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罗庸讲杜诗——西南联大教授之三  

2008-05-28 09:35: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庸讲杜诗——西南联大教授之三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罗庸教授在西南联大的演讲结集

罗庸讲杜诗——西南联大教授之三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罗庸著《唐陈子昂先生伯玉年谱》手迹

 

 

罗庸讲杜诗——西南联大教授之三

柳已青

 

    罗庸,字膺中。西南联大校歌《满江红》的词作者。罗庸先生的书法,在当年书家如云的联大教授中也是享有盛名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即由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罗庸书丹,共为传世精品。

 

    据《西南联合大学校史·中文系史》所载,罗庸所开的课程计有:大一国文及作文(联大的规矩,教授是要担任大一的基础课的),中国文学史分期研究(一)、(二)、(三),诗经,楚辞,论语,孟子,魏晋六朝诗,唐诗,杜诗,词选,近代文,合公共课和专业课共14门课程!有时他还代理或担任中文系主任。在中文系教师当中,他是开课最多的一位。

 

    中文系莘田先生和膺中先生有“大、小罗先生”之称,他们不仅都以学问博大精深著称,而且也都以善于讲课闻名全校。两罗先生各有自己的风度和特色,大家公认,膺中先生讲课不仅音调铿锵宏亮,语言风趣幽默,而且在不同规模的听众中音量的控制都能达到恰到好处的地步。(王均《怀念罗膺中师》)

 

    白家祉是清华大学机械系1939届的毕业生,毕业后留校在西南联大工学院当助教。他感到自身的国文和英语薄弱,单独前往大西门外去旁听西南联大中文系和英文系几位名教授的讲课。他在《我在西南联大工学院》一文中写道:中文系的罗庸教授曾开过《论语》课,我没赶上。只知道按他的建议在大一国文教材上增添了不少‘子曰’,后来他开出的《孟子》课我却有幸从头听到尾。在他的引导下,我自学了《四书》。此外我还旁听了他开出的《杜甫》。”

 

    在汪曾祺的印象中,罗庸讲杜诗,不带片纸,不但杜诗能背写在黑板上,连仇注都背出来。在赵瑞蕻的印象中,罗庸讲课声音洪亮,常讲得引人入胜,又富于风趣。赵瑞蕻在南岳上学时,去听罗庸的“杜诗”。

 

    从赵瑞蕻详实、生动的描写中,我们可以得知,罗庸讲杜诗非常具有感染力。读赵瑞蕻的回忆录,仿佛穿越时光,有身临其境听罗庸讲课之感。

 

    罗庸一开始就读原诗: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
                   杜甫
  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
  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
  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
  仰穿龙蛇窟,始出枝撑幽。
  七星在北户,河汉声西流。
  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
  泰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
  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
  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
  惜哉瑶池饮,日宴昆仑丘。

 

  他来回走着放声念,好听得很。念完了就说:“懂了吧?不必解释了,这样的好诗,感慨万千!……”其实他自问自答,他从首句讲起,正好两节课,讲完了这首有名的五言古诗。

 

   罗庸说,从杜甫这首诗里已清楚看到唐王朝所谓“开元盛世”中埋伏着的种种危机,大树梢头已感到强劲的风声。此诗作于七五二年,再过三年,七五五年(唐天宝十四载)安禄山叛乱,唐帝国就支离破碎了,杜甫《春望》一诗是最好的见证。他立即吟诵: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吟完了,罗庸说现在我们处在何种境地呢?敌骑深入,平津沦陷,我们大家都流亡到南岳山中……他低声叹息,课堂鸦雀无声,窗外刮着阵阵秋风……

 

    这样讲授杜诗,情景交融,历史场景和诗歌精神和当年的时局,特别吻合,有一种特别打动人的力量,伴随着秋风秋雨和家仇国恨,感染学生的心灵。

 

    许渊冲认为梁任公讲杜诗侧重宏观的综合,罗庸侧重微观的分析。从许渊冲当年的听课笔记中,可以听到罗庸关于杜甫《登高》一诗的见解。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罗庸说这首诗被前人誉为“古今七律第一”,因为通篇对仗,而首联又是当句对:“风急”对“天高”,“渚清”对“沙白”;一、三句相接,都是写所闻;二、四句相接,都是写所见;在意义上也是互相紧密联系:因“风急”而闻落叶萧萧,因“渚清”而见长江滚滚;全诗融情于景,非常感人,学生听得神往。

 

    罗庸讲杜甫诗歌可见休息时,有一个历史系的同学,用“无边落木萧萧下”要许渊冲猜一个字谜;许猜不出,他就解释说:“南北朝宋齐梁陈四代,齐和梁的帝王都姓萧,所以‘萧萧下’就是‘陈’字;‘陈’字‘无边’成了‘东’字,‘东’字繁体‘落木’——除掉‘木’字,就只剩下一个‘日’字了。”由此可见当年联大学生的闲情逸趣。

 

    汪曾祺还提到了罗庸另一种独特的讲课方式:不讲。罗庸是教古文学的,有一年忽然开了一门“词选”,不知道是没有人教,还是他自己感兴趣。他讲“词选”主要讲《花间集》(他自己一度也填词,极艳)。他讲词的方法只是用无锡腔调念(实是吟唱)一遍:“‘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好!真好!”这首词就pass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