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南京行迹(下)  

2011-04-26 00:02:00|  分类: 时间碎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行迹(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摄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原国民党党史馆)

南京行迹(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史语所门口留影。这是傅斯年的地盘。

 

南京行迹(下)
刘宜庆

17日下午五点,薛原兄和我约好了在新纪元大酒店碰头。我赶到时,他正在和张耀杰先生聊天,我见到张,感觉像网友见面。从网络上到了现实,因为在新浪微薄,我经常看他的发言。张耀杰先生最近研究宋教仁,在《温故》上读到他的文章。

 

过了一会,范泓先生到了,挎着一个很民俗意味的书包。见面和我说,和照片上一样。见面先赠书,范泓先生送我一本签名本《隔代的声音:历史劲流中的知识人》。范泓先生研究陶希圣高宗武等民国人物,曾出版雷震的传记。这《隔代的声音》一书中,开篇写高宗武的文章,深得我心。读之,获益匪浅。我问范泓老师,邵建老师的《瞧,这人——日记、书信、年谱中的胡适(1891-1927)》的下半部何时才能出版。范泓老师说,他的兴趣和方向转移了。

 

正在谈论着,邵建先生来了。范泓先生为我引见。大家聚在一起,聊的话题离不开书。蹭薛原兄的饭,蹭到了南京。在南京大学附近的一餐馆,讨论很热烈。话题都是围绕着书展开,个人购书藏书,出版社的经营和现状,书的未来,图书馆的藏书,等等。薛原兄风趣幽默,自我调侃,“编有病的书给有病的人的看”一语即出,博得大家的赞赏。

 

饭后,沿着长满大树的林荫道走。时令是春天深处,南京有了初夏的感觉,枝繁叶茂的树,在旖旎的灯光下,植物的气息隐隐浮动。小街上有大学生的身影,再就是我们,三三两两,影子忽长忽短,到了新纪元。在蔡登山先生的房间,见到了中国现代文学专家秦贤次先生。蔡登山先生身材颇高大,白衬衣黑西裤,戴眼镜,儒雅,随和。他在台湾出版了我两本小书——中文繁体版《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先生之风:西南联大教授群像》。今天始得见。蔡登山先生近年在大陆大作频出,而且为大陆的一些作家出版台湾中文繁体书,诚为一沟通两岸的学者、作家和出版家。我们在蔡登山先生的房间,聊胡蒋关系,罗家伦秘密情史,凌叔华的笔名等话题。

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告辞了。回到旅店,才感觉到嗓子又肿又疼,今天早晨出发时,就觉得不适,感冒了。连忙吃了两粒清开灵。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18日一早,赶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档案。中山东路有图书馆、博物馆等单位,很多是民国的建筑。此处的道路和建筑,仍能看到民国的风情和风貌。民国时期,南京的道路上植了2万多棵法国梧桐,现今只剩下三千多棵。中山东路上,法国梧桐的新叶已经有小手掌一般大小,高大的法国梧桐,枝桠相交,形成绿色的长廊。满眼新绿,令人心旷神怡。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其前生是民国的党史馆。1934年由我国建筑大师杨廷宝设计,采用中国传统形式,重檐歇山顶。陈列室共三层。有棱花门窗、天花藻井,门前设汉白玉栏杆、石阶,整座建筑沥粉彩画、富丽堂皇。中国的建筑,与园林花木搭配,营造出一种迷人的气息。

 

有一些想查的史料,没有对外公开,有一些因为技术的原因,看不到。不过,还是查到一些青岛的史料。上午翻阅中华民国历史图片集,厚厚的十大卷。打开书来,民国的万千气象,历史风云,俱收眼底。查档忙里偷闲得空,看建筑,院子里树木葱郁。宫殿式的古典建筑,在花木的衬托下,很有美感。这是现代建筑所不能给予的。院子里很幽静,花朵纷纷开且落,有的雪白,有的嫩黄,雪白的是树木,好似白流苏。嫩黄灌木状,叫不上名字。

 

在建筑的走廊里,感受光与影,花木与建筑,院落里有一种独特的气氛,让人走进历史,远离纷繁嘈杂的都市。在这里寻找民国历史的人物与踪迹,最相宜的。那些被珍藏的档案中,有一个过往时代的灵魂。需要今人重新认识与省察。

 

下午,查阅完档案后,去了中央研究院旧址寻访。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是学界大腕的群居之地。当年的中央研究院如今是江苏省科技厅,历史语言研究所是中科院的古代生物研究所。看到“中央研究院”的碑石,心情很激动,从大门向里看,院子内花木茂盛,那些从民国来的树木,见证了蔡元培等人的身影。

 

门口有门卫把守,我隐约可见主楼厅内的蔡元培塑像。和门卫说了几次,丝毫不给通融。看着下午5点的阳光照在院子的树木上,打在一株开着黄色密集小花(四季桂?),刚刚萌发新绿,与广玉兰树葱郁的墨绿,交织在一起,明暗光线的变化,此刻如此分明。这里有民国学者的灵魂,拍一张照,可否分享民国学者的荣光。

 

史语所门口有一盏灯,仿佛是一个隐喻,这文明之火,在风雨如晦的年代,是中国文化之所在,是中国学者的心血之所在。想象当年傅斯年、陈寅恪出入此楼,放慢脚步,别惊扰曾栖息在此处的伟大的灵魂。走进这扇门,就是一个文化的殿堂。不知在此处工作的研究古生物的研究员们,也是否像我这样,遥想当年?

 

史语所的后面有一座楼,是当年的图书馆。图书馆前大树参天,我看了看大树上的铭牌,枫杨,高大的树干,顶着浓密的绿荫。老楼仍在,根基犹在,只是换了人间。左手旁有一座楼,我沿着台阶上去,看了看,李四光的地质所旧址。

 

如今的史语所是中科院古代生物研究所。院子里除了民国时期的老楼,丰富的花木,还在道路两侧的草坪上,立着雕塑,展示珊瑚、化石等。下有科普说明。

 

在鸡鸣寺的牌坊前留了一张影,随后又到还都塔下留影。浮光掠影看了一番,即使没有时间欣赏南京的风景名胜,但也觉得不虚此行。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