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闻一多与陈梦家  

2008-01-06 20:10: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闻一多与陈梦家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赵萝蕤陈梦家

 

 

闻一多与陈梦家
柳已青

    陈梦家,新月诗人,后放弃写诗,致力学术研究,成为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

    陈梦家祖籍浙江上虞县,1911年4月16日,出生于南京西城的一所神学院中。一个人的精神气质注定要打上家庭的烙印,周永珍的《陈梦家传略》文中说:“陈梦家的童年是在非常浓厚的宗教气氛中度过的,给他的世界观与艺术个性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陈梦家的父亲陈金镛曾长期任上海广学会编辑,他曾亲自创办了南京的这所神学院,并任“提调”(院长)之职,是一位忠厚纯朴的长者,一位新教牧师。陈梦家年轻时写过一首诗《我是谁》,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是一个牧师的好儿子,我就甘愿长远在不透风的梦里睡。”

    陈梦家自幼喜读古诗,尤其是唐诗,并长期在教会学校学习。“颠簸在社会风浪中的上层知识分子小康家庭的生活环境、传统文化的影响与教会学校中欧美文化的教育,造就了陈梦家充满矛盾的思想、气质与个性。”

    1927年夏,陈梦家高中尚未毕业,就考入南京“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前身是南京高师、东南大学,1928年5月改名“中央大学”),学的是法政科(有文章说是法律系)。陈梦家16岁时开始写诗,受闻一多的影响。1927年8月,时任第四中山大学文学院的宗白华,聘新月派诗人闻一多来校任文学院外国文学系主任、副教授。闻一多在此校任教只有一年,虽然时间短暂,但他发现和培养了陈梦家和方玮德,两位后来都成为新月派诗人。1927年冬,陈梦家到闻一多家中作第一次拜访,此后,两人因新诗的关系,紧密团结在一起。除了诗歌是联系的纽带,两人的精神气质也有共通之处。

    1930年秋天,闻一多在杨振声的热烈邀请下,和梁实秋一起去青岛大学任教,此时,陈梦家还没有在中央大学毕业,就被闻一多带到青岛,作为其助教。1930年12月10日,从闻一多一封致朱湘和饶梦侃的信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闻一多对新发现的两位诗人多么器重。信中说:“陈梦家、方玮德的近作,也使我欣欢鼓舞。梦家是我发现的,不成问题。玮德原来也是我的学生,最近才知道。这两人不足使我自豪吗?……我的门徒恐怕成了我的劲敌,我的畏友。我捏一把汗自夸。还问什么新诗的前途?这两人不是极明显的,具体的证据吗?……梦家、玮德合著的《悔与回》已由诗刊社出版了。”

    1929年9月至1930年6月,这一学年,新月诗人徐志摩兼职任中央大学外国文学系副教授,像接力棒一样,闻一多走,徐志摩来,在他的提携下,陈梦家、方玮德都成为《新月》的作者。陈梦家当时的创作,受徐志摩那种用“圆熟的外形,配着淡到几乎没有的内容”(茅盾:《徐志摩论》)的诗风影响甚深,也有一些诗是模仿闻一多的(如《葬歌》模仿《也许》)。

    陈梦家跟随闻一多到青岛大学后,两年的时间,诗歌突飞猛进。陈梦家曾将自己的诗集和《诗刊》邮寄给胡适,得到胡适1931年2月9日的回复和积极鼓励。陈梦家特地将胡适的回复题名“评《梦家诗集》”刊在《新月》第3卷第5、6期上。

    1931年夏,陈梦家毕业于中央大学,获得律师执照,从南京小营移住市郊兰家庄。7月,应徐志摩之邀赴上海,住天通庵,负责编选新月诗派的主要代表作--《新月诗选》。陈梦家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选出前、后期新月诗派主要诗人的代表作共18家80首,把这些处于不同历史时期、具有不同社会地位与政治思想倾向的诗人,在艺术流派的体系上联系起来。陈梦家的这个《新月诗选》,没有选叶公超的诗。钱钟书的《围城》中,曹元朗是一新诗人,写诗模仿艾略特(T·S·Eliot,《钱在围城中翻译为“爱利恶德”),没有入选新诗18家,苏文纨做了一篇中国18家白话诗人的论文,新授博士。她的18家诗人里好像没讲曹元朗,再版的时候应该补上。”有研究者据此认为叶公超是曹元朗的原型。

    诗人闻一多不修边幅,陈梦家同样如此。梁实秋在《谈闻一多》中写道:“一多从来没有忽略发掘新诗的年轻作者。在青大的国文系里,他最欣赏臧克家,他写的诗相当老练的。还有他的从前的学生陈梦家也是他所器重的。”在梁实秋的眼中:“陈梦家是很有才气而不修边幅的一个青年诗人,一多约他到国文系做助教,两人颇为相得。”

    有一天,闻一多和陈梦家到青岛第一公园(今中山公园)去看樱花,走累了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去休息,陈梦家无意中正好坐在路旁一个招募新兵的旗帜底下。他蓬首垢面,这时,有一个不相识的老者走过来,缓缓地说:“年轻人,你什么事不可干,要来干这个!”闻一多把这个故事讲给梁实秋听,他认为陈梦家过于名士派了。

    有一次,闻一多写一短简给陈梦家,称之为梦家吾弟,陈梦家回称一多吾兄,闻一多大怒,把他大训一顿。闻一多在青岛大学任教时,爱青松和大海,更爱两个年轻诗人——赏识陈梦家和臧克家,他逢人得意地说,我有“二家”。

    1932年陈梦家到北京燕京大学,在宗教学院读研究生。随后,由宗教学转向攻读古文字学。陈梦家之所以对古史发生兴趣,最初是出于对中国上古宗教的关注,此后,他倾全副精力于古文字学及古史学的研究。仅1936年便写有《古文字中的商周祭祀 》、《商代的神话与巫术》、《令彝新释》等七篇文章,发表在《燕京学报》、《禹贡》、《考古社刊》上。

    在燕京大学,陈梦家认识了赵萝蕤,相同的家庭背景,两人相恋走到一起。估计和赵萝蕤恋爱后,陈梦家就讲究个人卫生了。在燕京大学,陈梦家完成了由诗人到学者的转型。

    解放后,陈梦家昔日恩师闻一多,早已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而陈梦家则成为历次政治运动中在劫难逃者,当年意气相投的师徒,此时被人为划分在两个政治阵营中。陈梦家其中有一条罪证,便是他讲学时,曾攻击革命烈士闻一多“不洗澡,不换衣服,身上臭得要命”。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