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行迹之清华寻踪  

2010-11-29 22:17:00|  分类: 时间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行迹之清华寻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清华校友捐建的国立西南联大纪念碑。


北京行迹之清华寻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夜色中的清华园牌坊


北京行迹之清华寻踪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镶嵌在墙体上的清华大学的标志,下面的草坪上有白色的落花。

 

北京行迹之清华寻踪
  柳已青

  
  从清华西门进,门上清华大学四个字,是毛泽东题写。走进清华园,扑面而来一种博大深邃的气息,这万千气象,由园林内高大的树木所蕴育。清华园处处可见建校一百周年的宣传语,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清华学堂自从1911年诞生,一出生就打上了深深的美国印记,这所学堂是美国利用中国的庚子赔款所办,为中国培养留学美国的人才。最初的清华学堂,只是留美游学处。一百年过去了,园内的林木犹在,只是这些老树下庇护的一代代清华园的大师,已经化为文化和科技星空璀璨的星辰了。
  
  冬日的黄昏,暮色已经悄悄降临,天空湛蓝,树木静穆,而那些清华园中的老楼,在暮色中,渐渐亮起一盏盏带有黄晕的灯光。我的脚步从容,心情淡定,望着那些骑着自行车的年轻学子,满眼是盈盈的喜悦。清华园虽老,但学子永远年轻,那些乌黑的头发,亮丽的容颜,和他们的青春记忆,歌哭言笑,一并刻入清华园大树的年轮之中。
  
  我问了一位老者,工字厅怎么走,老者很耐心地为我指路。我往北一转,望着那些参天的大树,树枝上跳跃着喜鹊,拖着长长的尾巴,时而鸣叫,时而盘旋。树枝参差,遒劲似铁,伸向仍然蔚蓝的天空,明暗的光影,像一帧剪影。
  
  路边的一栋老建筑,似乎被改造成招待所,我前去观瞻。墙体上镶嵌着清华的校训和标志。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是清华的精魂。我出版的书中,曾收录一幅清华终身校长梅贻琦手写的清华校训,每年清华毕业生走向社会,梅校长总会以清华校训勉励之。门的另一侧的墙体上,镶嵌的是图案,主体是一口钟,铭刻篆体“清华”两字。
  
  看完这栋建筑,在转身告别之际,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座碑。我心头一阵惊喜,凭直觉,这是清华园内的西南联大纪念碑。疾趋向前,果然是。这大概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研究西南联大多年,虽然去过昆明,但没有去西南联大旧址拜访。这是我心中的一个遗憾,今日,在清华园内,看到这座碑石,这遗憾和稍稍缓解。我观瞻片刻,遇到一位前来散步的老者,我让老先生为我拍摄了一张照片。我对老先生道谢,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另一条小径。我暗自揣测,这位老先生或许是大学的退休教授,或许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只是我,不知情,我只是百年清华中的一个匆匆的游客,我这雪泥鸿爪的足迹,不会和清华园发生什么联系。但我关注曾在此生活的教授们,梅贻琦,陈寅恪,吴宓,赵元任,朱自清,闻一多,俞平伯,雷海宗,蒋廷黻,陈岱孙,张奚若,吴晗……,这一连串的名字,都曾被我写入自己的作品中。我是一位游客,但又不想做一名在清华园浮光掠影的游客。这次的参观,增添了我的直观印象,让我的脑海中多了清华园的气度。
  
  清华园的气度,百年过后,仍能感受到。清华园原本是清皇室的一座园林,院内有工字厅建筑。清华园的建筑既有中国古典建筑的端庄和古朴,又有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典雅和恢弘。在这些建筑中,工字厅成为清华的标志性建筑。我曾在吴宓的日记中多次见到“工字厅”三个字,我想象不出这座建筑的风貌。吴宓把工字厅称为“藤影荷声之馆”。想来,那时,工字厅作为建筑与植物、与园林,水乳交融。如今的工字厅,是历史派驻到现在的使节,讲述着清华的逝水年华,记忆着清华大师的历史浮沉,铭记着百年中国的风云变幻。
  
  工字厅位于清华园的中心区,上世纪二十年代清华国学院的四位导师,除梁启超住在城里外,王国维、赵元任、陈寅恪都曾居住过。一座大学,不仅仅要有大楼,更要有大师。可是,清华园在历史的剧烈变动中,它的健全的学科体系,曾被肢解。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调整,清华大学的文学院,被并入北京大学,成为一座纯理工科大学。而清华大学的教授治校,也成为历史的绝响。从此风流烟消云散,功利主义教育盛行。清华园的沧桑,成为一面镜子,映照出历史与现实的落差。
  
  刻有清华园三个字的白色的牌坊,在弥漫的夜色中,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有许多像我这样的游客,来此朝圣,拍摄一张照片,兴尽而去。而我,则沉浸在历史的思索之中。中国最早的大学,建校的历史也不过一百二十年,这些西方著名的高校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而清华大学却能在20世纪上半叶动荡与苦难交织的年代,脱颖而出,跨入世界著名大学的行列,并非偶然。大师云集的清华园,是风云际会的永恒的文化光辉。1949年之后的清华园,走出非常多的政治性人物,新旧之间,清华园的气质已经被偷换。
  
  在20世纪的中国风云之下,观照百年清华园。在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有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存在。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大学按照自身的规律运转,大学不是政治的玩偶,高等教育也不是意识形态占领的高地,大学独立,学术自由,这应该是中国一流大学的追求,舍此而外,别无他求。
  
  问过几个年轻的清华学子之后,我一路向南、向南走,清华之大,当然不是空间上。走过了灯火阑珊的校园,我发现走到了南门的出口。我汇入了成府路人潮汹涌的人流,我像一滴水,融进茫茫人海。我知道,我刚才走过的那一遭,就像一粒种子,扎根在我的内心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