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任继愈在西南联大  

2009-07-17 22:44: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继愈在西南联大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1994年10月,任继愈先生受日本国会图书馆邀请访问日本时在东京留影。

 

任继愈在西南联大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1987年1月,任继愈(左)在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冯友兰(右)的家中。

 

 

任继愈在西南联大

刘宜庆




他是他那一代知识分子中极少数的幸运者,无论时局如何变迁,始终未被湮灭,他在学海中浮沉,为教育尽力,被毛泽东誉为“凤毛麟角”。

他坚守三个规矩:不过生日、不赴宴请、不出全集。他为人低调,淡泊名利,具有大家风范,令后人景仰。

他就是从山东平原走出的一代学术大师任继愈,他始终谨记其师熊十力先生的教诲:“做学问就要立志做第一流的学者,要像上战场一样,义无反顾,富贵利禄不能动其心,艰难挫折不能乱其气。”任继愈无疑代表了一个时代学者所能达到的高度,也是一个大师的精神标杆。

我们聚焦任继愈先生在西南联大如何求学,来观察大师如何培养大师。群星闪耀、大师云集的西南联大,在战时的昆明,笳吹弦诵,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未来的中科院院士。任继愈先生的治学之路就是在西南联大开始的。


考入北大哲学系
参加湘黔滇旅行团


任继愈18岁时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师从汤用彤、熊十力、贺麟、钱穆诸教授。“七七事变”爆发,任继愈还是北京大学哲学系三年级的学生。北大、清华、南开三所大学南迁长沙,组成“临时大学”,后又迁往昆明。“万里长征,辞却了五史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别离。”正如西南联大校歌所唱,任继愈和北大师生经历了南渡与西迁。
从长沙到昆明,闻一多先生与李继侗、袁复礼等几位教授和240多名师生选择了徒步前往,称为“湘黔滇旅行团”,任继愈也身在其中。这次“旅行”行程1300多公里,历时68天。“湘黔滇旅行团”师生进行的艰苦卓绝的“长征”,创造了中国教育史的奇迹,当时任驻美国大使的胡适,将照片在美国展出,在国际上引起反响。

正是国难当头的这次旅行,任继愈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社会最底层的普通民众,“这次旅行,使我有机会看到中国农村的贫困和败落。”任继愈后来写道。正如哲学起源于惊讶一样,这一次的文化苦旅,使得任继愈深深地思虑并叹服于这个伟大而苦难的民族所具有的韧性。他认为,不了解中国的农民,不懂得他们的思想感情,就不能理解中国的社会;不懂得中国的农民、中国的农村,就不可能懂得中国的历史。任继愈加入“湘黔滇旅行团”,用脚步丈量中国西南的国情,沿途所见所闻,所感所思,使他思想上发生变化,这也是他治学的出发点。他在《我的追求》一文中,他回忆道,“我深信探究高深的学问,不能离开哺育我的这块灾难深重的中国土地。从此,我带着一种沉重的心情来探究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哲学。”


任继愈是汤用彤的得意弟子
记录下西南联大的生活点滴

1939年,北大文科研究所在昆明恢复招生,由傅斯年主持。当时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导师有陈寅恪、向达、姚从吾、郑天挺(字毅生)、罗常培(字莘田)、罗庸、杨振声、汤用彤、贺麟、傅斯年等。这个阵容十分强大,几乎每一位教授都是大师级的。第一届研究生有任继愈、汪笺、王永兴、王玉哲、阴法鲁、阎文儒等十人。

师生们共租了一幢三层楼的宿舍,在昆明靛花巷3号。后来由于昆明市区连遭日机轰炸,北大文科研究所迁往昆明北郊龙泉镇(俗称龙头村)外宝台山响应寺,距城二十余里,是个宁静优美的僻乡。每位研究生每月可以拿到50元的补助费,而一位中学教师的月薪就是100元。据任继愈的文章记录,师生们同灶吃饭,分在两个餐厅,因为房间小,一间屋摆不开两张饭桌。师生天天见面,朝夕相处。郑天挺担任文科研究所副所长(正所长是傅斯年先生,后来兼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常驻重庆)。罗莘田先生戏称大家过着古代书院生活,郑先生是书院的“山长”。任继愈的同学刘念和根据北大文科研究所正副所长的名字,灵机一动,编写了一个奇妙的对联:

 傅所长是正所长,郑所长是副所长,正副所长;
 贾宝玉乃真宝玉,甄宝玉乃假宝玉,真假宝玉。

学生开先生的玩笑,由此可见西南联大自由的学风,师生间无比融洽。根任继愈的同学周法高回忆,任继愈是汤用彤先生的得意弟子,“人非常聪明,身体并不强壮,可是乒乓球打得很好,可能是反应较快的缘故吧。他的硕士论文是关于宋代理学所受禅宗的影响。”

1940年,西南联大历史系毕业生李埏考取了北大文科研究所研究生,导师是唐兰。1945年,李埏和赵毓兰女士结婚,婚礼设在金碧路冠生园。唐兰为新人亲书《李埏婚礼嘉宾题名》横幅。参加婚礼并在嘉宾题名上签名的有汤用彤、唐兰、闻一多、吴晗、郑天挺、罗庸、姚从吾、雷海宗、任继愈、石峻等30多人。

