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逝水年华忆联大  

2008-04-02 14:22: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逝水年华忆联大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逝水年华忆联大
柳已青

    70年前,长沙临时联合大学迁到昆明,最艰巨的迁滇路线,莫过于徒步经湘西、贵州前往昆明的“湘黔滇旅行团”了。走这条路线的师生共336人,于1938年2月19日开始出发。联大师生一路栉风沐雨,夜宿晓行,沿途采风、写生、访民、参观、宣传抗日,4月28日到达昆明,完成了中国教育史上堪称奇迹的长征。这时闻一多教授的胡须已有近尺长,曾昭抡教授满身爬满了虱子……
   当年联大的学生多数成为著名的学者、科学家,至今健在者已是耄耋之年。西南联合大学为何能在抗战时期取得这样大的成就?冯友兰教授撰写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写道:“联合大学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来民主堡垒之称号,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这几句话把联大学术自由、民主堡垒的特点作了精确的表述。学术和文化,思想和教育,不论从哪个角度缅怀西南联大,都无法绕开西南联大师生的日记和回忆录。在我的藏书中,有一个小的专题是关于西南联合大学的。读他们的回忆录,缅怀联大学人在炮火和硝烟中弦歌不绝、奋发图强的精神,显然,对于今天有着现实意义。

    回忆当年求学联大书,何兆武的《上学记》、赵瑞蕻的《离乱弦歌忆旧游——从西南联大到金色晚秋》、许渊冲的《追忆逝水年华》,以及何炳棣的《读史阅世六十年》,展现了那一代人的心灵史,这些书,在我的案边,经常翻阅。有时和《梅贻琦日记》、《吴宓日记》、《夏济安日记》、《缅边日记》(曾昭伦教授著)一起对比阅读。感受联大师生的人格独立、思想自由、潜心学术的精神光芒,同时,检索当年他们衣食住行、聚会交游、文化娱乐甚至个人情感的生活细节,我以为,后者是湮没在历史云烟中生活史的内容,这些生动、饱满的日常生活细节,犹如昆明翠湖的绿水,昆明蓝天的云朵,共同组成战时的文化记忆。

    仍然记得多年前,在一家打折的书展上买来许渊冲的《追忆逝水年华》的情境,三联书店出版的这本可爱的小书(和《这一代人的怕和爱》、《往事与近事》构成读书文丛),给我美妙的阅读时光。那年冬天的夜晚,青灯相伴,拥被来回读了好多遍。前两天去书店发现三联再版此书,又欣喜地看到《续忆逝水年华》。《续忆逝水年华》一书中,尽管有一些片段和《追忆逝水年华》重复,比如冯友兰在联大演讲。但“续忆”更加厚重,多数篇章是新写的,比如,《我所知道的柳无忌教授》、《钱钟书先生和我》、《吴达元先生和我》、《梅校长一家和我》。许渊冲在《续忆逝水年华·序言》中写道:“一粒沙中见世界。从一个人的回忆中,只要是值得回忆的,也许可以过上两辈子的生活。”我以为,许渊冲的“追忆”和“续忆”,以自己求学联大、留学法国、教学北大、英译古诗为线索,展示他从一个联大外语系的学生怎样成为“诗译英法唯一人”的人生轨迹。“追忆”和“续忆”提供了许渊冲师友的精神素描,更多是他的夫子自道,他是一个醉心与诗歌翻译的翻译家,将中国古诗翻译成有韵有调、合乎格律的英文诗,书中有大量的篇幅,来探讨诗歌翻译的甘苦寸心。
 
    “续忆”中有很多闪闪发亮的学者逸闻趣事,折射出学者的个性。有记者问许渊冲,钱钟书曾发“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之论,作为联大外语系的一个学生,如何看待?许渊冲说:“这句话看起来像是钱先生说的,因为它是一个警句。”许渊冲的判断是知人之论,妙语如珠正是钱钟书的拿手好戏。

    1938-1939年,杨振宁和许渊冲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读一年级,两人都上过叶公超教授的英文课。他们都认为联大绝对是一流的大学,“我们两个后来的工作都要感谢联大给我的教育”。据杨振宁回忆,叶公超教授的英文极枯燥,他对学生不感兴趣,有时甚至要作弄我们。“我不记得从他那里学到什么。”

    许渊冲将联大和哈佛相提并论。“历史系陈寅恪先生是哈佛出身,他讲课时,不讲书上讲过的,不讲前人将过的。这种讲法,不知道哈佛有没有先例?”

     许渊冲回忆西南联大还有一个独特之处,讲联大师生的爱情故事,点缀以古诗作比。“续忆”中仍有不少笔墨写联大学生的青春萌动,不少大学生由于志趣相投,结为伉俪,在学术和生活上比翼双飞。许渊冲笔下的阳宗海夏令营,青年男女在星夜篝火下,跳舞,唱歌,打扑克,战时炮火下盛开的玫瑰更加娇艳,留在昆明的青春,单纯又美好,像鹿桥在《夜未央》写的一样。

    《续忆逝水年华》  许渊冲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8年1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