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听沈昌文讲“读书”那些事  

2011-10-12 20:57:00|  分类: 书边余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沈昌文讲“读书”那些事
柳已青

    从一个书店的学徒工到校对再到著名的出版家,这是沈昌文的人生传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化圈流传着一句话:可以不读书,但不可以不读《读书》。沈昌文曾任三联书店总经理,但公众更关心的是他的身份是《读书》主编。沈昌文主持三联书店期间,出版了《情爱论》(十几印发行100多万册)、《宽容》(一印就是15万册)等等,这些翻译著作风生水起,引领着中国的思想文化掀起无数波澜。作为出版人,他感觉自豪的两件事是“卖菜(蔡)和捡金”——出版了台湾蔡志忠的漫画和金庸的武侠小说。

    沈昌文退休后,和俞晓群、陆灏联手,出版三剑客开辟一片文化出版新天地。创办《万象》杂志,开文化休闲阅读风气之先。推出《新世纪万有文库》,传统文化书系、近世文化书系、万国文化书系,不同颜色,排列在一起,蔚为壮观。这套书是小开本,但每一本书的文化含金量都是沉甸甸的。出版六十多本“书趣文丛”,沈昌文是这套书的总策划之一,以“脉望”为名,可见其读书趣味。“脉望”是蠹鱼之一种,吃书得了仙气,传说蠹鱼吃了书中的神仙字化成脉望。读这样的书,可“白日飞升”,有超凡脱俗之感。

    沈昌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顽童”,喜欢和文化名流在饭桌上谈出书事宜。他被圈内朋友称为“不良老年”,他说自己的一生可用20个字概括:吃喝玩乐、谈情说爱、“贪污盗窃”、“出卖情报”、坐以待“币”。但大家都尊称他“沈公”。

    八十岁的沈昌文追忆书时光,写下纸年轮,实在是一个时代的心灵史,风雨沧桑几十年的思想嬗变、精神路径,全隐现其中。听沈昌文讲“读书”那些事,既有宏大的时代背景和历史往事,也有细腻的编者与作者的情谊。总之,人生之书,历史之书,书里书外,透露出一位优秀出版人的文化情怀。当然,每一次大笑的背后,也有难以与人道出的辛酸,我们可以在沈公话语的紧要处,欲言又止处,体会到面对历史敏感的难言之隐。

    我们不妨从沈昌文在《八十溯往》披露的出版内幕,重温“读书”的来时路。《读书》杂志于1979年4月创刊,创刊号发表李洪林的《读书无禁区》,成为改革开放思想解放的先声。这篇文章在读书界和社会上引起震动,沈昌文在《几年前的往事》中谈及社会的争议,令我们仍然感受到余波。1980年3月,沈昌文编《读书》杂志,名义是新成立的“三联编辑部”的主任,为恢复三联书店做准备。《读书》编辑部会聚了一大批文化名流,既有大腕牛人,也有小字辈。据沈昌文回忆,“编这杂志的都是大人物,而且都是刚挨过大整恢复名誉未久的著名人士”。“死不悔改的右派”、“美蒋特务”、“二流堂黑干将”冯亦代,“胡风分子”倪子明,“大右派”丁聪,再加上几位著名的出版人陈翰伯、陈原和范用,保证了《读书》的稿源和质量。具体做《读书》编务的都是些“小字辈”、“初中生”。五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董秀玉;从云南建设兵团回北京的初中一年级学生吴彬,公交车上的售票员王猋,开过卡车的司机赵丽雅(扬之水),他们和《读书》杂志一起成长,成为著名出版人、编辑、学者,可谓一个时代的传奇。令人感叹的是,这样的传奇,业已成为绝唱。

    沈昌文还披露了一些书籍的出版内幕,读来颇有意思。当年沈昌文独具慧眼要出版房龙的名著《宽容》,一时找不到译者,就由编辑部的人翻译,出版时,删去了房龙批判斯大林不宽容之处;瓦西列夫的《情爱论》出版时,删去了几千字的描写肉欲正当性的文字。沈昌文的“不宽容”,是当时所处时代所决定的。

    说起《情爱论》,我想起一段读书往事:1993年,我刚走进大学校门,一头扎进图书馆,借了一本瓦西列夫的《情爱论》。这书一下就俘获了我,我大段大段地抄录在笔记本上。多少年之后,我在一个旧书摊上买下,圆了自己一个梦。可是,回来就被我束之高阁,前一段时间,办公室搬家,翻了出来,看了几页,感慨系之,这书里有我渐行渐远的青春往事。沈公在谈到《情爱论》时说:“我不敢说这本书现在还如何值得读,但它实在是迎合了刚改革开放时的思潮,打动了一批少男少女的心。” 从我阅读《情爱论》的经历来看,至少在上世纪90年代,这本书在大学图书馆还拥有不少读者。
  
    沈昌文的《八十溯往》,一本书,连着无数本书,书的命运,人的命运,书的年轮,人的记忆,总能让读者想起苍茫往事,不禁一阵怅惘。前几天,逛特价书店,买回一册施蛰存的《沙上的脚迹》,这是书趣文丛第一辑中的一册。1995年出版时,我读大学,手头紧,错过了这套书中好多。如今我买下此书,而当年策划出版这套书的沈公年已八十。好多事,都如同沙上的脚迹,被时间的潮水带走。但沈公写下他的记忆,化为岁月中的“金蔷薇”。一位出版人的文化情怀,在时间的长河中,不会凋零。
  
《八十溯往》  沈昌文  著  海豚出版2011年8月第1版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