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大风吹着我走  

2007-12-31 12:35:00|  分类: 时间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九级大风,巨寒。去听吉林省宣传副部长弓克先生的国学讲座《纲常新论》。这大风,让我想起两年前我写的一篇旧稿。
 

大风吹着我走
柳已青

    我所在的城市,被蔚蓝色的海洋包围着,冬天也温暖湿润,有时海洋上飘着轻纱似的雾。忙里偷闲,我会走到栈桥去看海。天气晴朗时,海水退潮,礁石显露,细软的沙滩上有海鸥觅食,或飞翔,或漫步,我站在栈桥边看得目眩神驰。极目海天,有轮船驶过,会听到汽笛,也有观光的快艇劈波斩浪,招徕游人。冬天的海边毕竟是寂寥的。夏天云集的游人如已经如潮水般散去,一波一波的海浪不知疲倦地吻着清冷的栈桥,我的心里充盈着孩子般单纯的快乐。

    看看西面的黄岛,岛屿的轮廓在水云中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看看东面的信号山,那青翠的山顶上红色的园球格外引人瞩目。我不愿回头望繁华的都市街头,也不愿去想这个我已经在其中生活了多年的城市。我知道,所有的喧闹都是泡沫,一阵风就能吹走。刺骨的寒风一来,温润的日子变得峥嵘、凌厉。这风平浪静的时刻只是大海的表面,正如温暖、宁静的冬日是岛城的假象一样。

    一转身。大风袭来的时候,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由自主地想起上世纪30年代客居青岛的沈从文,他说,我是个闯入城市里的乡下人。他经常带一本书到海边阅读、沉思,灵魂深处摆脱不了如影相随的孤独感。他始终是边缘人,异己者,身后的红火与盛名与生前的寂寞形成巨大的反差。

    风起的日子,大风漫卷,吹起尘土,天地昏黄。寒风肆虐的时候,我走在风中,双眼迷离,举步唯艰。大风挟裹着我走,我不跑,不躲避,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地走。逆风而行,身体前倾,我扑进风里,我幻想伸出双臂,长出翅膀,迎风飞了起来。然而,我不能。大风吹得小港附近的广告牌摇摇欲坠,一棵碗口粗的法国梧桐挣扎了几下,倒在了风里。此刻,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如蓬草,不由自主地走。寒风再大一些,我想我会脱离开地面。

    大地的漂泊者,城市里的流浪者,此刻隐匿在都市里某一个角落,在城市的屋檐下,单薄的身体瑟瑟发抖。他们需要渡船,将他们摆渡到他们想去的彼岸。他们需要煤炭和温暖,需要一双手拉一把,摆脱困境。当年沈从文飘荡在北京,在零下十几度的房间写作,没有食物吃的时候,就饿上两三天。是郁达夫、徐志摩、杨振声帮助他度过人生最寒冷的冬天。

    当大风从广袤的海洋,从遥远的西伯利亚从到我身边时。我内心默念里尔克的诗句: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有一次,我冒着狂风去看大海。我走在风里,内心一片晃动,在悄无一人的海边,狂风卷起千堆雪,里尔克说,“我像一面旗帜被空旷包围,/我感到阵阵来风,我必须承受。”

    当狂风抽打着我,冬天的雨在脸上无声地流,像恋人绝望的眼泪。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一个人走,大风吹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