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慈悲”之恋:孙多慈与徐悲鸿的爱情  

2008-07-07 16:24: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悲”之恋:孙多慈与徐悲鸿的爱情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慈悲”之恋:孙多慈与徐悲鸿的爱情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慈悲”之恋:孙多慈与徐悲鸿的爱情
柳已青

人生几何,恋爱三角。出自汪曾祺《跑警报》一文,西南联大师生跑警报时,不知谁刻在沟壕里的对联。读《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很自然地想起这副道尽爱情苦涩的“佳构”。

很多人从蒋碧薇的《我和悲鸿》《我和道藩》两本自传中,已经了解到蒋碧薇与徐悲鸿、徐悲鸿与孙多慈、张道藩与蒋碧薇的多角恋爱故事,这是民国报刊大肆渲染的名流绯闻。单说徐悲鸿和孙多慈的爱情,不是毕加索和他的女人们的风流快活,也不是罗丹和克洛代尔缠绵和潇洒。“慈悲”之恋,是典型的中国式婚外恋,尽管是艺术家,他们也逃不脱种种桎梏和束缚,都是套中人。

说起来,徐悲鸿和孙多慈是彻头彻尾的师生恋。孙多慈考中央大学中文系未中,却为两人初相识创作了一个机缘。1930年,孙多慈在宗白华的介绍下,成了艺术专修科的旁听生。孙多慈初见徐悲鸿,是在徐的画室,这时,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她会成为徐悲鸿画笔下的模特,并和他发生惊世骇俗的恋情。徐悲鸿最初看孙多慈,不过是一个羞涩的女生,如果她没有艺术的天赋,自然不会得到徐的垂青。然而,孙多慈的绘画悟性和潜力让徐悲鸿惊讶,教授都爱有才的学生,但在徐悲鸿这里,事情就不这样简单了,孙多慈成为徐悲鸿油画《台城月夜》的画中人,难怪蒋碧薇要坐立不安了。《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里,蒋碧薇到中央大学的女生宿舍找孙多慈,给她颜色看,与其说是一个警告,不如说是一个女人捍卫爱情和婚姻的本能。我想,好奇的读者,可以把《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和蒋碧薇的《我和悲鸿》对照着看,无所谓谁对谁错,只有爱与不爱。
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民国从三纲五常的封建清王朝衍化而来,自由恋爱之风尤盛,文坛艺苑师生恋是特色。暂且不说鲁迅和许广平、沈从文和张兆和,那是修得正果的,没有结局的是徐悲鸿和孙多慈。他们的爱情碰上了对手,蒋碧薇,一个懂得徐悲鸿心思、知道他弱点的人。徐与蒋,当年他们也曾有过私奔去日本留学的浪漫,而如今婚姻出现了危机。有人认为,在法国留学时期,蒋碧薇就与张道藩暗通款曲。其实,徐悲鸿和蒋碧薇谁先变心,很难追究。徐悲鸿移情别恋,显然有蒋碧薇的性格原因,她虽说是个女子,但一点也不柔弱,遇到事情,冷静,主动,甚至富有心计,从蒋碧薇千方百计阻止孙多慈出国留学就可以看出来。而徐悲鸿追究是个艺术家,性格冲动,意气用事。徐悲鸿集前人句亲笔写的八个大字是:独持偏见,一意孤行!横额是他的斋名:应毋庸议!徐悲鸿的心是慈悲的,奈何他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始乱终弃的争议。

孙多慈最终嫁给了许绍棣——一个国民党的超级“党棍”。许绍棣在浙江教育厅长任上,呈请国民党中央要求通缉“堕落文人”鲁迅;他还是郁达夫王映霞婚变的“第三者”,郁达夫在《毁家诗纪》公布许绍棣与王映霞有同居绯闻。孙多慈嫁给死了老婆、有三个女儿的许绍棣,是王映霞当的“红娘”。结婚前,孙多慈以为身为教育厅长的许绍棣很有学问,婚后方知其不仅十分无知,还是个好色之徒。1939年8月,孙多慈还在给徐悲鸿的一封信中表达了后悔之心以及对徐悲鸿的思念之情。其中有一句大意是:“我后悔当日因为父母的反对,没有勇气和你结婚,但我相信今生今世总会再看到我的悲鸿。”

事实上,徐悲鸿和孙多慈已是劳燕分飞各西东。1945年,徐悲鸿和蒋碧薇终结了28年的婚姻,赔偿给蒋碧薇一大笔画。随后,徐悲鸿和廖静文结婚。1949年,孙多慈举家去了台湾。

徐悲鸿的婚恋,是民国文化名流的一个典型,也可以说是民国社会的一个缩影。虽然是个人的私生活,发生在20世纪三十年代,家事和国事交织在一起,又和民国政要、文人、艺术家、名媛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一个时期的婚恋,可以折射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诸多社会风情,“慈悲”之恋,不仅仅是民国史上的一个花边新闻,留给后人的也不单单是一个电视连续剧般的离奇剧情,还会引起诸多复杂的人生况味和不尽的评说,不知多少民国版的“慈悲”之恋在今天上演,只是没有了艺术的底蕴,仅剩下欲望的狂欢了。

《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 张健初著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年6月版

