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批判俞平伯运动中小人物的红尘悲歌  

2011-09-20 16:04:00|  分类: 书生意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判俞平伯运动中小人物的红尘悲歌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1954年,红学专家俞平伯因为《红楼梦》遭到批判,因此倦说红楼。在政治失意之时,他和夫人相濡以沫,读过了政治运动的惊涛骇浪。而他的助手,王佩璋,一位很有才情的女大学毕业生,却在政治运动的风暴下凋零。

批判俞平伯运动中小人物的红尘悲歌

刘宜庆

 

    在中国,没有一部小说,像《红楼梦》一样激起那么多人的研究兴趣,没有一部小说的研究像《红楼梦》一样曾激起波及全国的政治风暴,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1954年一场来势凶猛的大批判运动,俞平伯是这场大风暴的中心人物,引发这场风暴的是两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小人物”——李希凡、蓝翎,他们挥斥方遒,指点红楼,激扬文字,因一篇批判俞平伯的学术文章而跃上浪尖风口。而另一位“小人物”——俞平伯的助手王佩璋,先为俞平伯辩护,后反戈一击,她在时代的大潮中沉浮,最终被政治运动淹没……

    1946年,俞平伯开始在北京大学任教授,一直在中国文学系执教至1953年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前身)。该所成立后,郑振铎任所长,何其芳任副所长,俞平伯自北京大学中国文学系调至文学研究所古典文学研究室任研究院。
    1953年秋天,文学研究所安排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王佩璋担任俞平伯的助手,协助俞平伯从事《红楼梦》研究工作。王佩璋在北大中文系读书期间,俞平伯在此任教,俞平伯是她的业师,并且对这位文静的学生有良好的印象。为何选择王佩璋做俞平伯的助手?是因为她在《红楼梦》与中国古典诗词这两个方面很有造诣。在个人服从组织安排的年代,王佩璋做俞平伯的助手,和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同期学生相比,这应是一个上佳的选择。想来王佩璋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在走出大学校门半年后独立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得到了国家级出版社的重视和赏识。从她随后代俞平伯所写的《红楼梦》研究文章可以看出,这一对师徒合作得还不错。
    如果没有1954年那场批判俞平伯的运动,王佩璋会安心跟随俞平伯安心做学问,并成为脱颖而出的红学研究专家。可是,她所处的时代没有给她这样一个成长的机会,她的人生道路被外力左右,拐向前途叵测的荆棘之途。
  正是王佩璋的一篇文章,激发了李希凡、蓝翎向俞平伯挑战的豪情,从而引发了那场举国震惊的批判运动。
    这要从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部整理古典文学作品说起。我们可以从舒芜所作的一首打油诗中,了解古典文学作品的整理情况。
   
    白帝千秋恨,(顾学颉整理《三国演义》。)
    红楼一梦香;(汪静之整理《红楼梦》。)
    梁山昭大义,(张友鸾第二次整理《水浒传》。)
    湘水葬佯狂;(文怀沙整理《屈原集》。)
    莫唱钗头凤,(李易协助社外游国恩先生选注《陆游诗选》。)
    须擎月下觞;(舒芜选注《李白诗选》。)
    西天何必到,(黄肃秋整理《西游记》。)
    东四即天堂。(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社址在北京东四头条。)

 

    不知什么原因,汪静之整理的《红楼梦》没有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1953年年底,作家出版社出版了由汪静之整理的新版《红楼梦》,这是建国后的第一个排印本。汪静之是20世纪20年代的“湖畔诗人”之一,对红楼梦研究并不内行,因此,这个本子存在不少问题。正协助俞平伯整理《红楼梦》八十回本的王佩璋,发现问题后,她写成了《新版〈红楼梦〉校评》一文,认为《新版红楼梦》“首先是关于本书的作者曹雪芹的生卒年与他的旗籍都有错误”,接着指出,“‘新本’虽然自称是根据‘程乙本’,但实际上却是1927年‘亚东图书馆发行的‘亚东本’。与原来真正的‘程乙本’出入很大。”
  王佩璋将此文投寄《光明日报·文学遗产》编辑部。《文学遗产》采取了谨慎的处理方式,他们给作家出版社写了一封信,并将王佩璋的文章一并寄去,让他们核实。作家出版社收到转来的文章后,重新审查《红楼梦》新版本,证明王佩璋的批评是合于事实的。王佩璋的文章与作家出版社的信于1954年3月15日在《光明日报》发表后,引起了李希凡与蓝翎的注意。4月的北京,时值春假,百无聊赖的李希凡,有山大同学蓝翎来访,两人聊着聊着,说起最近《光明日报》上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的观点,都感到“不对头”,于是商量着写个文章。这篇题为《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的文章,几经周折,发表在《文史哲》杂志1954年第9期上。
    李希凡与蓝翎,这两个小人物因一篇批判俞平伯的文章而意外走“红”,他们无意中推倒了一张多米诺骨牌,引发了一连串不可预料的反应。批判俞平伯,开了政治越界强行进入学术研究领域的先例,假借学术探讨之名,这成为以后的政治运动中屡试不爽的手笔。
    《舒芜口述自传》回忆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时,还提到一些传闻:

