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西南联大教授系列】“北大功狗”蒋梦麟  

2008-06-11 16:48: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南联大教授系列】“北大功狗”蒋梦麟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西南联大教授系列】“北大功狗”蒋梦麟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西南联大教授系列】“北大功狗”蒋梦麟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北大功狗”蒋梦麟
柳已青

蒋梦麟的自传《西潮》,不是一个学者单纯自传,而是一所大学和一个时代的见证。蒋梦麟任北京大学校长长达17年,他和傅斯年是“北大功狗”。蒋梦麟自己说:“从民国19年到民国26年的7年内,我一直把握着北大之舵……一度曾是革命活动和学生运动漩涡的北大,已经逐渐变为学术中心了。”一个时代,自然指的是民国,从1911年到1949年,蒋梦麟作为教育家,曾任孙中山的秘书,见证了重大历史事件,所以他写的自传,有点像回忆录,也有点像近代史,他自称:“在急遽递嬗的历史中,我自觉只是时代巨轮上一颗小轮齿而已。

《西潮》中呈现宏大的历史背景,和饱满的私人生活细节,交相辉映,比如孙中山之死,战时的长沙,战时的昆明。但更重要的是,蒋梦麟作为接受西方文明的知识分子,探讨的中国为何落后、中国如何走上现代化的道路、中国文化的优势和先天缺陷、中西文化的比较等重要问题。这些问题,是那一代人自觉的使命和责任,是他那一代人留给我们的历史足迹。历史和现实紧密相连,对现在仍有重要的意义。

让我们看看蒋梦麟的人生道路。不妨从他的人生中看历史的风云际会,感受他的探索、思考与忧患。

蒋梦麟1886年出生于浙江余姚,晚清的浙江得风气之先,西方文明的锋芒还没有到达浙江的乡村,但通商口岸的宁波已经是西潮涌动。西方文化由华东沿海沿长江而上,很快弥漫到黄河流域,中国经历了多次的失败与试验。西潮带雨晚来急,野渡何人棹孤舟。蒋梦麟自觉地调整人生航向,以期适应西方文化的主流。可以说时代造就了蒋梦麟这样的教育家,以“养成健全之个人、创造进化的社会”为己任。

童年蒋梦麟接受的是私塾教育,中过清朝的策论秀才。后来,蒋梦麟与陈独秀聊天讲笑话,陈独秀说他是八股秀才,蒋说自己是策论秀才。八股废掉了,改考策论,称为策论秀才。蒋梦麟向陈独秀作一了揖,说:“失敬,失敬。你是前辈老先生,的确你这个八股秀才比我这个策论秀才值钱。”

蒋梦麟于光绪三十年(1904)考入上海南洋公学,后自费留美。蒋梦麟是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主修教育学;历史与哲学为两附科,获得教育学博士学位,是著名教育哲学家杜威的得意门生,与胡适之、陶行知等人同门。回国后因黄炎培的关系参与江苏教育会,具体负责江苏教育会与北大合办的《新教育》杂志,由此与北大发生了某种联系,被聘为北大哲学系教授,主讲教育学及教育学史。

五四运动过后,蔡元培因学潮压力而辞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北京大学教师学生一致挽留,蔡元培在去留之间动摇时,听从了汤尔和的建议,可以接受回北大复职的要求,但不要急于回去,而是委派蒋梦麟前往代理。为何选中蒋梦麟?“蒋梦麟是研究教育学的专家,对于学生心理状态有很深的研究与把握,且其学问手腕足以服人。学生心安,其余可迎刃而解。”当然,同为浙江同乡,这乡谊也起到了一点点作用。

 1928年10月,蒋梦麟任国民政府教育部第一任部长。在这个时期,蒋梦麟和陶曾谷产生感情,陶是北大教育系教授高仁山的遗孀,而蒋梦麟和高仁山是好友。

 1930年11月,蒋梦麟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北京大学校长。翌年1月就职,回到北大。这距1926年4月蒋梦麟得知自己的名字已经上了军阀的黑名单,出走北大已5年矣。前度蒋郎今又来,这次北上,与1919年情形大不同。

