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出入风波里——史学家赵俪生的风骨  

2010-10-23 19:31: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入风波里——史学家赵俪生的风骨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出入风波里——史学家赵俪生的风骨
  柳已青
  
   史学家写的回忆录,除了呈现历史的真相之外,还别有一番韵味。比如钱穆的《师友杂忆》含蓄,何炳棣的《读史阅世六十年》严谨,何兆武的《上学记》自由,赵俪生的《篱槿堂自叙》孤傲。我想,书如其人,回忆录的韵味和史学家不同的个性有关。
  
   我多次阅读《篱槿堂自叙》,被赵俪生的学识、风骨和孤傲深深吸引。但有一个疑问,赵俪生当年已经由时在青岛的山东大学转到兰州大学,是怎样被打成“极右分子”?《篱槿堂自叙》中没有写。如今读《赵俪生高昭一夫妇回忆录》 ,解开了心中的疑问。这本《赵俪生高昭一夫妇回忆录》,是一对出入风波里的学者夫妇的合璧之作——完整版本的《篱槿堂自叙》与首次公之于众的《回首忆当年》的结合。赵俪生一生命运多舛,但不失学者和硬汉本色,这和他耿直孤傲的个性有关。
  
   赵俪生的性格是典型的山东人的特点,耿介坦率,直来直去,说话特“冲”。这使得他在1949年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难以脱身。赵俪生的性格特点,反映在《篱槿堂自叙》上,让人感觉这位学者个性崚嶒,有一种“宁折不弯”的孤傲之气。有人这样评价《篱槿堂自叙》:“涉笔写到许多名人的逸闻趣事,有张申府、俞平伯、朱自清、闻一多、王瑶、荣高棠、蒋南翔、稽文甫等等,一大批曾经风云一时的政界学界文化界的人物,且作者文笔耿直,不因私交而美其美,恶其恶,不扬恶、不溢美,忠实地记录下个人的眼光与看法。”
  
   我们不妨透过赵俪生的目光去看20世纪30年代的清华学者:“俞平伯很出名,报刊上很捧他,也许因为在《红楼梦》上蒙过冤屈,替他平反。但当时我对这位老师却尊重不起来。……初开学的晚会上,他献演《活捉》,他演张三郎,夫人演阎婆惜,夫妻二人的昆剧修养是够好的,但看后心里总不是味。去听课,繁征博引,甚至引到“先曾祖曲园先生曰”,做学问就做学问吧,引先曾列祖有什么必要?!”
  
   这一段话令人惊讶,这不是说赵俪生的阅人眼光独特,而是他的勇气和坦率。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最重要的是史家的风骨。有一段关于赵俪生的佳话,可见其精神。
  
   1948年底,北平即将解放。在正定的华北大学讨论到进北平接管大专院校和文化部门时,让教师都要到文管会报到,有人提议像陈寅恪,眼睛看不清楚了,身体也很衰弱,由家属或朋友代替报道就行了。成仿吾副校长用宏亮的湖南话发话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到无产阶级领导的革命机关来报到,来办理登记,一定要亲自来,本人来,不得有别人代替,因为……”他特别提高了声音说“这是个态度问题!”
  
   偏偏此时,赵俪生跳了出来,在一阵鸦雀无声中开口说:“十月革命后,俄国知识分子可比中国知识分子凶得多,嚣张得多,像巴甫洛夫,开口闭口骂布尔什维克是‘匪帮’,可列宁怎么样呢?他隔几天就拿着黑面包和黑鱼子酱来看望巴甫洛夫。他骂,列宁并不把他抓起来,也不同他吵,而是耐心的等他回心转意,替苏维埃共和国工作。”
  
   “这一切,值得我们大家学习。”如果赵俪生仅此一句,既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也顾及了成仿吾副校长的颜面,多好。可是,赵俪生话锋一转,接着又提高嗓音说“特别是值得成校长学习!”三天后,赵俪生接到了调离华北大学的通知。
  
   赵俪生与郭沫若的冲突也和这段佳话相似。赵俪生参加了抗日战争,经过了革命的洗礼,但保持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赵俪生属于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清华学人,他的人生履历和精神气质,让他有点“另类”:不同于后来到延安的姚依林、蒋南翔、杨述、韦君宜,也不同于后来到西南联大求学的徐高阮、王永兴、王瑶。赵俪生的行迹接近延安,却无延安知识分子的精神内核,倒是接近西南联大的精神气象。
  
   在政治与学术之间,赵俪生一生经历坎坷,可用虽九死其犹未悔来形容。但在经历了太多的云谲波诡之后,“一人如卷入党派倾轧与斗争漩涡中,有如小舟进入滚滚激流,实难维持既定方针和贯彻崇高的理想。” 赵俪生那一代学人的历史命运,与杨联陞、何炳棣形成鲜明的对照。可以这么说,人在漩涡中,历史的风浪反而激起了史家的风骨。
  
   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后的风风雨雨,一个世纪的风云激荡,以匡正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从政者,多被政治磨去了棱角,或者被政治运动的激流带走了。而赵俪生像他清华园中的老师张申府一样,仍保持着自己的个性。像赵俪生这样的史学家,风骨犹存,良知仍在,只是凤毛麟角的硕果仅存者。知识分子群体多数成了权杖下的奴仆,或者权力斗争的牺牲品,这才是令人悲哀的地方。

 

《赵俪生高昭一夫妇回忆录》 赵俪生 高昭一 著 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9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