。父亲教我临摹颜真卿,但我不喜欢那种胖乎乎的颜体。文革开始后,父亲被下放到江西,我回老家山东寿光上小学。特别巧的是,教我的老师也教过我爷爷、我父亲,这老先生70多岁,是前清的秀才,写一手好字。我爷爷不识字,但会背诵《论语》、《孟子》,我父亲的书法,都是这位陈姓的老先生教的。
    我到陈先生家中去,他把书法帖子摆了一炕,让我选择,喜欢谁的就学谁,与父亲的严厉相比,陈先生慈祥,让我亲近。我选择了赵孟(补字)的《洛神赋》作为学习的对象,大概是因为赵的行书清新妙丽,看着特别有感觉。陈先生说,学书法,还是从学习唐人书法家的楷书开始好,但你喜欢这个,你就从这个开始临摹吧。
    后来,我把跟随陈先生学习书法的经历跟启功先生讲,启功先生说,陈先生的做法是对的,小孩子学习艺术,就得顺着他的兴趣、爱好因势利导,不要强迫他学习,就好比让他吃饭,他不喜欢吃的东西,家长逼迫他吃,他心里别扭着,吃下去也不会有营养。学习艺术,重要的是心顺手顺。
    陈先生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可以这么说,他改变了我们一家三代人的命运,让我的生命和笔墨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陈先生教我的书法功底,我也不会跟着启功先生学下去。

书卷气浓者佳
书法是有意味地写字
    上世纪80年代初,书法渐渐地热了起来。我学习启功先生的书法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启功先生是国学大家,大书法家,书法界认为他独创出“启功体”,这是因为他品高学富。我的书法被人称为“小启功”,显然没有先生的精气神。艺术这个东西,“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写得太像启功先生了,就没有自己了。我感到没有突破而苦恼。
    启功先生建议我临刻于北魏孝明帝元诩正光三年(公元五二二年)的《张猛龙碑》,书法论笔法学帖,论结构学碑,启功先生的意图让我从“启功体”中拓展出去,他让我多看多写,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我的确喜欢这碑,但怎么也融入不到我的字里去。
    就书法美学而言,我认为书卷气浓者佳。书法是介乎实用与艺术之间,首先是一种书写的形式,比如书法经典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其实质是一次文人聚会的会议记录,但王羲之在书写时注入了自己的精神,具有艺术性。据说《兰亭集序》真本被唐太宗带到坟墓中去了,世间流传下来的都是摹本。
    一切艺术都是有意味的形式,最初在生活中实用,后来退居到艺术领域,成为专门的艺术品种。比如,舞蹈源于祭祀,唱歌源于劳动,书法是书写的形式,20世纪上半叶,人们都是用毛笔书写,后来钢笔、原子笔、电脑的出现,毛笔书写基本上是退出实用领域。
    书法是有意味地写字,承认它是艺术,那就需要天分。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说,书法天分第一,多看多读次之,多写又次之。品高学富,下笔自然不一样,说到底,书法关乎天分,关乎精神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