附:前两年写的一书评。
种种不堪谁人知
——读蒋碧微回忆录《我与悲鸿》
柳已青
  
  看完《万象》(2005年11号)包立民写的《徐悲鸿信中的孙多慈》。忽然对徐悲鸿的生平和婚恋感兴趣,于是去书店看看,正好看到书海出版社新出的《我与悲鸿:蒋碧微回忆录》,拿起书翻看,自然是书中蒋碧微和徐悲鸿的照片吸引人,而徐悲鸿的那些画作反而在其次了。翻看书时,猛然想起前几年在书店曾看到《蒋碧微回忆录》(哪家出版社出的,忘了),但错过了。发过钱红丽一篇读《蒋碧微回忆录》的文章,才女钱红丽对蒋碧微和徐悲鸿和张道藩的感情纠葛,写得细腻而温婉,那种伤感如薄薄的烟云,印象深刻。
  
  拿起《我与悲鸿:蒋碧微回忆录》,再也放不下,索性坐在书店里看起来。如痴如醉是这样吧,一个上午的阅读,头也没有抬,把这本书看完了。然后,又把这书买下来。
  
  蒋碧微在这本书的结尾,别有意味特别提到了徐悲鸿画室里的一副对联,那是他集前人句亲笔写的八个大字:独持偏见,一意孤行!横额是他的斋名:应毋庸议!
  
  联系到徐悲鸿和孙多慈(原名孙韵君,后徐悲鸿为之改名孙多慈,两人的名字联在一起是大慈大悲)的师生恋情,徐悲鸿不顾亲友的反对,的确是一意孤行。甚至带领学生到浙江天目山写生时,“徐先生和孙韵君一路上都很亲密,根本不在乎别人可能会批评物议。”他们某次在僻处拥吻被学生偷拍到,议论纷纷,也就不奇怪了。大艺术家狂傲不羁、一意孤行,徐悲鸿有此举动似乎也不难理解,问题是他在处理和蒋碧微的关系时,意气用事,感情冲动,考虑不周,而且反复无常,他爱孙多慈时,登报声明脱离与蒋碧微的同居关系;爱廖静文时,又是如此。而蒋碧微则冷静多了,考虑周密,感情账、家庭责任账、财产金钱账都算得分明。
  
  读蒋碧微的回忆录,读者肯定要同情蒋碧微的,蒋碧微也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徐悲鸿给人以始乱终弃的印象。蒋碧微出身宜兴名门,可谓大家名媛,18岁在上海,不顾父母,逃婚跟随徐悲鸿私奔去日本,颠沛流离,艰辛备尝。在法国,两人过着清贫的生活,那时,徐悲鸿是深爱着蒋碧微的,从他以蒋碧微为模特创作的多幅作品可以看出,《静读》、《韵律》那在岁月中褪色的画作,但可以感受到徐对蒋浓烈的爱。徐悲鸿醉心创作,无暇顾及蒋碧微,蒋也是有怨言的:“我十八岁跟他浪迹天涯海角,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但不曾得到他一点照顾,反而受到无穷的痛苦与厄难。”当徐悲鸿遇到孙韵君时,感情如绝堤的潮水,他画中的蒋碧微成了孙韵君,那《台城夜月》的确让蒋碧微感到凄凉。
  
  1945年,二十八年之久的婚姻终告结束,徐付给蒋一百万元现款(通货膨胀后的币值,蒋本人称约相当于普通公务人员一年薪水)、古画四十幅、徐本人作品一百幅,外加徐悲鸿月入的一半,作为子女抚养费。据廖静文和徐悲鸿女儿徐静斐回忆,为赶作这一百幅画,徐悲鸿本已不太健康的身体完全拖垮,这是他1953年英年早逝的重要原因。
  
  我还没有看蒋碧微回忆录之《我与道藩》,不过已经对他们的爱恨恩怨已经了然。站在徐那一边的有些人说,蒋早在巴黎的时候便和张道藩暗通款曲。蒋与徐离婚后,蒋碧微公开做了国民党政府中央宣传部部长张道藩的情妇。后来去了台湾。蒋碧微做了张道藩十年有实无名的外室而不言悔,可见她对徐的失望之深,同时也可见张对蒋的用情之深。
  
  蒋碧微回忆录让人看到一颗颗受煎熬的心灵。那些所谓的爱情和幸福在这些煎熬中要打折扣的。徐悲鸿爱上三个女人,蒋碧微、孙韵君、廖静文,与蒋碧微的感情最复杂,书中一些细节,传递出徐悲鸿的尴尬和复杂感受。蒋碧微的父亲去世时,徐想出资办丧礼,遭到蒋的拒绝;蒋为父亲举办百日追悼会,徐悲鸿为站在家族席还是来宾中行礼而左右为难。两人真的了断时,请朋友沈钧儒协调,在签字离婚仪式上,“徐先生神情颓丧,脸色苍白,自始至终,他一直低着头。”徐悲鸿的种种不堪谁人知,对于蒋碧微,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内心复杂的感受和情状,非外人所知。他们的心灵的苦涩和痛楚,丹青妙手画不成!
   
  《我与悲鸿:蒋碧微回忆录》 蒋碧微著书海出版社2006年2月第1版 ¥25元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