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胡兰成为何沦为可耻的文化汉奸?  

2010-09-13 20:32: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兰成为何沦为可耻的文化汉奸?
  柳已青
  
   胡兰成是有才气的,也是自负的,他的回忆录《今生今世》,抛弃云山雾罩的谎言,文字端的是漂亮的,文笔有一点知堂的笔墨意趣,当然,两人的身份也极其相似,都是落水拂逆的文化汉奸。周作人对落水拂逆,是不怎么辩解的(法庭审判除外),而胡兰成则是动辄为自己开脱,不管辩解与否,都是不折不扣的,汉奸!其实,两人也是心知肚明的,传统文化分外重视民族气节,他们生前与身后,都被钉到耻辱的十字架上了。他们都不曾忏悔,对于周作人来说,是流氓鬼在作祟,所以周作人是流氓鬼和绅士鬼的结合;对于胡兰成来说,是荡子本色在作怪,所以胡兰成是好色荡子和自负文人的结合。周作人和胡兰成这样的人,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并不罕见,文化汉奸也不是无端诞生的,文化里有阴暗的基因,对他们的批判,就是对传统文化的省察。
  
   任何人为文化汉奸作传,都要定好调子,否则,书即使能出版,也会成为千夫所指的。张桂华撰写的《胡兰成传》在前言中,对胡兰成有客观公允的评价,书中对胡兰成的心理动机分析颇为到位,不动声色之中,对其冷嘲热讽,不是一味地“同情之理解”,而是审视地加以批判。在撰写中,作者追求“一副适合于人物时代气氛的笔墨和文体”。
  
   胡兰成作为文化汉奸有多么无耻,张桂华特意从他的《今生今世》中拎出来示众:“在汪伪政府宦场失意后,他直接投向日本人,为日本兵作战场报告,与日本大将促膝谈心,最为丧心病狂的是,在日皇宣布投降后,他居然劝阻日军投降,并妄想拥兵割据另开新局。”许多“张迷”对胡兰成非常鄙薄,只是因为胡兰成伤害了张爱玲。仅此就瞧不起他,显然是避重就轻了。
  
   张桂华也并不因为胡兰成是汉奸,就因人废言,这样评价胡兰成的文章:“空天阔地,挥洒自如,典故佳话,随处点化,戏曲俚词,佛经禅理融会贯通于一炉,民国以来的文人,还没有见过如此写法的,仅凭这一点,也应在文坛占有一合适地位。”说来也怪,民国的文化汉奸,包括黄秋岳,虽然于1937年因出卖给日军重大军事情报被处决,但留下一部《花随人圣庵摭忆》,是了解清末民初的掌故笔记。1947年,陈寅恪读《花随人圣庵摭忆》,曾作一首七律,“世乱佳人还作贼,劫终残帙幸余灰”之句,有一丝同情黄秋岳的意味。陈寅恪也不因人废言,“近来谈清代掌故诸著作中”,《花随人圣庵摭忆》“实称上品”。
  
   胡兰成著《今生今世》,以及《禅是一枝花》,也有黄秋岳“繁枝留待后来人”之意,胡兰成在给唐君毅的信中称《今生今世》“终当不朽”,狂傲,自负,可见一斑。民国是个乱世,对文人来说,是个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周作人、胡兰成、黄秋岳,纷纷落水,不是因为风高浪大,而是自负水性好,再加上有奶便是娘的心理,只管眼前,哪计身后?
  
   抗战胜利后的胡兰成,居然靠东躲西藏,逃过了审判,后亡命日本,晚年也曾在台湾短暂讲学。从结发妻子玉凤,到在日本稍微安定之后,胡兰成一直是追逐女色,不论什么境遇,猎色不止。年青时在杭州斯家当食客,想勾引人家小姐;头白了在日本租房,成功勾引房东主妇。即使写回忆录,胡兰成都丝毫不避讳写自己先后苟合的多位女子。一位对女性不负责任的浪子,心中哪里有爱情的位置,有的只是肉体的欲望。一个对家国不负任何责任的汉奸,除了将传统文人的陋习发挥到极致,他怎么可能有民族气节和文人风骨呢?
  
   胡兰成与张爱玲的一纸婚书上写着:“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签订终身,结为夫妇,这只是张爱玲的一厢情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也是胡兰成的一厢情愿,他不知道风高浪急吗?他不知道他乘的是一艘随时都可以覆灭的船吗?晚年胡兰成忆及他和张爱玲的事实婚姻,说的更加可笑:“我们虽然结了婚,亦仍像是没有结过婚。我不肯使她的生活有一点因我之故而改变。两人怎样亦做不像夫妻的样子,却依然一个是金童,一个是玉女。”金童玉女?很无耻,其实,胡兰成根本没有把张爱玲当作爱人,也不会为她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张不过是他风浪中的一丝温暖,张在他心目中,和武汉的小周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胡兰成之所以能进入人们的视野,和奇异的张爱玲热有关。自负的胡兰成,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依附于两个女人,一个是被他抛弃的张爱玲,一个是他在台湾的女弟子朱天心,才被议论。毛尖的一篇文章写到:“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朱天文,她说到胡兰成,眼泪流下来,当时觉得她实在是美,声音手势都动人。”
  
   没有任何羞耻心的胡兰成,如果地下得知此种情形,应该感到羞愧吧。
  
  《胡兰成传》 张桂华 著 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2010年8月版 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