 

    刚开始批判俞平伯的时候,还是从学术上讲的,也讲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但只是学术上文艺思想上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没有扩大到政治问题上去。那一段时间,我们文学出版社古典部的几个人都写了文章,都参加了批判俞平伯的讨论。后来文学出版社还出了四大本《<红楼梦>问题讨论集》,把所有批判俞平伯的文章收集在一起,主编工作还是我做的,出得很快。当时香港有一种说法,说是1954年俞平伯的学生王佩璋批评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用作家出版社名义)校点的《红楼梦》,195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就报复俞平伯,批他的《红楼梦研究》。这当然是笑话。那么大的一个运动,哪里是一个出版社就发动得起来的呢?

 

    批判运动开始后,在10月24日中国作协召开的座谈会上,继俞平伯之后发言的就是王佩璋,她实事求是地说明自己到底“代俞先生写了哪些文章”。但在会后第十天,王佩璋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我代俞平伯先生写了哪几篇文章》一文,语气已与会上的发言大不相同,从“由我个人负责”变成了明辨是非的批判者,甚至提出了要说明“事实真相”。
  是什么原因导致王佩璋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北京日报》1954年10月5日编印的《北大教授对红楼梦问题的反应》中,有这样一段话:“俞平伯教授……说,王佩璋批评我的文章,说是我叫她写的。她写的文章,还不是乔木叫她写的。”形势逆转,王佩璋很快成了批判大军中的重要成员。1954年11月28日,王佩璋又在《光明日报》发表了题为《谈俞平伯先生在〈红楼梦研究〉工作中的错误态度》,对俞平伯进行了再批判。在人们眼里,王佩璋成了苦大仇深的“被剥削者”。
    批判与被批判,常随着风向转。“小人物”在时局中,往往是一枚冲上前的棋子,然而,自己的命运无法主宰,只好交给时代的大潮,如浮萍一样沉浮了。今朝是“新生力量”,一夜之间,就落后了,成为反面,被时代抛弃。
    王佩璋对俞平伯的反戈一击,并没有赢得人生坦途,谁料到,却是一路坎坷一路悲歌。1958年,在“大跃进”浪潮中,拿惯了笔杆子的王佩璋,和许多大专院校、科研单位的知识分子一起,被下放到了北京某国棉厂劳动锻炼。年底传来消息,说她往机器里放铁砂,破坏“革命生产”,单位小范围内对她进行了批判。大约在1960年初,王佩璋被开除公职。爱惜人才的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负责人何其芳推荐王佩璋到中华书局去当编辑,但不知什么原因,王佩璋不愿意去。从这个女子的拒绝来看,柔弱的她内心很倔强。不然,她也不会在风暴来临时,选择玉碎。
    王佩璋度过了几年沉静的时光,最后躲不过厄运来袭。“文革”中,王佩璋成了“革命对象”,这个颇有研究能力的年轻学者悲愤地选择了自杀,离开了人间。
    一个没犯下什么大错却说错几句话的女人,一个选择自我毁灭的才女,一个被时代大潮吞没的标志性小人物。她的悲剧经历正是运动中“小人物”命运的一个缩影。
    俞平伯说:“余年齿哀暮,无缘温寻前书。同校者久归黄土,不能再勘切磋,殊可惜也。” 缕缕伤感送走王佩璋。不知俞平伯会将王佩璋比作《红楼梦》中的哪一位女子。她没有留下专著问世,留下的几篇文章中想象不到她的模样,也许没有相爱的对象,至死未嫁。

 

此文选自拙著《浪淘尽:百年中国的名师高徒》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919238&ref=search-1-pub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