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亦受陈寅恪影响  

2008-03-13 09:54: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亦受陈寅恪影响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亦受陈寅恪影响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亦受陈寅恪影响
柳已青

 

    相对于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散文集《笔花六照》是另一种好看,耐读,这得益于梁羽生的文笔、见识和阅历。大凡写武侠小说上乘者,多是文史方面的杂家,有着历史学家的功底。梁羽生在岭南大学时读的是经济系,却拜简又文和金应熙学历史。金应熙是陈寅恪的弟子,但两人因思想分歧,衍生出师门恩怨,以致决裂。梁羽生在《金应熙的博学与迷惘》,述及自己的精神履历和成长经历,在“师门恩怨”这一节,将陈寅恪与金应熙的决裂,与俞曲园和章太炎、康有为和梁启超分道扬镳类比。尽管陈寅恪与金应熙道不同,但从师承来说,不妨套用清华研究院时,陈寅恪对梁启超的研究生所说:你们是康南海的再传弟子,梁羽生是陈寅恪的再传弟子。梁羽生说,他对于义宁(陈寅恪)之学,“恐怕只能说是略窥藩篱”,但他深受陈寅恪研究佛教的影响,将之转化到自己的武侠小说中。

 

    梁羽生岭南大学毕业后,入香港《大公报》,和金庸一起任副刊编辑。有志于史学的梁羽生为何写起了武侠小说?说起这其中的因缘和合,梁羽生认为“远因”是老师金应熙,年轻时在“亦师亦友亦兄”的金应熙迷恋读武侠小说。而近因是1954年香港两位拳师从报上骂战到澳门擂台比武,不到五分钟,以吴公仪一拳打伤陈克夫的鼻子而告终。这件事情在香港街谈巷议,引起轰动。此时,大陆已经禁止武侠小说出版,《新晚报》总编辑罗孚忽发奇想,建议梁羽生写武侠小说在报纸上连载。于是,梁羽生被迫创作《龙虎斗京华》,不料一纸风行。吴陈比武的这一拳,打出了从五十年代开风气,直到八十年代依然流风余韵不绝的海外新派武侠小说的天下。晚年梁羽生回望自己的创作生涯,感慨万千,当时认为写武侠小说即使成功,也不是“正途”出身,想不到三十年后,他成了武侠小说的辩护人,并因此在海峡两岸成为新闻人物,命运真是开玩笑!

 

    《笔花六照》文分六辑,武侠因缘,师友忆往,诗话书话,读史小识,旅游记趣,棋人棋事,是谓“笔花六照”。鸿爪雪泥,吉光片羽,俱收笔端;名士交游,诗酒唱和,历历在目;名联观止,棋中乾坤,雅趣怡人。这一切可见梁羽生其武侠世界之外的性情与志趣。

 

    我读此书,最看好的是写陈寅恪、聂绀弩、黄苗子等文人的风骨。文中有一篇写聂绀弩,有一桩令人啼笑皆非的细节,之于后人,可能成为笔记小说中的资料。文中说,聂绀弩被打成“右派”后,1959年下放的北大荒一农场劳动,忽然一日,接到上面的通知,要每人作诗,上级的指示,全国一样,无论什么人都要作诗。聂绀弩交了一首七言古体长诗,发动全国人民都写诗,本是“趣事”,但更“妙”的是,“领导”宣布聂绀弩作了32首诗,原来这长诗128句,领导只认4句一首,计作32首。这等“妙事”却使聂绀弩在旧体诗领域一发不可收,启功悼聂绀弩挽联下句为“吟诗成绝调,每从弦外发奇音”,胡乔木认为聂绀弩的旧体诗是“作者以热血和微笑留下的一只奇花”。

 

    梁羽生是香港《大公报》的副刊编辑,他的怀人文章有不少是写报人的,胡政之、金庸、徐铸成、杜运燮、陈凡等报人的风雅,令人怀念。面对前人,我等混迹于报纸以副刊糊口的“小编”而言,有一蟹不如一蟹之感,这并非说今人不如古人,而是,那一代文人和报人的风骨和风雅,不能说是绝响,是不是已经失去生存的土壤?

 

    品赏《笔花六照》,会给人一种强烈的印象,梁羽生是开创新派武侠小说的鼻祖,他更是一位诗人,亦狂亦侠,能哭能歌,“大侠”本色是书生,是诗人。曾敏之说陈凡“平生慧业具诗文”,用来形容梁羽生,自然恰当。在20世纪的俗文学中,前半叶是以张恨水、秦瘦欧等为代表的鸳鸯蝴蝶派,后半叶是梁羽生、金庸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同为白话文写作,同样是酒瓶装新酒,同样是流行的通俗小说,底子是雅致的。且不说章回体题目,梁羽生的小说中的诗词,脱胎于唐诗宋词,自成一格。梁羽生作诗,是他所处的环境、接受的熏染使然,不论是诗词,还是武侠小说,都可看作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梁羽生的武侠小说超越了政治,为大陆中断了三十年的俗文学接上了断层。

 

    读梁羽生的晚年文字,的确有白发宫女说玄宗之感。梁羽生在《笔花六照》后记中题曰:旧梦依稀记不真,烟云吹散尚留痕。这本囊括了他的人生经历、创作成就以及20世纪风云际会的书,是他的前尘旧梦,也是他的雪泥留痕。

 

《笔花六照》  梁羽生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2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