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此曲只应天上有——历史文化名人与崂山道教音乐的故  

2008-07-14 16:43:00|  分类: 人文青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曲只应天上有
——历史文化名人与崂山道教音乐的故事

本报记者 刘宜庆

    道教文化与山海相映的自然风光,构成了崂山的旅游资源。崂山遍布道教宫观和神仙洞窟,崂山之上,云雾缭绕,仙乐飘飘。崂山道教最近在国家公布的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榜上有名。崂山道教音乐是怎样发展的?在历史上哪些名人谱写了崂山道教音乐?本报记者采访了崂山道教音乐研究的有关专家,一起领会崂山道教音乐的神秘与魅力。

崂山道教音乐的起源

    现存的崂山文献中,有人认为崂山道教音乐的起源要追溯至西汉玄学大师张廉夫。西汉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张廉夫来到崂山现太清宫游览区。在这里,连续两三年的时间,张廉夫率众弟子相继建起了“三官庵”和“三清殿”,这些建筑被认为是崂山人工建造的首座道教庙宇。因此,崂山道士尊称他为“开山始祖”。
    《即墨县志》载:东汉著名经学家张恭祖到太清宫创办康成学院,聚众讲学,传播经文与经曲,是崂山较早的真正经乐始祖之一。张恭祖是今聊城东昌府区人,博学多闻,大司马郑玄曾就学于张,张授以《周官礼记》、《左氏春秋》、《古文尚书》等经籍。
     众所周知,道教是我国东汉晚期形成的一种土生土长的宗教,相传为张天师张道陵所创。那么,在此之前,是崂山道教音乐的萌芽时期,用于方士、术士的修炼。

李白和《劳山餐紫霞》

     道教音乐是我国民族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渗透了道教的基本信仰和美学思想,是道士们颂赞神仙、祈福禳灾、超度亡灵和修持养炼时应用的一种极具特色的宗教音乐。
     唐代是道教音乐发展的鼎盛时期之一。唐高宗曾令宫内乐工制作道调。玄宗曾命道士、大臣献道曲,并亲自研作和教授道乐。《册府元龟》卷五十四记有“(天宝十年)四月,帝于道场亲教诸道士步虚声韵”。唐代诗人作诗也有不少提及道乐的,例如张籍有“却到瑶坛上头宿,应闻空里步虚声”之句;女诗人薛涛在其《试新服裁制初成》诗中有“长裾本是上清仪,曾逐群仙把玉芝;每到宫中歌舞会,折腰齐唱步虚词”之句。可见当时道乐流行之盛。
    “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诗仙李白在《寄王屋山人孟大融》一诗中如此写道,李白曾在天宝年间游览崂山,在诗人的浪漫幻想中,见到了羽化成仙的安期生。仙境般的崂山让李白如醉如痴,流连忘返,在这首诗中,表达了他的美好理想“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据太清宫历代道士传说,李白与浙江道士吴筠同到崂山旅居时,在太清宫北之阳,蟠桃峰下一块巨石上饮酒唱和,为峰顶的“王母瑶池”咏叹抒怀,共创一支曲子名《清平调》,随之传给太清宫道士,此曲即为太清宫等山庙一直沿用至今的《步虚》殿坛经韵曲牌。
    青岛劳山古乐团团长、原崂山文化馆馆长张开明接受记者采访时,告诉记者,劳山古乐团根据李白与崂山的传说,发扬了已有的崂山道教音乐曲目,演出《劳山餐紫霞》。仙乐飘飘,音韵悠悠,诗仙吟哦,仙女起舞,崂山道教音乐的魅力和意境这曲子中,展现得淋漓尽致。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宋代是道乐发展的另一重要时期,宋太宗、宋真宗、宋徽宗分别编写道乐,多达数十首,如《步虚辞》、《散花词》、《白鹤赞》、《玉清乐》、《太清乐》等。时至北宋,丝弦乐已加入了道乐的行列,道乐的伴奏乐器日趋完备。

