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追寻近代文化传统的缔造者  

2010-08-06 19:52: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寻近代文化传统的缔造者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追寻近代文化传统的缔造者
  柳已青
  
   1919年3月23日,五四运动的前夜。杭州西湖,一个瘦弱的身影走过苏堤,感叹“桃花艳湿,新柳如滴,风景不可遇”。这个飘忽的身影就是力倡“人格教育”(养成人格健全的公民)的经亨颐,他在浙江一师致力于革新教育,此刻,面临守旧势力的逼迫,即将离开杭州。
  
  从生于“衰世”先知先觉的龚自珍,到“别了,司徒雷登”黯然告别的身影,旧与新之间,西湖之畔的身影浓缩了一部激荡的百年风云。这部西湖版的中国近代史,聚焦那些怀抱科学救国、实业救国、新闻救国、思想文艺救国等梦想的风流人物,从陈三立到徐志摩,从经亨颐到竺可桢,他们的足迹留在西子湖畔。火一样燃尽自己的师复,“应笑书生不自量”的张东荪,“昌明教育平生愿”的张元济,棉纱大王穆藕初,这些杭州的过客,带出一段风雨沧桑的历史。傅国涌先生认为:“他们把一个老大民族带入了近代文明社会。他们才是真正推动历史的人。一部通向希望之门的中国近代史,实际上是他们书写的。”
  
  傅国涌先生的近代史人物研究,打破了主流历史叙事的教条。他观察近代中国的社会变迁,作出这样的判断:“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有了相当独立的社会空间,不再是一切都笼罩在绝对的王权之下。”报馆、书局、银行、大学、新式工厂都是舶来品,这是新型知识分子生长的土壤,不同于以往的士大夫。新型知识分子何以影响近代社会?“前提首先就是把自己铸造成器,那就是先要成为一个人格独立的人,一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才有可能扮演合格的社会角色,成为自己期待的那个角色,做一块文明的基石。”
  
  师复出版《晦鸣录》,倡导无政府主义,反抗袁氏当国的专权,遭到通缉,移家澳门,他在勉励同志的文中说:“杀戮囚辱,固无政府主义党之乐乡。”史量才不畏强权,以百万读者抗衡百万兵,为守护“报格”而死。显然,这两位以新闻报国者先成为了人格独立的人,自己铸造成器,然后,捍卫言论自由之“道”。而陈布雷为何“悔之晚矣”,是因为入仕,一如宦海不自由,失去了人格独立和独立思考,成为国民党政治腐败的牺牲品。
  
  竺可桢接任浙江大学校长时,提出三个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用人校长全权,不受政党之干涉”。竺可桢主张通才教育、学校自治,公开提出,“大学是超政治的,三青团不应进入大学”;“学生对于政党信仰完全自由,但不应作政治活动”。竺可桢与梅贻琦的教育观点和治校理念不谋而合,可以说,这一些主张和实践打下民国大学教育的基石。
  
  晚清民国是动荡不安的乱世,却是王纲解钮、思想开放的半个世纪,在摇摇欲坠的晚清朝廷和民初军阀的刺刀,乃至蒋介石的一党制下,文化思想的多元化进程从来没有停止,虽然其中也伴随着杀戮和流血。宋教仁、邵飘萍、史量才等人的血没有白流。他们是反对专制争取自由的先驱,是风雨如晦神州的不灭薪火,文明迸发出来的光辉灿烂,让动荡不安的历史背景略显黯淡。沉重的肉身可以消失,可以腐烂,精神的种子,也可能遭到禁锢、封锁,但社会风气、历史环境稍有回暖,文明的种子就可以发芽。傅国涌先生在书中一再强调,文明社会,“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胡适语)。
  
  书中集中呈现的各个领域中的报国者,他们开创了文明社会的传统:“传统总是从一个人、一些人、从某个时间开始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张元济、陆费逵、王云五这些人出现了,我们的出版业就有了传统;蔡元培、张伯苓、竺可桢、梅贻琦出现了,我们的大学就有了传统;黄远生、邵飘萍、张季鸾出现了,报业就有了传统;蒋抑卮、陈光甫出现了,金融业就有了传统。”这种基于史实生发的史识,很有洞察力和穿透力,可谓黄铜大吕,振聋发聩,又如金玉良言,掷地有声:“我们应该尊敬的是凭真理的力量统治人心的人,而不是依靠暴力来奴役人的人。”
  
  在现代文明的天秤上,中国近代转型中的救国者——推动文明进步和社会转型的开创性人物,其份量要大于军阀和独裁者,晚清民初的政治斗争,和以前的改朝换代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历史要等到开创性人物的出现,才有了新气象。对开创性人物以及他们缔造的“传统”,书中描述“传统”的生成和人物的历史命运。1949年之后,“传统”是在怎样的历史境遇下断裂和消失的?缔造“传统”者何以成为“传奇”?风流如何被雨打风吹去?尽管书中没有直接展现,但贯穿着傅国涌先生的历史反思。
  
  读过此书过后,再来西湖漫步,应有“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感觉。依然是山外青山楼外楼,依然是山色空蒙雨亦奇,但青山之下、西湖烟霞洞附近有孤寂的师复墓,百年前的西湖水涌动着“浙江潮”。百年寻梦,追寻传统,
  
   《从龚自珍到司徒雷登》书中的笔底波澜,让我们凭吊开创现代文明传统的人物。历史不是成者王侯败者寇的游戏,也不是推倒文化传统的强制拆迁。一部跌宕起伏的中国近代史,不仅仅是权力的争斗和朝代的更迭,推动社会进步的人,足迹留下来,是我们回望历史,反思历史的参照。
  
  《从龚自珍到司徒雷登》 傅国涌  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