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需要的资料  

2008-11-06 15:13:00|  分类: 书生意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需要的资料

 

贺陈寅恪新婚
  吴宓
  廿载行踪遍五洲,今朝箫史到琼楼。
  斯文自有千秋业,韵事能消万种愁。
  横海雄图传裔女,望门耆德媲前修。
(新夫人为昔台湾总督甲午起兵抗日之唐公景崧孙女。现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体育教员。)
  蓬莱合住神仙眷,胜绝人间第一流。

 

陈寅恪良缘姗姗来迟
  寅恪多年游学,遨游于知识的海洋,因而游学各国多年,全心扑在读书、研究学问上,成天忙于学术,根本无暇顾及个人的终身大事。1926年夏,他就任研究院导师时,已是37岁了,但是仍然孑然一身。
  8月底,寅恪赶回清华园,晚上住赵元任家中。9月2日,他便由工字厅搬到了南院二号。根据赵元任、杨步伟夫妇回忆:“那时每家只住一所房子,因元任书多,所以我们特别要了南院一、二两号,寅恪到后,他一个人不愿住工字厅单身的地方,愿有家而不愿做家,我们就把南院二号给了他一半,吃饭、用人都由我们管。”搬到南院二号后,赵元任夫妇待他很好,照顾很周到。赵元任是寅恪的哈佛老友,钦佩他的学问,他们常一道讨论音韵训诂等语言方面的学术问题,关系亲密无间。
  看见寅恪久未婚恋,食无定所,亲朋多次催促。
  当时,寅恪的生母已去世。一次父子见面时,慈祥而老迈的父亲陈三立也破例厉声发话了:“你如果再不娶亲,我就替你聘定一门亲事。”寅恪见状,要求稍缓,陈三立点头允许。朋友们更是关心寅恪的婚姻大事。吴宓与寅恪谊若金石,二人是无话不谈的,多次谈论过爱情婚姻之类话题。而作为挚友的赵元任夫妇,则行动多于理论。一次,饭后聊天,杨步伟对寅恪说:“你这样下去总不是事啊。”他回答说:“虽然不是永久计,现在也很快活,有家就多出一大些麻烦来了。”这不过是寅恪以为成家后,分散自己的精力和时间,妨碍自己读书搞学问为借口罢了。赵元任半开玩笑地说:“不能让我太太,老管两个家呵!”催促寅恪将个人婚姻大事提到生活的议事日程。
  正恰,赵元任夫妇的同事、熟人郝更生、高仰乔二位情侣认识一位出身名门的女士唐筼,唐筼是高仰乔的干姐,赵元任夫妇见唐筼性情和顺,是贤妻良母型女子,与寅恪的年岁相当,能诗善文,国学基础扎实,很相配,就商量着做媒。
  唐筼(1898—1969),又名家琇,字晓莹,广西灌阳籍的客家人,清朝署理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早年父亲去世,和母亲居住于天津,幼读书于直隶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后在金陵女子学校、上海体育专科学校毕业,曾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任体育教师。移居上海,与母亲同住,并在一家学校教书。
  赵元任夫妇商量,觉得寅恪、唐筼都是受过新式教育的“近代的人物,哪可由别人做媒就算呢”,怎样介绍二人相识呢?细想后,谙悉陈寅恪学术旨趣的赵元任找到了“突破点”——唐筼的房中悬挂着署名“南注生”写的条幅,赵元任推断这个由唐景崧挥毫的条幅必然会引起寅恪的兴趣。于是,赵元任便一次“偶然”对他谈到此事。果不其然,史学考据功底深厚的陈寅恪据此很快惊奇地断言“此人(唐筼)肯定是唐景崧的孙女”。唐景崧(1841—1903),广西灌阳人,字维卿,别号南注生,进士出身,光绪十五年(1885)任台湾道员。光绪二十五年(1895)署理台湾巡抚唐景崧,率领台湾人民反对《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与日本,自行抗日,宣布成立“台湾民主国”,被群情激昂的台湾民众,一致推举为“台湾民主国总统”。由于李鸿章的破坏,台湾民众的反日斗争失败,唐景崧不得不回到国内,1903年郁悒而死。景崧在台,与俞明震(寅恪舅父)有过共同的战斗经历;而且事后唐景崧、俞明震等民主国官员因此不再受到任用,与寅恪祖父、父亲命运相类似,寅恪还读过景崧的《请缨日记》,对唐氏的家世颇为了解。
  所以,寅恪听了赵元任夫妇对唐筼的介绍,怀着家世感慨、专业兴趣,欣然同意前往拜访。于是,他在赵元任的陪伴下前往,在高仰乔家中,两个客家人、一对“旧时玉谢堂前燕”——他与唐筼,初次相会了,在当时普遍早婚的社会中,二人的见面虽然姗姗来迟,但是,一对神仙般的姻缘已经悄悄展开。此后,赵元任又鼓动寅恪主动,经常去找唐筼谈天说地,以增进互相了解。寅恪不仅治学严谨,而且处理婚姻大事也严谨异常。
  在朋友的促成下,寅恪与唐筼在多次接触和交谈中,双方的感情不断加深。1928年夏季,他们正式订婚。7月10日,得知消息的吴宓深为老友高兴。7月15日,寅恪与唐筼借用清华南院赵元任的家举行“订婚喜筵”,邀请校长罗家伦、赵元任、吴宓等人参加。吴宓还赋诗一首《贺陈寅恪新婚》,献上了“蓬莱合住神仙眷,胜绝人间第一流”的祝愿,也表达了羡慕之意。寅恪很喜欢这首诗,将贺诗传示给各位宾友,以分享喜悦。
  清华暑假期间,寅恪于是年8月31日与唐筼在上海喜结连理。39岁的寅恪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终身伴侣,建立了幸福恩爱的小家庭。“当年诗幅偶然悬,因结同心悟宿缘”,自然,唐景崧那件“南注生”条幅,成了他眼中的拱璧,不仅多次题跋,而且随身携带四处奔波,伴随这对患难夫妻走完了人生历程。
  新婚不及一月,以清华开学(本年度因罗家伦校长9月才到清华,以及清华改“学校”为“大学”,所以开学推迟至10月12日)在近,寅恪只身由沪返京。10月2日,中秋团圆时节,在乘船经渤海北上时,寅恪思念新婚妻子,写下新婚伤别的诗《戊辰中秋夕渤海舟中作》。寅恪这首感伤“新婚离别之感”的诗,是他存世的330首诗中唯一的一首蜜月诗。
  寅恪返校后,朋友们都为他喜结良缘而高兴。吴宓看到“寅恪新婚,形态丰采,焕然改观,颇为欣幸”。11月中旬,夫人唐筼来到北京。吴宓在日记中说“寅恪顷已移居城中,似甚爽且乐也”,“寅恪新婚得意”。国学研究院讲师李济与吴宓、章寅等人饮宴,“席间李济等谈梅光迪、陈寅恪新婚快乐之情状”,看来这对新人的鱼水合谐、琴瑟之乐,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朋友们的认同。
  寅恪与唐筼,从1928年秋季完婚到1969年冬季双双去世,相爱41年,他们的爱情经受住了多种风波的考验,堪称“神仙眷属”,是恩爱一生的楷模夫妻。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