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此书具有兴亡味,莫作寻常家庭看  

2010-06-23 17:16: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6月26日(周六)下午2点半,青岛新华书店书城约我为读者做一个小型的讲座,推荐欣赏《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青岛的朋友,若有闲暇并对陈寅恪感兴趣者,不妨去交流一下。


此书具有兴亡味,莫作寻常家庭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陈寅恪与王力,王力是陈寅恪清华国学研究院时期的弟子。

 

此书具有兴亡味,莫作寻常家庭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陈寅恪唐筼夫妇与三个女儿,从陈寅恪给女儿起的名字来看,他将国事与家事紧密相连。他曾有诗句云:“古今多少兴亡恨,都付扶余短梦中。”台湾是他与唐筼的情感联系纽带。台湾在甲午战争中被割让,也是一代知识分子心中的隐痛。

 


此书具有兴亡味,莫作寻常家庭看
柳已青

义宁陈氏家族,从陈宝箴至陈寅恪,见证了中国近代社会的艰难转型,是中国近代史上无法绕开的一笔。自蒋天枢的《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和陆键东的《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出版,陈寅恪热从未降温,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命题。获知中华书局要出版卞僧慧《陈寅恪先生年谱长编》后,又读到《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三位女儿写父亲母亲,比起其他版本的陈寅恪传,具有无法比拟的优势。这两本书的出版,是否会催生又一轮的陈寅恪热,亦未可知。

《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吸引读者之处有三。一是披露陈寅恪和唐筼家庭生活的众多细节,既有一饮一啄的饮食,也有琴瑟相合的唱和。二是描绘了与陈氏家族休戚相关的诸多社会名流的精神肖像,有晚清重臣陈宝箴、唐景崧、俞明震,也有民国要人俞大维、傅斯年,从亲眷的角度,展现俞大维的清廉、博学和风度,令人印象深刻。三是详细描绘陈寅恪和陈门弟子的交游往来。

 1944年,陈寅恪因眼疾住院,弟子刘适(石泉)等人轮班侍疾,陈寅恪赞叹燕京大学师道犹存。抗战胜利后,陈寅恪一家重返清华园,弟子汪笺和王永兴为陈寅恪的助教,汪笺住在陈寅恪家中,陪老师散步,探讨业务,汪笺深夜读书,次日起床很晚,显然这种作息得到陈寅恪的认可,汪笺具有数学头脑,也深得陈寅恪赏识。此时师弟情深,可谓“风义平生师友间”。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恪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陈寅恪,不认可汪笺的“俗谛”,将之逐出师门;想起汪笺和陈寅恪的生命之舟先后倾覆在“文革”中,令人唏嘘感叹。陈门恩怨,在历史的狂飙中曲终人散。

在历史突飞猛进的转折点上,常常会转倒一批人,像陈寅恪这样“不自由,毋宁死”的学者,旷百世而难一遇。从一家人经历的中国往事中,可以感受到百年中国的风云和沧桑。陈寅恪的家事,和国事紧密相连。

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不久,日寇攻陷北平,此时卧病的三立老人绝食而死。陈寅恪一家南渡西迁,颠沛流离,流亡万里的经历,从此书附录的唐筼的《避寇拾零》中,可以感受到,那一代学人的心灵史和离乱曲。

自抗日战争起,一直到陈寅恪在“文革”的暴风骤雨中病逝,他屡屡以古体诗表现家庭的聚散、个人的遭际,同时也折射出国家的兴亡、时代的变迁。称陈寅恪的古体诗为20世纪的诗史,大抵不差。陈寅恪的古体诗在战争年代有沉郁之风,像安史之乱中流离迁徙的杜甫,一字一句,浸透家仇国难;在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年代,有隐晦的心曲,有难言的悲痛,有对文化沉沦的忧思,每一首诗包含民族的沧桑和苦难,并将个人的思想和情感,融汇其中。任何一本陈寅恪的传记,都不能忽视陈寅恪古体诗中隐含的历史密码。即使《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陳寅恪母亲唐筼》也不例外,作为女儿,频频征引父母的诗作,在写作书稿时,不难体察到三位女儿笔下的涌动的情感,隐忍,节制,又痛彻心腑,难以忘记诗中描绘的历史场景和个人沉浮。

 1938年,陈寅恪自香港到蒙自西南联大文法学院任教,所带未竟书稿以及批注的珍贵书籍两大箱,被调包。二十年来辛勤耕耘的成果丢失,陈寅恪身心受到打击,刚到蒙自就染上疟疾。在这年的七夕节写道:“人间从古伤别离,真信人间不自由。”唐筼和曰:“ 秋星若解兴亡意,应解人间不自由。”

 1945年除夕陈寅恪身卧病床,目疾加剧,感怀伤时:“四海兵戈迷病眼,九年忧患蚀精魂。扶床稚女闻欢笑,依约承平旧梦痕。”抗战胜利,赋诗抒发8年的无限感慨:“国仇已雪南迁耻,家祭难忘北定时。念往忧来无限感,喜心题句又成悲。”一家人的悲喜生动表情,镶嵌在历史大事件之中。

 1948年12月,陈寅恪在南苑机场永别故都,以诗记下这次变故:“临老三回值乱离,蔡威泪尽血犹垂……北归一梦原知短,如此匆匆更可悲。”离乱,悲愁,是陈诗中常用的关键词,似乎预示着他的历史宿命。

迁居岭南之后多年,晚年陈寅恪眼盲膑足,著书唯剩颂红妆,“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那种四顾苍茫的孤愤,欲说还休的隐衷,还是传递了出来:“齐州祸乱何时歇,今日吾侪皆苟活。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

陈寅恪在1963年中秋这日所作的叙愁诗其中前四句云:“非生非死又一秋,不夷不惠更堪羞。宋家玉斧诚难问,梁室金瓯忽惹愁。”字字似有血泪,句句发自肺腑,沉痛极了。

和父亲母亲相比,陈氏三姐妹度过劫波,看到了历史阴霾消散之后的阳光。在写这本书时,家事国事写到伤心处,哀而不怨。一个不能温柔透视历史、与历史达成和解的人,不可能蘸着泪水和思念写作这本书。

此书具有兴亡味,莫作寻常家庭看。在历史的惊涛骇浪中,像陈寅恪这样的中流砥柱,坚守气节,捍卫尊严,不为时事和流风所移易,遗世而独立的陈寅恪,令后人肃然起敬。

《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 陈流求 陈小彭 陈美延 著 三联书店2010年4月第1版 32元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