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回老家  

2008-05-12 20:51:00|  分类: 时间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老家
柳已青

 

我们仨一起乘坐火车回老家。

 

刘润菡小朋友,刚上火车非常兴奋,在卧铺上呆了一会。可是,新鲜劲一过,就想姥姥了,说“我要回家,我要姥姥”。远在青岛千里之外的那个家,对她没有一点概念。虽然,我给她多次说过老家有爷爷、奶奶、有大爷、二大爷、有姑姑,还有好多关心她的亲人。倒是老家的小河、牛羊以及早晨就鸣叫的各种鸟儿深深地吸引她。这些,我在她睡觉前,给她讲故事,编织到故事中。

 

旅途很漫长,也很辛苦。5月9日晚上19:25的火车,次日凌晨3点36分下火车,孩子正好是熟睡的时候。看着孩子她妈妈和孩子挤在一起,她妈妈有半个身体悬在卧铺上,心里真不是滋味。更可怕的是,我的铺上面,又碰到一个打鼾如雷的人,鼾声如推土机,片刻不消停地作业,又如狂飙和暴风,扫荡我和她的睡意。车过淄博,断断续续睡了一会。LP说,她几乎一夜无眠,为了照看孩子。有意思的是,孩子睡醒了一次,听到打鼾的,迷迷糊糊地说,“别出声!”把我乐的。

 

出了兖州站,孩子姓了。她睁开眼睛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大哥、大嫂从淄博来,早我们半个小时下车,二哥带车来接。我们在广场汇合。女儿很大方,叫大爷、大娘、二大爷好。

 

回到家,是凌晨五点一刻。此时,天色已明,村庄在各种各样的鸟儿的鸣叫声中已经苏醒。村庄在郁郁苍苍的绿荫丛中,晨雾、炊烟在空中流淌,空气清新,久违的老家的气息。无虑、无为,自然,天真,到了老家,我像女儿一样快乐。女儿没有睡好,在一阵无泪的苦闹之后,在大哥家又睡着了。

 

爸爸四点就起床了。我见到母亲,她高兴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我赶紧劝慰她,说,孙女来看您来了。女儿见到我给她说过多次的爷爷、奶奶,很清脆地叫爷爷好、奶奶好!母亲欢喜得说,孩子真好,白,漂亮,长得这样高!

 

母亲自从去年中风之后,言语能力恢复了,但行动仍不方便。出行坐轮椅,生活多半能自理。女儿和母亲,一端是童年,一头是端晚年。让我想起莎士比亚的名言:“人生就像一出七幕戏,第七幕就是最后一幕,返回童年,返回茫然,无牙齿,无眼睛,无味觉,无一切。”现在的母亲就像孩子一样,大家都哄她开心。

 

兄弟手足情自不待言,可用苏轼写给亲弟弟子由的诗句来反映:“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此生未了因。”

 

整个胡同的邻居们,都来看孩子。我们仨回老家,老家的人见到我们非常热情。女儿跟我们回老家,是一次亲人团聚的机会。姐姐一家从汶上县城回来,我侄女、侄儿从外地赶回来,看看小妹妹。女儿很快就和她的表哥真真、堂哥、堂姐熟悉了,在一起玩。看着他们,非常开心。午饭后,全家人来了几张全家福。

 

女儿在老家的院子里看到筑巢的燕子,看到宛如碗口的月季花,看到刚结出玻璃球大小的苹果。正是杨树飞絮的时节,地面上一团一团的,一点微风就飘荡。而空中,飞絮如雪,女儿用小手去捉,去抓。女儿回家很乖,大方,懂礼貌,心里非常高兴和自豪。

 

团聚的亲情,像没有不散的宴席。快乐就像朝露乍现,一会就消逝得无踪迹。离别的时刻,空中点点的飞絮,顿时变成了离愁。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