 1936年,蒋梦麟为了迎娶陶曾谷和元配夫人离婚,他和陶曾谷在婚礼上答谢宾客时表示:“我一生最敬爱高仁山兄,所以我愿意继续他的志愿去从事教育。因为爱高兄,所以我更爱他爱过的人,且更加倍地爱她,这样才对得起亡友。” 蒋梦麟和陶曾谷的婚礼,胡适是证婚人,钱穆在《师友杂记》中有提及。蒋梦麟在其自传《西潮》中没有提他的这段婚姻经历,不了解蒋梦麟的这段婚姻,总觉得不能完整地知人论世。

蒋梦麟一生的事业在北大,他说:“从1930年到1937年的7年内,我一直握着北大之舵,竭智尽能,希望把这学问之舟平稳渡过中日冲突中的惊涛骇浪。在许多朋友的协助之下,尤其是胡适之、丁在君(文江),和傅孟真(斯年),北大幸能平稳前进,仅仅偶尔调整帆篷而已。”

这段简单的话,看似轻描淡写,隔着历史的烟云,我们不难想见蒋梦麟内心承受的巨大压力,其时,中日战争的阴云密布,日本侵略者步步紧逼北平。1936年,国民党军队在河北省北部步步抵抗,最后撤退到北平及其近郊。“伤兵络绎于途。各医院到处人满。北大教职员也发动设立了一所伤兵医院,由内子陶曾谷支持院务,教职员太太和女学生充任职员和看护。”因为医院的关系,蒋梦麟与作战部队有了密切的接触,同时,获悉了军人的心理状态。“他们认为作战失利完全是由于缺乏现代武器,尤其是枪支,因而以血肉之躯筑成的长城,终被敌人冲破了。”

七七事变爆发时,蒋梦麟在庐山参加会议,“当时蒋委员长在这华中避暑胜地召集知识分子商讨军国大事”。蒋梦麟吃过午饭在房间休息,忽然,“中央日报”程社长沧波来敲门,告诉蒋梦麟日军在前一晚对卢沟桥发动攻击的消息,蒋梦麟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追问详情,但程沧波知道的也很有限。

蒋梦麟心中明白,这是日军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开始。蒋梦麟在庐山和南京,看到的和听到的是不惜代价保卫国家,全面抵抗侵略。蒋梦麟由南京到了杭州,在杭州,他目击了日本的飞机轰炸杭州的飞机场,也得知了北方的三所大学南迁在长沙成联合大学的计划,经过考虑,蒋梦麟同意了这个方案。

 “我晓得在战事结束以前恐怕没有机会再见到父亲和我的老家。而且战局前途难料,因此我就向朋友借了一辆别克轿车驶回家乡。这时父亲年纪已经很大,看到我回家自然笑逐言开。我离开家重返南京时告诉父亲说,中国将在火光血海中获得新生。”

长沙临时大学组建以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的学生都陆续来了。几个星期之内,大概就有两百名教授和一千多名学生齐集在长沙圣经学校了。然而随着战火的蔓延,长沙随时有受到敌人攻击的危险。于是,联合大学准备西迁,在蒋梦麟的建议下,蒋介石同意迁到昆明。

 1938年年初,临时大学师生又踏上了行程,这飘摇的行旅从长沙到昆明,分两批进行。“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一批二百四十四人(蒋梦麟在《西潮》中误记为三百名左右),组成湘黔滇旅行团。另一批约八百余人,由长沙乘粤汉、广九铁路到香港,再乘船到海防,由海防乘滇越铁路到昆明,全程约十天。

联合大学校舍紧张,学生无法安置。1938年2月底,蒋梦麟给叶公超的一份电报中说:“昆明校舍无着,工料两难,建筑需时。蒙自海关银行等处闲置,房屋相连,可容900人,据视察报告,气候花木均佳,堪作校址。”(引自浦薛凤《九龙二月》)蒋梦麟为解决校舍问题,亲自去蒙自考察,3月14日回昆明,第二天下午就开会决定文法学院设在蒙自。

