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汪曾祺与施松卿  

2007-12-24 12:21: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曾祺与施松卿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汪曾祺与施松卿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汪曾祺与施松卿
柳已青
 人人都爱汪曾祺,这个可爱的妙人。在众多作家中,看不汪曾祺的奇异之处,汪曾祺有一篇小说叫《异秉》,其实他这人,有异秉。“就是与众不同,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汪曾祺之所以在新时期文坛独树一帜,靠的就是“与众不同”!
    1920年3月5日,汪曾祺出生在江苏高邮,一个大运河畔的水城,故乡的风物滋养了汪曾祺的精神。我们在他出神入化的散文中,可见小城的咸鸭蛋、野菜、寺庙、手工业者,散淡的文字,让人细细回味。1939年8月,高中毕业的汪曾祺和他的同学一起历尽艰难赶到昆明,报考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最终,汪曾祺顺利考入该校中国文学系。
    汪当时读中文系,曾随沈从文学写作。沈从文曾经对人说过:汪曾祺的文章写得比他自己还要好。由此可见他多么赏识汪曾祺。汪曾祺的《课堂习作》,沈从文先生给过120分。
    和其他用功苦读的学生不同,汪曾祺是个“异类”。“他在联大生活自由散漫,甚至吊儿郎当,高兴时就上课,不高兴就睡觉,晚上泡茶馆或上图书馆,把黑夜当白天。”朱自清先生教《宋诗》很认真,上课时带着一沓卡片,一张一张地讲,要求学生作详细的笔记,还要定期考试,这不合乎汪曾祺的口味,他就时常缺课。后来学习期满,中文系想让朱先生收汪曾祺做助教,朱先生却一口拒绝说:“汪曾祺连我的课都不上,我怎么能要他当助教呢?”
     施松卿,生于1918年3月15日,比汪曾祺还大两岁。祖籍福建长乐,是一位生长在马来西爱国华侨家中的闺秀,为了读书报效祖国,她在家人的支持下,只身飘洋过海进入西南联大。施松卿在联大先读物理系(和杨振宁同学),后转念生物系,最后转到了外文系。
    许渊冲教授在回忆文章中好几次写到施松卿:“我第一次见到施松卿是在1940年9月的阳宗海滨。那时联大同学组织了一个夏令营,举行了几次跳舞晚会,跳的是圆舞和方舞,就是男女同学围成两个圆圈或者两个方阵,男外女内,手挽着手或背靠着背地边唱边跳。施松卿长得清清秀秀,淡淡的眉毛,细细的眼睛,小巧玲珑,能歌善舞,行屈膝礼时显得妩媚动人,无怪乎有人说她是林黛玉了。”
    在西南联合大学读书时期,汪曾祺和施松卿,并没有交往。两人是在建设中学教书时认识并相爱的。但在此前,汪曾祺有过一次情感挫折。
    《长相思:朱德熙其人》中说:“曾祺有过一次失恋,睡在房里两天两夜不起床。房东王老伯吓坏了,以为曾祺失恋想不开了。”朱德熙来到后,卖了自己的一本物理书,换了钱,把曾祺请到一家小饭馆吃饭,还给曾祺要了酒。曾祺喝了酒,浇了愁,没事了。后来,朱德熙对何孔敬说,那个女人没眼力。
    显然,还是施松卿有眼力。在联大读书时,施松卿不乏追求者,许渊冲的回忆文章说:“联大男同学远远多于女同学,追求施松卿的男同学很多,如外文系就有赵全章和袁可嘉。赵全章也是一个才子,写的散文像何其芳的《画梦录》,1941年在美国志愿空军做英文翻译官的那时候,他的同班都是中尉,只有他一个人鹤立鸡群,评为上尉。袁可嘉是一个诗人,1946年就写过《沉钟》:‘让我沉默于时空,如古寺锈绿的洪钟, 负驮三千载沉重,听窗外风雨匆匆……’后来他成了研究西方现代派文学的专家。”后来,施松卿在联大外文系毕业后,在昆明的建设中学教书时,认识了同在此校教书的汪曾祺。施松卿并不爱外文系的散文诗,却把桂冠给了中文系的小说家汪曾祺,让袁可嘉“听窗外风雨匆匆”去了。
    施松卿为何嫁给了汪曾祺,他们的女儿汪明说:“一次,爸爸妈妈聊起联大的事情,妈妈对我们说:‘中文系的人土死了,穿着长衫,一点样子也没有,外文系的女生谁看得上!’”我们问:“那你怎么看上爸爸了?”妈妈很得意地说:“有才!一眼就能看出来。”
    1945年8月,一个闲暇的午后,汪曾祺在昆明陪伴好友新婚的朱德熙、何孔敬夫妇,在昆明最好的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片名是《翠堤春晓》。汪曾祺为两人的婚事,付出了不少精力,两人过意不去,想留他吃夜饭。汪曾祺说夜饭不吃了,“我得回去看看松卿了”。那时,汪曾祺和施松卿已经是热恋之中了,两人挂念着对方,难舍难离。
    汪曾祺作为戏曲编剧,碰上了20世纪的时代风云,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他把自己的遭遇看淡了,把历史这部大戏也看透了。于是入乎其内,也超然于外。像《跑警报》这样的文章,明明是写战时的生活,一点也不觉得紧张,读起来轻松有趣。汪曾祺说,是用“儒道互补”的精神对待战争,那就是“不在乎”,精神是征服不了的。
    汪曾祺73岁生日写的联语:往事回思如细雨,旧书重读似春潮。白发无情侵老境,青灯有味忆儿时。晚年汪曾祺画几笔,玩赏后落座时,一定会想起儿时的高邮时光,想起在昆明,那时年少春衫薄,他和施松卿结伴而行。
    1997年5月16日,汪曾祺驾鹤远行,一年后,施松卿追随他而去。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不会寂寞。

注:此文有较大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