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南渡:战时中国学术大师的精神谱系  

2011-03-21 23:38: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渡:战时中国学术大师的精神谱系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南渡:战时中国学术大师的精神谱系
刘宜庆

    《南渡北归:南渡》是一部全景展现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迁徙流离之书,我把这本书和《也同欢乐也同愁——忆父亲陈寅恪母亲唐筼》相提并论,都可以折射出20世纪的国家兴亡、时代变迁,都可视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离乱史,《南渡北归:南渡》是在抗日烽火的战争背景之下,波澜壮阔的史诗性呈现,展现了知识分子的群体雕像;后者是20世纪义宁陈氏的家族命运遭际,一个家庭的聚散,在大时代的沉浮。

    岳南多年来致力研究中央研究院知识分子群体,在这本书中,他将笔墨扩展到西南联大知识分子群体。1937年七七事变,平津沦陷,北大、清华、南开等大学南渡西迁,大批平津的教授经过千难万险抵达长沙,任教长沙临时大学。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遥遥长途,更长征,经峣嵲,最后流寓到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在抗战烽火中也经历艰难跋涉到达昆明。从1938年5月至1940年10月,西南联合大学与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云集在昆明,使得昆明成为战时中国教育、学术、文化中心。从1938年9月28日开始,昆明不断遭受日军的空袭,跑警报成为客居昆明知识分子的日常生活。1940年,随着战争局势的发展,越南被日军侵占,原来是大后方云南成为战争的前方,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在这种情况下,辗转迁移到重庆李庄。

    自1937年卢沟桥上的炮火开始,中国的知识阶层就投身抗日战争的洪流之中,开始了南渡之旅。何为南渡?“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中国历史悠久,往往呈现相似的一幕。但中国人民经过8年的浴血奋战,没有形成偏安的局面。冯友兰撰文的西南联大纪念碑文写道:“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吾人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于不十年间,收恢复之全功。庚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蓟北。此其可纪念者四也。”

    这一次中国知识分子大规模的南渡西迁,岳南以开阔的视野,富有感染力的笔墨,呈现抗日战争背景之下,种种被遮蔽的历史真相和细节。战时中国的教育和科研并未停歇,反而推向一种奇崛的高度,成为历史的标杆。这和当时国民政府的战略思想有关,在长沙成立临时大学时,胡适等人就主张,“战时教育须作平常看”,把发展学术、延续文化、推动科学研究,当作民族复兴、建国大业的宏伟蓝图。

    南渡西迁造就了中国知识分子雄浑博大的精神气象,学术救国,文化救国,成为知识阶层的共识。“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西南联大校歌词中,呈现的就是这种气度,在日寇的轰炸之下,他们心忧国难,将课堂搬到树林山沟,延续文化的薪火。“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他们就是抱定这种信念,将西南联大打造成令后人仰之弥高的高等教育奇迹,“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获民主堡垒之称号”。

    南渡成为了解战时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关键词,影响到一代学人的精神和心灵。冯友兰、陈寅恪、吴宓、朱自清、浦薛凤等人将南渡写入诗。如果我们把平津教授颠沛流离的路途上写的诗,按照时间的顺序排列,就会发现他们的心灵气象图,和战争的局势紧密相关。
 
   1937年底,北大、清华、南开三校组成的长沙临时大学开学。冯友兰和临大的学者游览衡山,拜谒南岳为纪念宋代张栻和朱熹聚会论学而立二贤祠。冯友兰游二贤祠,“怀时贤之高风,对当时之巨变,心中感发,不能自已”,于是吟诗:

    洛阳文物一尘灰,汴水繁华又草莱。
    非只怀公伤往迹,亲知南渡事堪哀。

    之所以说南渡事哀,是想起“永嘉之乱”晋人、“靖康之变”宋人南渡的往事,于是倍感“半壁江山太凄凉”。当时,日军步步紧逼,大片国土沦丧,政府、大学搬迁西南。此诗是冯友兰怀古伤今而作,道出了当时知识分子的沉痛心声。

