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史景迁版“康熙自传”:历史与虚构的边界在哪里?  

2011-02-15 19:59: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景迁版“康熙自传”:历史与虚构的边界在哪里?
  柳已青
  
   普鲁斯特在《追忆逝水年华》一书的结尾处写道:“一小时不但只是一小时,它是满载芬芳、声律、计划和心境的花瓶。”如何穿越时空追寻历史的真实,如何重返康熙的时间,过往云烟徒令历史学家黯然神伤,这是所有史学家面临的难题。
  
   《康熙:重构一位中国皇帝的内心世界》是美国汉学家史景迁的第三部史学著作,一部史景迁版的“康熙自传”。在这本书,史景迁将他所收集到的史料,填入康熙的“花瓶”,甚至潜入康熙的梦境,抵达他的内心,将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所思所想,以他自述的口吻,书写历史。这是一种完全迥异于传统的史学著作的尝试,“康熙三十三年,朕警觉科举之法不当,致令人才遗漏”,这样的语境,有两种时间观念交融,消弭了历史与虚构的边界。史景迁在其第四部作品《王氏之死》中,剪裁蒲松龄如梦如幻的优美文字,用以虚构王氏临死之前的梦境。
  
   郑培凯、鄢秀所写的史景迁作品的总序《妙笔生花史景迁》中说:“书写历史,最重要的是要依靠文献证据,假若文献未曾明确提供材料,可不可以运用书写想象去重新构筑历史场景?这就是现代历史书写最蹊跷暧昧的领域,也是后现代史学不断质疑与解构的关键。”尽管史景迁的作品被传统的史学家讥讽为“讲故事”,但他的写作完全按照史学的路径,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材料,从中国史书方志到西方史志档案,每一笔都有出处。史景迁的作品雅俗共赏,兼顾学术研究与通俗阅读,得益于他的文笔。史料的空白处,文学的想象与表达,让他的作品风靡美国,成为了解中国近代史的读本。
  
   康熙是公元1661年至1722年在位的中国皇帝。他凭恃着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来治理中国?他自周遭的世界学到什么教训?他如何看待治下的子民?什么事情能令他龙心嘉悦,又是什么事情惹得他龙颜勃怒?身为满族征服者的苗裔,他如何适应于汉人的知识和政治环境,又是如何受到来京西洋传教士所夹带之西方科学与宗教思想的洗礼?
  
   史景迁摆脱了时间的桎梏,语言的阻隔,潜伏到康熙时代,为他代言,从皇宫起居日常言行到开拓疆域的丰功伟业。为了复活康熙的书面和口头语言,史景迁在吃透史料的同时,悉心研究康熙三十六年出巡时,写给大总管的十七封书信,这些信中有大量的口头语:“黄河边上,朕乘小船打渔,河内全是石花鱼,气味鲜美,书不能尽。吃食皆有。”这次出巡,康熙去的是西北,在宁夏住了十九天,信中所写,地方风物、饮食,一并收录,类似文人游记。最有意思的是,康熙所得“土物”,“惟晒干甜瓜,其味甚美”,并将如何食用之法写入信中,“尔等传知妃们,物虽微而心实远也,不可为笑”。
  
   史景迁笔下的康熙,既有宏观历史的关照,也有生活细节的描写。康熙平定葛尔丹叛乱与射猎之趣交织在一起。康熙以法治、刑律统治庞大的帝国,但在处理具体案件时,并不掩饰自己的好恶、态度。康熙三十八年,发生三起杀妻案,其一为“保尔怒妻之骂其父母,杀之”,对类似的情形,康熙判定“可从轻量刑”。康熙一方面对朱三太子案中的政治犯残酷镇压杀戮,另一方面对67岁的死刑犯,“恤其年迈,缓其死刑”。
  
   在“思”这一章,康熙告诉读者他探索世界以及他旺盛的求知欲。康熙始终浸淫于探索万物生成与变化之道。“终其一生,他在不同的阶段对几何学、机械学、天文学、绘图学、光学、医学、音律、代数都表示过兴趣;在这些和其他学术领域,推动工程浩瀚的学术和百科全书计划。”康熙对修明史非常支持,并详细阅读发表对明代帝王的评价:“不应将崇祯与‘亡国之君’同论,其未曾不求励精图治,然国之颓势难挽”。康熙认为,明之天下毁堕于万历、泰昌、天启三朝。值得一提的是,康熙向传教士学会了制作钟表和机械,但他却视为“奇技淫巧”,康乾盛世,疆域盛极一时,却关闭了与外界的联系。及至光绪被囚禁,靠钟表消遣时光,历史之前因后果,令人叹息。
  
   第四章“寿”关注康熙的生理和心理,力图刻画康熙是如何意识到肉体的孱弱,并将这样的体认转为对饮食、疾病、医学及记忆的癖好。康熙自幼父母双亡,非同寻常地公开流露对祖母和儿子的情感。康熙晚年将索额图投进死监,5年之后,索额图的6个儿子也被处死。晚年康熙既竭斯底里,又冷酷无情。“我们将超脱历史档案的记载,深入康熙绝望的内心。”
  
   史景迁笔下的康熙,有别二月河历史小说中的康熙。前者是史学家的分析与关照,有血有肉的康熙,猜疑懊恼的康熙,后者是小说家的想象与描摹,宫廷斗争的康熙,帝王荣耀的康熙。“史景迁笔下的康熙,究竟是中国历史上的那位伟大的帝王,抑或是历史学家操纵下的傀儡?”需要读者读后的明察与判断了。
  
  《康熙:重构一位中国皇帝的内心世界》 (美)史景迁 著 温洽溢 译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 30元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