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劈柴院的前世今生  

2007-11-07 11:04:00|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劈柴院的前世今生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劈柴院的前世今生

                           本报记者   刘宜庆

 

                              前言
    已有百年历史的劈柴院,曾是青岛人娱乐、购物和美食的胜地,迎来历史性的时刻。随着中山路改造工程的开展,近日,黄岛路、劈柴院两片区域的改造已完成规划,将于近期动工。劈柴院改造再度引起读者关注,劈柴院是怎样得名?劈柴院曾上演哪些著名艺人的节目?劈柴院的繁盛和中山路有着怎样的联系?我们聚焦劈柴院,追忆它的前世,细数它的今生,期待它在改造中获得重生。

 

                            众说纷纭
                          劈柴院的由来

    文史研究有一种方法是词语考古,由当下,溯流而上,追寻地名形成时期的历史信息。劈柴院的形成中山路的建设密切相关。

    德国占领青岛后,于1902年修建了后来被称为劈柴院的江宁路。江宁路上积淀着百年的光阴,然而,百年过去了,这条路的走向没有发生变化,呈“人”字形,东端连着中山路,北边连着北京路,西边通河北路。上个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江宁路成了步行街。江宁路有二十几个大院,整条街都是商业、餐饮、娱乐集中的地方,人气很旺,是青岛人当时逛街的集中去处。

    至于劈柴院这名字的来历,有人说,这里原先是个“劈柴市”,全是卖劈柴的。久住北京路里院的一位李姓老先生说,这些劈柴除了供市民烧火做饭,还供应大窑沟窑炉烧制砖瓦等等。这种说法,和中山路以北的大窑沟遥相呼应,单从名字,传递出的信息,可以互证。

    还有一种说法,也比较可信。在刘筠的诗集《青岛百吟》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段注释:“劈柴院近中山路,最繁闹之区。院内皆劈柴架屋,故名。”这就是说,劈柴院是因为里面盖了许多临时的商用“劈柴屋”而得名的。

    青岛的文史专家鲁海先生则认为,劈柴院得名是因为这里曾是在大鲍岛集市卖劈柴的聚集地,而所谓的“劈柴”不是指烧火的柴禾,而是指木材。

 

                     艺人扎堆
               劈柴院代表民间和草根

    劈柴院对青岛人来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地名,它承载着青岛老百姓的文化娱乐的记忆碎片,传递出朴素而悠远的情感。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劈柴院的一个主要功能是各种演出,相声、魔术、京剧、茂腔,各种演出都有。它的次要功能才是吃饭。”说起劈柴院昔日的繁华,青岛文史专家鲁海老先生十分感慨。

    据鲁海先生介绍,当年很多有名的艺人在劈柴院“拜码头”,著名相声演员马三立就是其中的一位,他曾在劈柴院“撂地”演出过。1932年,18岁的马三立来青岛闯江湖,与刘宝瑞搭档,演出了《大上寿》等段子,很受欢迎。1984年,马三立来青岛开会时,还曾专程到劈柴院寻访旧地。

    对于上年龄的青岛老人来说,最大的享受是在劈柴院观看王傻子的演出。王傻子是艺名,原名王鼎臣,1931年由北京经天津带班来青岛,流动于各个茶社中。王傻子本人是魔术艺人,以中国传统戏法著名,曾“名扬岛城”。当时,王傻子的班在劈柴院会友茶社演出,他这个班里有琴书、时调、梨花大鼓、戏法几档节目。王傻子以精湛的变戏法技艺,征服了很多观众,他们看得如痴如醉。遥想当年,看王傻子的戏法,听马三立的相声,看脍炙人口的地方戏和京剧,然后,在劈柴院吃美味的小吃“坛子肉”,真是流连忘返。论小吃,这里的合饼、炉包、馄饨、甜沫和豆腐脑最为有名,也最抢手。

    鲁海先生认为,劈柴院相当于北京的天桥,是艺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演出胜地,也是青岛草根文化的代表。

    与劈柴院相映成趣的是中山路,当初在德国的人规划中,以中山路东侧的德县路为界,分为中山路南段欧人居住区,中山路北段为华人居住区。中山路南段多欧洲风格的建筑和别墅,北段多中国元素的建筑和里院。中山路南段成为青岛的金融、娱乐和购物的中心,咖啡馆,酒吧,西式面包房,电影院,一应俱全,这里是西方的生活方式;而劈柴院里是原汁原味的市井人生,娱乐方式是中国传统。一边是咖啡馆里的留声机播放的西洋歌曲,一边是西皮二黄京韵京腔;一边是几乎和好莱坞同步上映的英文原版“大片”,一边是“茂腔一唱,饼子贴在锅台上,锄头锄到庄稼上,花针扎在指头上”如此受欢迎的地方戏。中山路一南一北,一洋一中,劈柴院好比一面镜子,映射出丰富的历史画面。

 

                   盛极而衰
                门前冷落鞍马稀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盛极一时的劈柴院渐渐地清冷。劈柴院的衰落也和中山路紧密相连。从青岛的历史分析,中山路是中西文化交融的结果,是典型的中西合璧的产物。购物、餐饮、娱乐、金融等多种功能在这条街上充分体现。自从城市发展东移之后,中山路商圈人气减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劈柴院的的衰落也在情理之中。

    1999年,记者走进劈柴院时,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人气的减少。主打海鲜的小店,打着诱人的招牌,伸出热情的手,挽留行人,可是,眼巴巴地看到的却是过客头也不回。记者曾在中山路环球买过钢笔和文具,也在中山路通向劈柴院的阴暗的门洞印过名片,也曾在劈柴院里聚餐,但每一次去,总有徒唤奈何的感慨。寂寥的行人,眼神空洞的留客人站在餐馆,给人印象深刻。而座在门洞的马扎上的白发的老人,在午后的阳光下,聊天,说着过去。真给人“白发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的寂寥感。

     劈柴院虽然冷落了,但在青岛人的心中,是一个地标性的建筑,是一个无法释怀的情结。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青岛诗人梁真,无法忘记在劈柴院吃饭、聚餐、哈酒的时光,将劈柴院写进他的小说《秋老虎》中。

    随着城市的改造和快速路的建设,像波螺油子、海关后、西镇向阳院等老地名,已经名存实亡了。而正是这些带有青岛特色和个性的地名和建筑,反映了青岛的历史的风貌延续。如何保护老城区、保护老建筑?如何安放青岛人的记忆?如何留住城市之根?的确是城市建设和发展中一个复杂的命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