 1939年9月,联合大学再度扩充,学生人数已达三千人。很多学生是从沦陷区,冒着生命危险,穿越火线到达自由区。蒋梦麟在《西潮》中写道:“我的儿子原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战事发生后他也赶到昆明来和我一起住。他在途中就曾遇到好几次意外,有一次,他和一群朋友坐一条小船,企图在黑夜中偷渡一座由敌人把守的桥梁,结果被敌人发现而遭射击。另一次,一群走在他们前头的学生被敌人发现,其中一人被捕,日军砍了他的头悬挂树上示众。”

这些琐碎的战争期间的记忆碎片,不但提供了抗战时期学者生活的细节,让历史更加丰富传神,而且,这些私人话语似的叙述将家事和国事紧密交融,传达出一代学人的精神境界。蒋梦麟的《西潮》,和《梅贻琦日记》《吴宓日记》《朱自清日记》等著作,映照出西南联合大学知识分子的群像。


西南联合大学由三所大学组合而成,在国难时聚在西南边陲,经过全面抗战的8年,即使日军飞机轰炸,弦歌不辍,使学术和文化薪火相传,并培育了中国大量的英才,这成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但是,三校合一,存在着矛盾。清华外文系教授叶公超在一篇记述蒋梦麟的文章中直言不讳地披露:“在长沙临时大学的时候,三校之间的矛盾就已相当突出”,当筹建联合大学一度毫无进展的时候,有人劝说蒋梦麟校长干脆“散伙”,蒋随即正色说道:“你们这种主张要不得,政府决定办一个临时大学,是要把平津几个重要学府在后方继续下去。我们既然来了,不管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办起来,这样一点决心没有,还谈什么长期抗战!”

值得一提的是,蒋梦麟在跑警报的空隙,用英文写下了他前半生的自传《西潮》。跑警报没有办公桌椅,经常席地而坐。他随身携带铅笔和硬面的练习本,写中文需要郑重其事,颇为不便,于是,他决定用英文来写。蒋梦麟自己也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抗战期间跑警报,他不可能有时间、有闲情来写一部自传。

伴随着抗战胜利,蒋梦麟随着宋子文组阁担负起行政院秘书长一职。蒋梦麟有中国传统士大夫“学而优则仕”的观念,特别是他当了国民党中央委员后,就更自觉地介入现实政治中。在这种情形下,告别执掌17年的北大,蒋梦麟内心的滋味不得而知。但从一段记述中,可以约略得知他的内心感想。

傅斯年在台湾逝世前曾说过:“蒋梦麟的学问虽不如蔡元培,办事却比蔡元培高明。而我的学问及不上胡适,但办起事来,要比胡适来得高明。” 傅斯年接着批评蔡、胡两位校长,办事真叫人不敢恭维。一旁的蒋梦麟听了深表赞同,并对傅斯年说:“蔡、胡两位先生是北大的功臣,而我们两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罢了!” 如此妙喻,尽显梦麟先生的性格,其中既有掩饰不住的自得,也有那么几分苦涩的成分。

 1945年8月7日,蒋梦麟回到昆明召集教师茶会,坦诚地言称:他欲兼任北大校长却违反了自己手订的大学组织法,最初未想及此点,经朋友们的提示和劝告,决计辞去校长职务。据与会的人士观察,“他讲话的态度极好,得着大家的同情”。蒋氏在北大的“谢幕”,未失他一贯的风度。(马勇《蒋梦麟与北京大学》)

至此,蒋梦麟与北大的缘分已尽,他走向了仕途,他执掌北大的经历已经化为记忆和往事。蒋梦麟晚年在台湾,午夜梦醒的时分,也许,他的身影依稀停留在北大红楼,那一刻,如梦如烟,他会觉得恍若前尘。北大的经历,已然成为蒋梦麟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血脉相连。


《西潮》 蒋梦麟 著天津教育出版社2008年4月第1版

附言:看了新出版的《西潮》,但我更喜欢岳麓版的《西潮·新潮》。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