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沈昌文: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2008-05-09 10:00:00|  分类: 青眼观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昌文: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沈公的“吃喝玩乐”、“坐以待币”中,自有一份精神上的肃穆与庄严,沉潜不露。

沈昌文: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知道》被称为“一个时代的个人史”。

沈昌文: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张冠生曾任费孝通先生的秘书,著有《乡土先知——费孝通传》(北大出版社)。

 


沈昌文: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半岛都市报记者  刘宜庆


“不良老年”沈昌文素描

从一个书店的学徒工到校对再到著名的出版家,这是沈昌文的人生传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化圈流传着一句话:可以不读书,但不可以不读《读书》。沈昌文曾任三联书店总经理,但公众更关心的是他的身份是《读书》主编。沈昌文主持三联书店期间,出版了《情爱论》(十几印发行100多万册)、《宽容》(一印就是15万册)等等,这些翻译著作风生水起,引领着中国的思想文化掀起无数波澜。作为出版人,他感觉自豪的两件事是“卖菜(蔡)和捡金”——出版了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和金庸的武侠小说。他的口述自传《知道》被称为“一个时代的个人史”,自然恰当。
    沈昌文退休后,创办《万象》杂志。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顽童”,喜欢和文化大家在饭桌上谈出书事宜。他被圈内朋友称为“不良老年”,他说自己的一生可用20个字概括:吃喝玩乐、谈情说爱、“贪污盗窃”、“出卖情报”、坐以待“币”。但大家都尊称他“沈公”。

张冠生:沈公大拙若巧

张冠生,学者。著有《乡土先知——费孝通传》(北大出版社)、编选的《费孝通散文》(浙江文艺出版社)。作为费孝通先生的助手十多年,深受费老田野调查的熏染,在任职民盟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之外,业余爱好记录“平民口述历史”,曾有二三年之久主持东方杂志的一档“口述”栏目。
   上世纪八十中后期,一位朋友领着时任《读书》主编的沈昌文先生到张冠生的家中,在张冠生的印象中,沈公“完全像个邻居串门,随和,家常,善意十足”。此后,两人以书结缘,沈公经常给张冠生送书,有的是复印本。
    有了这层渊源,沈公的口述自传《知道》由张冠生做记录、整理,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沈公在书里不仅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而且讲述了他的前辈的故事,如陈翰伯、陈原、吕叔湘、冯亦代、史枚、李慎之先生等。《知道》不仅是一个人的故事,一个行业的故事,而且是一群人的故事,是一个时代的故事。
    我们采访了《知道》的记录者张冠生,请他谈他眼中的出版家沈昌文先生,以及这本书背后的故事。

 

为沈公作口述史
    是费孝通先生的嘱托

 

记者:这本书由您来做记录和整理,是因为您做过口述史的访谈,很有影响力,还是因为您和沈公是朋友?
    张冠生:2000年到2001年,进入新世纪的时候,一位朋友主编了一套“世纪老人的话”,在辽宁教育出版社出版。他希望“全部采用第一手资料,以对话形式,展示老人对其学术生涯及人生历程的回顾,深入被访者的精神世界”。这套书中,我见到的有十几本,其中的“费孝通卷”是我做的。谈话过程中,费老曾说:这样的事情要抓紧,请老先生们赶快留下话,不是场面上的话,是灵魂里的话。说到具体人选,费老也提到沈公,说他联系的文化人多,知道的事情多,应该说出来。所以,为沈公作口述史,可以算是费老的一个嘱托。这事由我来做,只是我的幸运,不是我在这方面有影响。费老觉得应该做,沈公愿意对我说,我有责任尽力来做。
    记者:您从何时做沈公的口述自传?
    从2004年五一节期间开始,到现在出版,几年时间里,我较完整地倾听了沈公“从板缝里看世界”的过程和故事,忠实地记录下来,整理出文字。
    记者:这本亲切的书,具有口语化的特点,流畅到让人能感觉一鼓气读完。除了叙述者的生动表达,作为记录者您独具创意的“旁白”,让读者感觉很有意思。
    张冠生:我很希望读者对沈公了解得更全面一点,体会得更深入一点,在书里加了些"旁白"就是为此作的尝试。沈公说故事,现场就我们俩。他说故事时的细节、气氛、口吻、神情等,也属于口述的一部分,属于读者,而且对真正理解他讲的故事很有益处,所以就以旁白方式记录下来,归还给沈公和读者。

 

沈公大拙若巧
    每次大笑时心中有泪

 

记者:你眼中的沈公是个怎样的人,除了爱给爱书人送书?
    张冠生:我眼里的沈公,是个大拙若巧的人。时常见人讲他喜吃喝、爱说笑、很好玩、老顽童的一面,却少见说到他性情中的另一端,朴素、宽厚、严谨、肃正,中规中矩。我在《知道》后记里说到了这点,但篇幅受限,说得并不充分。沈公自己也说过:“我每次大笑的时候,时常是心里在流泪。”
    万圣书园的刘苏里曾用“推”和“拉”比喻沈公的文化作为和为人。推即思想解放、学术繁荣、文化发展的“推手”。“拉”指倾力扶持、奖掖后进。我对这个比喻高度响应,并想补充一句:沈公的一个可敬之处,是他随时随地帮助年轻人的上进。沈公更为可敬之处,是他帮助年轻朋友的时候,向来不给人他在助人的感觉。
    沈公的“吃喝玩乐”、“坐以待币”中,自有一份精神上的肃穆与庄严,沉潜不露,却以谐谑笑谈出之。正所谓大庄若谐。他一生读书编书,缘书知“道”,此“道”就在其不离常识的形迹之间。由此理解沈公及其文化生命的意义,或不致于有大的偏差。

 

《知道》虽薄却是“灵魂里的话”
    沈公提醒读者“回归常识”

 

记者: 这书有点薄,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是不是删掉了很多内容。如何删?删什么内容?沈公和您有交流吧。
    张冠生:口述之初,沈公说过:我们谈的时候毫无顾忌,发表或出版的时候有所顾忌。事实确是如此,原因不用多讲。要尽量真实地留下历史真相,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现在就出全本,相信大家容易理解。费老说要留下"灵魂里的话",他肯定也清楚留下的话未必在第一时间就能公开,但还是要留下来,以便传之后人。
    在我的感觉里,做这本口述史,既是受费老、沈公所托,也是受读者所托,该尽全力对得起他们。这书现在有点薄,与作了删节有关,但不是全部原因。现在出书越来越多,人们能用于看书的时间不见得同步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书薄一点,字数少一点,也许更适合一般读者的需要。这本书本来就是为一般读者提供的。沈公用其丰富阅历中讲有意思的故事,其实是提醒读者:回归常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