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庄士敦:最后一位帝王师  

2007-06-20 19:42: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庄士敦:最后一位帝王师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溥仪、婉容和庄士敦等人的合影

 

庄士敦:最后一位帝王师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庄士敦:最后一位帝王师
柳已青

    庄士敦是谁?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拥有“帝师”头衔的外国人,他是溥仪的英文教师;一个崇拜孔子的英国殖民地的官员,他捐款加入康有为组织的“孔教会”,感到不胜庆幸;一个全身心拥抱中国传统文化的怪人,他被英国人视为“英奸”,被中国人视为文化侵略的急先锋;一个悉心研读儒释道诸家经典、广泛涉猎经史子集诸部的汉学家,他十分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喜欢中国的饮茶之道与牡丹花。

 

    庄士敦多种奇妙而混乱的身份,再加上他经历了中国剧烈而痛苦变革的时代——由帝制走向共和,注定了他的回忆录《紫禁城的黄昏》,于1934年伦敦一出版,一时间洛阳纸贵,轰动欧洲。

 

    历史和人的相遇可以说是偶然,但又不仅仅是偶然。1898年,雷金纳德·弗莱明·约翰斯顿,作为一名东方见习生被派往香港,此时的大清帝国面临着三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他没有料到他会脱胎换骨地变成另外一个人,从此,他成为庄士敦,以学者兼官员的身份在华工作生活了三十四年。在威海卫英租界任职时,他也没有料到他会走到末代帝王的身边,显然,李鸿章的儿子李经迈的举荐起到了关键作用,于是,他和溥仪一起见证了大清帝国的黄昏时刻。庄士敦,这位来自异国的过客,目击辛亥革命到来之后的历史变革:“随着退位诏书的颁布,清王朝的太阳落山了。黑暗和风暴给这块曾经被十个皇帝先后统治了近三百年的土地,罩上了一层沉沉的夜色。”但庄士敦看来,阳光似乎依然眷恋着紫禁城的层楼殿宇,这里面居住着溥仪和清室。

 

    《紫禁城的黄昏》为我们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如果和溥仪的《我的前半生》对照阅读,更有意思,能感受到更加清晰的时代镜像。庄士敦在这本书中写到了很多清末民初的风云人物,王公贵族,政客军阀,还有诸如陈独秀、章太炎、康有为、胡适、顾维钧、罗振玉、王国维、郑孝胥、翁同龢、陈宝琛等新派旧派的人物,透过庄士敦的视角,看到他们在清帝国残阳夕照中的神态各异的剪影。比如,庄士敦的介绍下,胡适博士拜访“皇上”,当时的中外报纸都予以关注。

 

    从1919年到1924年,庄士敦和溥仪生活在外人看来神秘莫测的宫殿内,但在庄士敦看来,正在消逝的古老礼仪仍构成这里日常惯例的一部分,紫禁城,象征着古代精神的威严礼仪和宁静的汇聚之所。溥仪,在荷兰的学者亨利·博雷尔看来,处处是仙境般的宫殿,住着神话般的小皇帝宣统。但在庄士敦眼中:“当小皇帝宣统从他的宝座上走下来和我握手时,已失去他那神话般的色彩,但也许只有真正的皇帝才会被神话,而丧失了实权的皇帝则可以幸免。”通晓中国传统文化的庄士敦,其充沛的文笔,有史实,也有史实基础之上的识见和观点,尽管,在我们今天的读者看来,是偏见,但没有英国殖民者的傲慢。对中国文化有着强烈的认同,并被同化的庄士敦,对待溥仪,庄士敦有着张勋般的忠诚,只不过,他的脑袋后面,没有一条大辫子。正是庄士敦,让溥仪具有了开阔的西方视野。

 

    《紫禁城的黄昏》展现的是清朝落幕时刻的景象,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各种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庄士敦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是主张君主立宪的鼓吹者,也是历史风云的记录者。耐人寻味的是,与庄士敦同龄的中国人,留学欧美,学习西方的政治和文化时,一批因风云际会到中国的传教士、汉学家,醉心中国古老的文化。庄士敦的经历,让人想起德国的传教士卫礼贤,他们都曾经在中国云游,都热爱中国的文化典籍。庄士敦以参加“孔教会”为荣,并说,中国人不崇敬孔子,“不诵习孔教之奇经伟典”,就会成为中国人的祸害。卫礼贤在青岛和清朝的遗老一起创办尊孔文社,并把《易经》翻译到欧洲,引发欧洲读易热。

 

    1930年,在英国放弃威海卫租借地的两个星期之前,庄士敦打算离开中国到天津和皇上告别,皇上送给庄士敦最后一件礼物是一把扇子,在扇面上,他抄录了两首咏别离的古诗,其一:

 

   行行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期。
   ……

    历史不是没有温度的纸张,上面的文字都带有人性和情感,当庄士敦所乘的汽船消失在皇上的视野中,令人唏嘘感叹。


    1934年,庄士敦在他的祖国和亲友中感到孤独,买下苏格兰西部克雷格希湖中的三个小岛居住,在岛上挂了“伪满洲国”国旗。每逢年节,他穿戴清朝的朝服,邀请亲友聚会。他家中有一个厅,陈设从中国带回的文物,摆放着孔子的各种著作。

 

    1938年,庄士敦在不被理解的隔膜中去世。在庄士敦的灵魂深处,是埋藏着巨大的光荣,还是无限的孤独,不得而知。


    庄士敦,最后一位外国血统的帝王师,他一生最亲爱最崇敬的人就是“皇上”溥仪。三千年的中国帝制,果真是一个黑洞,把他给吸进去了。今天的读者,如果能给这个忠实的老外,一丝同情之理解,他也会感到欣悦。历史中的人,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庄士敦,这个人,终生未娶。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