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萨特弟子的生死绝恋  

2010-08-24 19:30: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特弟子的生死绝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萨特弟子的生死绝恋
  柳已青
  
   他们的爱情有一个浪漫美妙的开始,有一个惊世骇俗的归宿。
  
   1947年9月的一天,巴黎。安德烈·高兹,一个从奥地利来的犹太小伙子,偶然遇到多莉娜,一位有着珍珠色肌肤的英国姑娘。在安德烈·高兹眼中,多莉娜,高贵,俏皮,美得如同一个梦,自己不会有机会的。一个月后,安德烈·高兹在巴黎街头遇见了多莉娜。多莉娜舞蹈般的步态,毛毛雨令她的头发显得卷曲,这让安德烈·高兹感到着迷。
  
   几次约会之后,一见钟情的恋人,有了灵与肉的结合:“和你在一起我才明白,欢愉不是得到或者给予。只有在相互给予,并且能够唤起另一方赠予的愿望时,欢愉才能存在。”
  
   这一对恋人,有短暂的分离,有对婚姻的犹豫。分离之后的重逢,消弭了对婚姻的误解。“爱情就是与另一个人发生共鸣,身体与灵魂的共鸣,而且只能与他或者她发生的共鸣。”1949年的秋天,他们结婚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风雨沧桑六十年,他们彼此忠诚、付出,彼此柔情相待,忠实于婚姻契约。2007年,安德烈·高兹八十四岁,白发苍苍的他为身患绝症、不久于人世的妻子多莉娜写下一封情书,信中有这样一句:“我专注于你的存在,就像专注于我们的开始。”情书记述了两人长达六十年的情感历程,从开始到即将结束。安德烈·高兹拒绝了这样的结局:“在空旷的道路和沙漠中,他走在一辆灵车的后面。我就是这个男人。灵车里装的是你。我不要参加你的火化葬礼,我不要收到装有你骨灰的大口瓶。”在理性、深情的回忆中,二人平静地打开煤气,双双自杀,共赴黄泉。
  
   安德烈·高兹是哲学家萨特的弟子,他本人也是一位哲学家,被称为法国五月风暴的先驱。他的《致D——情史》,写的是夫妻两人对世界的遗言。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有着法国文学的元素。可以想象,高兹在隐居乡下的房子里,在他亲手种下的两百棵树荫蔽的房子里,面对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深情地写下这样滚烫的句子:“你很快就八十二岁了,身高缩短了六厘米,体重只有四十五赶紧。但是你一如既往的美丽、幽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五十八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愈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茫,只有你灼热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时,它才能被填满。”
  
   在他们开始的地方,是他们的结束。《致D——情史》的开头这样写,结尾又这样写。让人想起杜拉斯的《情人》中经典的开篇:“……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与《情人》的开篇相比,《致D——情史》更动人心魂。缓慢的回忆,爱情的欢愉,生之欣悦,死之从容,纵使铁石心肠,也会为之动容。
  
   作为哲学家,高兹在《致D——情史》中渗透了对两性、对爱情、对婚姻、对疾病、对生死的洞察和思索。在探讨两人爱情的基石究竟是什么时,他提到梅洛·庞蒂所说的“灵魂即身体”;多莉娜在回答安德烈·高兹结婚的疑惑时说:“如果你和一个人结合在一起,打算过一生,你们就将两个人的生命放在一起,不要做有损你们结合的事情……你们怎么做,就会成为怎样的人。”——这几乎是萨特的哲学。多莉娜因患腰椎间盘突出,被医生注射了一种物质,这种可怕的物质,压迫她的大脑。面对生活这样严峻的变故,高兹思索:“医药技术是福柯日后称之为‘生物权力’的一种特殊形式,在这种权力中,技术控制已经直接影响到最为私密的、人和自身的关系。”在我看来,《致D——情史》是另一个版本的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
  
   爱情在这荒诞的世界上究竟有什么意义?如果说萨特和波伏娃的爱情是一种经典,而安德烈·高兹与多莉娜的生死之恋,则是一种更为奇崛的经典。“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安德烈·高兹与多莉娜开始的时候是平淡,两人的婚姻生活,相濡以沫,多莉娜患病改变了两个人的生活。多莉娜一度逃离死神,“生命有新的意义和新的价值”。而安德烈·高兹则思索:“什么是我应该放弃的次要的东西”。安德烈·高兹自由选择、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不再“推迟存在”。显然,他已经明了生死的奥秘以及生命的意义,透过和对方的关系理解生命的本质,“经彼此而生,为彼此而生”。
  
   多莉娜成就了安德烈·高兹成就了的写作和哲学,让他占据了“世界的一席之地”;而安德烈·高兹成就了多莉娜对爱情和婚姻的完美想象,并发挥到极致。“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安德烈·高兹与多莉娜的弥留之际,他们不应有恨,他们为这个不完美的世界,留下一曲完美的爱情绝唱!
  
  《致D——情史》 【法】安德烈·高兹 著 袁筱一 译 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4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