直到晚年,任继愈经常回忆起在西南联大的那段时光。当时学校条件虽差,但很温馨,师生共处一栋三层楼的宿舍,天天见面,朝夕相处。西南联大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一批名校组成,位于大后方,聚集了中国一批知识精英,学术气氛浓厚。联大教授鼓励学生独立思考,学生的观点不一定和教授保持一致。

任继愈写道:“我记得一位同学也就是现在中山大学现代文学研究专家,曾为西南联大中文系助教的吴宏聪,一次他的导师杨振声给他出了一篇《论曹禺》的题目,但因为自己的观点与老师不一样,他整整一周不敢见老师。老师得知后说,学生的观点不必要和教师一样,完全一样就不是做学问了,他这才放心地写出了自己的观点。”


任继愈听过多位名师的课
最爱听名家的学术讲座


任继愈在《抗战时期西南联大散记》中写道:陈寅恪讲“佛典翻译文学”,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的助教、讲师多来听课,本科生反倒不多。教授听教授的课程,这在联大的课堂,是常见的场景,可见教授之间互相取经的学风。沈有鼎为哲学系开《周易》课,听讲只有三五个学生,闻一多也杂坐在学生中听讲。郑昕开“康德哲学”课,数学系教授程毓准也来听课。

任继愈也听过经济学家陈岱孙先生的课。课堂上的陈岱孙总是衣冠整洁,谈吐高雅,既有中国学者风度又有英美绅士派头,这给分散在海内外的西南联大的同学留下深刻的印象。上课前一两分钟他已站在黑板前,难得的是他讲完最后一句话,合上书本,下课铃也同时响起,让同学们既惊叹又欣赏。他讲课言简意赅,条理分明,没有废言。他不念讲稿,但每次课后翻阅笔记,不许增减就是一篇完整的佳作。任继愈先生撰文说:“这种出口成章的才能,西南联大教授中只有两位,一位是陈先生,另一位是冯友兰先生。”西南联大还流传着陈岱孙先生的一段佳话。因为联大的校舍的屋顶是用白铁皮覆盖的,条件非常简陋。有一次,陈岱孙在上课,屋外瓢泼,头顶雨滴叮当,学生根本听不清他讲什么。无奈之下,他在黑板上写下:下课赏雨。

任继愈能够成为一代学术大师,即打下深厚的国学根基,也有渊博学术视野。他喜欢听联大的学术讲座。比如,二战的世界形势报告,冯友兰的“禅宗思想方法”、贺麟的“知行合一新论”与陈国符的“道藏源流考”等。

在任继愈的记忆中,向达先生的“唐代俗讲考”,介绍唐代的寺院培养一批能言善道的僧人,以讲故事的方式,向群众宣传佛教信仰,讲述因果报应。向达先生的演讲就像长篇故事有连续性,十天半月讲不完。从甲地换到乙地,接着讲,听讲者听得入迷,经常追随讲者也从甲地跟到乙地。任继愈听向达的演讲时,正在昆明读北大文科研究所的哲学专业研究生,而向达是北大文科研究所导师。

任继愈的文章中写到冯友兰先生演讲时的一件趣闻逸事,由此可见哲学家冯友兰精神风流。

冯友兰先生讲“禅宗思想方法”,说禅宗的认识论用的是“负的方法”,用否定的词句表达肯定的意义,以非语言的行为表达语言不能表达的意义,“说就是不说”。讲演散会时,天气转凉,冯先生带了一件马褂,穿在身上,冯自言自语地说,“我穿就是不穿”。

学者黎东方在重庆讲《三国》,比现在易中天在百家讲坛讲《三国》还要轰动。据任继愈的回忆文章,黎东方昆明讲“三国历史讲座”,租用省党部的礼堂,售票讲演,送给联大历史系教授们一些票。姚从吾、郑天挺等先生都去听过,任继愈也分得一张票。

为了适应广大听众的趣味,黎东方讲历史故事时,经常加进一些噱头。讲三国时期吕布与董卓的矛盾,把三国演义的一些情节加以演绎:“吕布充当董卓的贴身侍从武官,住进相府。吕布就在客厅支了一只行军床,这样与貂婵见面的机会多了,随便谈谈三花牌口红的优劣,谈得很投机……”由于黎东方善于随时加进一些“调料”,他的讲演上座率不错。任继愈只听过一次黎东方讲三国,在散会回来的路上,他与姚从吾先生随走随聊,认为用这种方式向一般市民普及历史有长处。但这只有黎东方教授特有的天才能办到,一般学者学不了。

1942年起,任继愈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开始了22年的教学生涯。后来,他“成为中国哲学史和佛教史的重镇,大有取代冯友兰、汤用彤的地位而代之的趋势”。绝非偶然,和他在西南联大兼收并蓄有很大关系。

任继愈在联大任教期间,经中文系罗常培教授介绍,结识了当时在中文系求学的冯钟芸。1946年回到北京,两人结婚成家。冯钟芸后来也成为北大中文系教授。冯钟芸的父亲冯景兰(著名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冯钟芸还是哲学家冯友兰先生的侄女。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前辈学者对任继愈的期许。

任继愈一生,专注于学术,任国家图书馆馆长17年,致力于整理古籍,不居功、不自傲,淡然中显出从容,这样的大家气象或许成为最后的绝响了。

 

注:此文史料多出自拙作《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qid=1247842061&ref=SR&sr=13-1&uid=475-3504962-2016751&prodid=zjbk901aoh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