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园中葵和薤上露——汉乐府中的春天  

2009-04-10 19:31:00|  分类: 时间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案】青岛的春天,已经繁花似锦了。我看书累了,会去小区里溜达。一串串的迎春花笑春风,一树樱花照眼明,一树桃花似云锦。看看盛开的花朵,感受生之欢欣。这篇稿子是济南的一家报纸的约稿,请勿转载。春天里读古诗,赏繁花,不亦乐乎!

 

园中葵和薤上露——汉乐府中的春天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薤花

 

园中葵和薤上露
——汉乐府中的春天
刘宜庆


    汉魏乐府多叙事诗,继承《诗经》的赋比兴之风韵,惠泽《唐诗》关注民生之遗风。汉乐府掌管的诗歌一部分是供执政者祭祀祖先神明使用的效庙歌辞,其性质与《诗经》中“颂”相同;另一部分则是采集民间流传的无主名的俗乐,世称之为乐府民歌。乐府诗“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可以观风俗”。我们不妨从乐府诗歌中感受汉魏朝代的春天和春色,在古人的咏叹与唱和中,捕捉物候的变化、季节的变迁和人生的喟叹。

 

    打开乐府诗歌长卷,满眼春色,清明时节,应是绿杨著水草如烟了。陌上桑树新叶刚刚舒展开,要等春深似海、桑叶长成,貌美的罗敷才会登场,“采桑城南隅”。《上山采蘼芜》中的弃妇,“下山逢故夫”,这是一个戏剧性的碰面,从两人的对话中,我们知晓,“新人不如故”。一个弃妇,上山采摘蘼芜(一种香草),不仅暗示其品行。还有更深的含义吧。这个曾被丈夫抛弃的女人,上山菜蘼芜,让人想起《诗经》中的“采采芣苢”。蘼芜和芣苢一样,寄托着妇人生殖求子的愿望。《塘上行》中被抛离的离妇,一唱三叹,“蒲生我池中,蒲生我池中,其叶何离离”。《饮马长城窟行》中的闺中少妇,等待着远在天涯游子的“尺素书”,她看到的“青青河边草”,自然“绵绵思远道”,思念更行更远还生,在花朵怒放的夜晚,期待着与丈夫在梦中相见。

 

    春天,满眼新绿,满怀希望,春天里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如《长歌行》所言:“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万物勃发,生机盎然,正因为如此,才会引起人们心灵深处细密的感触,“枯桑知天风”,何况有思想和情感的人呢,春天里的美好和伤感,总能引发诗人的长吟。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一转眼,大好春光将尽。池塘,湖泊。前几天还如铜钱大小的出水荷叶,已大如团扇了。汉乐府的经典《江南》曰: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这首连幼儿也能背诵的诗歌,我们看得见采莲女隐约在绿水蓝天,看不见的深深意境藏在浅显的字面背后。闻一多从民俗、民谣和古诗中,考释鱼的隐语,指出古诗和民歌中,鱼为匹偶、情侣之意,打鱼、钓鱼隐指求偶,烹鱼、吃鱼喻合欢或结配。在闻一多看来,鱼喻男,莲喻女,鱼与莲戏,实等于说男与女戏。这是一种恋爱的舞蹈,它是原始繁殖仪式的变形。原来这首诗中“春意盎然”呀。

 

    春天是生的季节,可是有生必有死。“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早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薤露》为古代的挽歌,出殡的时候唱的。蒿里,山名,在泰山南。薤,类似韭,叶子细长,露珠在其上,转瞬即逝。用薤露来形容生命短暂,非常形象。难怪曹操在《短歌行》中慷慨悲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蒿这种植物,多在坟头和荒芜的地方,和在丧乱之中死去的人联系在一起,毫不奇怪。这种植物,在春天里,会疯长。薤,春天叶子青葱,薤汉代人常食薤,大约像大葱、韭菜之类的菜蔬。今人汪曾祺考证,薤的鳞茎就是藠头,南方人仍然食用。藠头大都是腌制的,或入醋,味道酸甜。

 

    汉乐府中,我非常喜欢《薤露》这首短小的、悲凉的诗。曹植的《薤露行》还有这样的句子:“人居一世间,忽若风吹尘。”人的生命,如风中的飞蓬,又如薤露乍现滴落,而天地无穷极,年年春来草自青。汉末魏晋,是一个乱世,人的生命,聚散无常,犹如浮萍,不由自主。“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

 

    古诗中最吸引人的就是常青的人性之美好,引起我们情感的共鸣。我喜欢的另一首汉乐府是《十五从军征》。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长期的征战,回到昔日的家园,已经面目全非,“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想来这是莺飞草长、陌上花开的春天,而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却感受不到一点春天的美好——做好的羹饭,不知送给谁来品尝了,不由得老泪纵横,“泪落沾我衣”。
   
    据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汉魏时期人们常吃的蔬菜葵就是冬苋菜,含有黏液汁,滑滑的。现在我们吃的木耳菜,有点和汉魏的园中葵相似。“葵为百菜之主,备四时之馔。”汪曾祺认为,葵后来被大白菜所替代。

    寻找汉乐府中的春天,想起唐诗《春江花月夜》中的一句:“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古人所经历的春天和今人经历的也相似,年年花开花谢,而人性中的悲欢是永恒的,永不凋零。隔着两千年的时光,我们看到园中青青葵,薤上露滴落……

 

园中葵和薤上露——汉乐府中的春天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汉魏乐府风笺》(黄节诗学选刊)  黄节 笺  中华书局2008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