    1938年2月17日至25日,临时大学迁往昆明,冯友兰、陈岱孙、朱自清等人途经桂林、柳州时,乘船游览了桂林山水。战争的阴影像噩梦一样压在心头,在此期间,朱自清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记录:“做一恶梦。在梦中我几乎死去。”2月25日,朱自清作《漓江绝句》:

    招携南渡乱烽催,碌碌湘衡小住才。
    谁分漓江清浅水,征人又照鬓丝来。

    查朱自清日记,朱自清还有律诗写漓江风景,有“上滩哀呼动山谷,不是猿声也断肠”之句,哀民生之艰,叹江山如画,也夹杂着大好河山被倭寇入侵的隐忧。

   1938年4月8日,陈寅恪终于抵达云南蒙自(时联大文法学院设在蒙自)。此时,陈寅恪远在西南边陲,家人皆在香港苦苦度日,骨肉分离,加之从前方传来的皆是不利的消息,悒郁中陈寅恪染病卧床曾作《残春》两首,其一云:“家亡国破此身留,客馆春寒却似秋。”陈寅恪的《蒙自南湖作》云:“南渡自应思往事,北归端恐待来生?”身世之感,离别之愁,国破之恨皆溢于言表。
在蒙自的一些联大学者,对战事感到悲观,故陈寅恪哀叹“北归端恐待来生”。陈寅恪的好友吴宓也持悲观态度,他的《大劫一首》诗云:“绮梦空时大劫临,西迁南渡共浮沉。”

    陈寅恪还有诗句:“南朝一段兴亡影,江汉流哀永不磨”(《七月七日蒙自作》)。转徙西南天地间的学者们,普遍对六朝史事、思想及文章感兴趣,恐怕主要不是因书籍流散或史料缺乏,而是别有幽怀。像陈寅恪那样早就专治此“不古不今之学”者,自然鉴古知今,生出无限感慨;至于受现实刺激而关注六朝者,也随时可能借六朝思想与人物,表达其对社会现实的关注。

   南渡影响了联大学人的治学路径和学术方向。汤用彤的藏书毁于长沙大火,直接导致转向魏晋玄学的研究。西南联大的研究生对魏晋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将历史与现实相互映照。据范宁回忆,西南联大研究生宿舍里, 同学们“聚在一起时大都谈论魏晋诗文和文人的生活”(《昭琛二三事》)。南渡的感时伤世、魏晋的流风余韵,加上嵇阮的魏晋风度,很容易使得感慨遥深的学子们选择“玄学与清谈”。联大学子有泡茶馆“清谈”的习惯,当国难当头,1944年毕业的联大男生,应征入伍,参加了中国远征军对缅印的作战,其中就有联大的著名诗人穆旦。《南渡北归:南渡》 这本书中,我注意到岳南引用了穆旦的诗《冥想》,青春与死亡,有联大学子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今人读之,隔着60多年的时光,百感交集。

    南渡对于那一代知识分子而言,是“国破山河在”的沉痛心声,是慷慨赴国难的视死如归,是茄吹弦诵的学术坚守,是归去来兮的文化考古。《南渡北归:南渡》从抗日战争的大处着眼,从生活细节入手,以丰赡的史料,为西南联大和中研院史语所的一群大师画像,构建出他们的精神谱系和履历。《南渡北归:南渡》穿插了一些学林掌故,将大师之间的恩怨渲染的很有意思,有了点江湖气息。这样一本书,提供的史料如杂花生树,总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有的我是第一次寓目,比如,梁思成梁思永兄弟在李庄重病,傅斯年通过上书的方式,从蒋介石那要讨得两万元治疗费(见《翁文灏日记》)。

    1937年、1938年,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路上。南渡,南渡,大师创造奇迹无数。中国的文化教育迎来一次极具活力的大爆发,而值得深思的是,薪火相传的接力棒在历史的剧烈变动之中,是否传递到我们手上?这只有到历史中寻找答案了。
   
《南渡北归:南渡》  岳南  著  湖南文艺出版2011年1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