丘处机和《乘舟共赴烟霞侣》

    至元代,道教出现了全真与正一两大道派,道乐也出现了两种不同风格。全真重清修,其乐多清幽出世;而正一重斋醮与符篆,道乐雄浑、古雅。丘处机是道教全真派创始人之一,三次来崂山,使崂山成为闻名天下的道教丛林。他为崂山道教音乐注入了新的活力。
    “乘舟共赴烟霞侣,策荆杖、寻高步,只上孤峰尖险处。长吟法曲,浩歌幽韵,响遏行云住。凭高目断周四顾,万壑千岩下无数。匝地洪波吞岛屿。三山不见,九霄凝望,似入均天去。”这首描绘崂山山海风光的《青玉案》是丘处机所作。有一次丘处机游崂山,上至南天门,有道士演奏了《空洞步虚曲》,面对如此胜景,聆听如此仙乐,丘处机即兴作《青玉案》,其序云:“余自胶西醮事完毕,与道众来游鳌山,道众多雅士,奏《空洞步虚曲》毕,余乃作《青玉案》词一首。”这首词被道士广为传唱,成为崂山道教音乐中的一只仙葩。
    明初,朱元璋设玄教院统辖全国道教(后玄教院改称道录司),下令清整道教,命道士编制斋醮仪范,道乐也由此逐渐规范化。
    万历十三年(1585年),太清宫道士耿义兰,在北京白云观学到不少中原、秦、晋地方戏曲音乐曲牌与十方道乐经曲,带回崂山,充实了太清宫的十方道乐的内容。据《道藏源流考》载:耿道士在与和尚憨山大师为争庙址到京打官司取胜后,万历皇帝赐给太清宫一部《道藏》,另赐《万历续道藏》及珍贵的乐谱精制的古琴三十多张。这就使太清宫的经乐韵曲得到进一步发展。

蒲松龄和崂山道教音乐

    清康熙年间,文学家、音乐家蒲松龄,在太清宫寄居时,除创作了《聊斋》中一些篇章,还和道士共同研究琴法和经曲。蒲精晓“俚曲”和鲁南弦子戏,他把其中一些精采片断传给了太清宫道士,从此,使道家一些经曲中有了明显的俚曲乐汇和弦子戏的段章。现在劳山古乐团演出的曲目中有舞蹈《香玉》,编钟伴奏,间以女生伴唱。采用崂山道教音乐《返魂乡》乐谱。
  匡源(胶州人)是咸丰皇帝病危时,顾命八大臣之一,他于咸丰元年(1851年)三月来游崂山,下榻太清宫,留有许多诗文,《劳山赋》最有名。 崂山道教乐曲《太清水月》改编时所填诗作者匡源,描绘了一轮月亮从海上升起时如梦似幻的意蕴:“我忆太清宫,待月大海滨。空山林箐黑,隐若窥星辰。须臾晶轮出,波上光粼粼。冰壶濯魂魄,万里无前尘。”
    宣统元年,翰林、古琴家岑春萱到太清宫访韩太初,韩岑两人互相弹奏数曲,当时两人即兴创作了一首曲子,命名为《山海凌云》,岑为韩即席演奏,并在太清宫东北丫口山下道旁的石崮上镌刻“山海凌云”四字以为纪念。
     青岛劳山古乐团团长、原崂山文化馆馆长张开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少人对崂山道教音乐有误解。比如,有人受金庸武侠小说中的影响,认为道士真的可用乐器奏乐比武、御敌。“那毕竟是小说家的虚构,道教音乐除了用于宗教,主要是道士用来修生养性的。”张开明还介绍说,道教音乐渗透到中国传统民乐,影响深远。比如,大家熟悉的《二泉映月》就是道教音乐的佳作,华彦钧(阿炳)就是道士出身,《二泉映月》是道教音乐中的“阴韵”(用于超度亡灵的法事),所以曲调悲凉,如泣如诉,怀念故去的亲人。崂山道教音乐成为国家公布的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普及崂山道教音乐的良好契机,“我们乐团致力于崂山道教音乐的普及,介绍给公众,但苦于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