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扁豆的故事  

2012-11-02 16:07:00|  分类: 食说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里奚,五羊皮。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日富贵忘我为!”百里奚妻子所唱的是古琴曲《扊扅歌》。后人以扊扅豆称呼寻常百姓在自家庭院种的扁豆。在房地产大鳄王石恋上80后女星田朴珺而离婚的新闻爆出之时,读到百里奚认妻的故事,掩不住一声叹息。今古对比,不知元芳怎么看?

 

扁豆的故事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扁豆的故事
柳已青

 

    深秋时节,万木在西风中凋零,落叶带来晚秋的萧瑟。犹记儿时,家中的篱笆上爬满了扁豆的藤蔓,开出一串串紫色或者白色的蝴蝶一样的花朵,结出或青或紫的扁豆,在风中摇曳。豆荚的上空一片湛蓝,是透明的天空;下面是一片金黄,地上的落叶。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种开着紫红色的扁豆花,在西风独自凉的时节,一串串紫红色在绿色的藤蔓和叶子之间,格外艳丽,如同晚霞。南宋诗人杨万里诗云:“道边篱落遮酬眼,白白红红扁豆花。”花酬眼睛,想来扁豆花给诗人惊艳之感。进入初冬时节,扁豆的豆荚也干枯了,里面藏着饱满的豆粒。种子有白色,或者茶褐色,颗粒颇大,长椭圆形,扁平,微弯。

    秋天的扁豆结出嫩豆荚。如弯弯的眉毛,我们老家(鲁西南一带)称之为“眉豆”。又如弯月,故名月亮豆。至于猫耳豆、老婆子耳朵豆,是北京、河北唐山等地的市井俗称。扁豆嫩荚果肉肥厚,自古贫寒之家将其作为重要的菜蔬。

    嫩豆荚可做多种菜,很受欢迎。可凉拌。扁豆洗净后切丝,厨房刀工好的人,在案板上快速、密密地切下去,有着令人兴奋的节奏,细细的丝在案板上延续,切完之后,看着匀称的扁豆丝,也很有成就感。在沸水中焯熟,以除去毒素和豆腥味。捞出放进冷水一浸,使之青翠可人,使之脆嫩爽口。然后,加入佐料凉拌,当然少不了放蒜末。这道菜颇有田园风味。

    嫩扁豆也可炒食,仍然细密切丝,红辣椒切丝,两者放入滚油的锅中,猛火炒。盛盘后,红绿相间,颇悦目。这道菜最适合白米饭,加上几筷子辣椒炒扁豆丝,白的米饭,红的辣椒,绿的扁豆,色相俱佳。饥肠辘辘的时候,趁热吃上一碗,深秋的萧瑟和凉意全无,增添了几许尘世的温暖。扁豆丝辣椒丝炒肉丝,有了肉味,似乎更上一个档次。报社在潍县路时,经常在这个时节,到报社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吃肉丝炒扁豆。报社搬迁到东部已经多年,胶州路、市场三路附近高架桥林立,不知那个藏身于老街的小饭馆,是否安在?

    扁豆耐寒,产量丰。记得儿时家中的篱笆上爬满了“眉豆”,嫩豆荚吃不完,就让它在藤蔓上长着。最后干枯了,摘下豆荚,拨出豆粒。以白扁豆或者紫色扁豆慢火熬粥,加入新鲜的红薯丁。开锅时,豆子的香味在炊烟中缭绕,非常诱人。这样的粥,面,香,粘,甜。多年没有品尝这样的粥,思之怅然。可菜可饭的扁豆,曾经填饱了谁的童年? 

    岳母做的扁豆,与芋头同炒。过了青葱时期的嫩扁豆,豆粒已经凸起,但还不成熟。这样的扁豆青色紫色相见,将扁豆掰成小片,芋头切块。热油爆锅炒肉丝,将扁豆和芋头放入,清炖。这道菜将扁豆的豆荚清淡、豆粒香面、芋头的糯软、肉丝的香味融合在一起。虽然是家常菜,有悠长的滋味。

    扁豆在秋高气爽的季节进入结荚盛期。古代,这个季节缺少蔬菜,人们在茅舍篱笆采摘。因为季节的原因,扁豆时候带着一股清寒之气,事实上,它的确是穷人的食物。扁豆又名扊扅(yǎn yí)豆,这个名字,起源于一段悲欢离合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春秋时期的百里奚——就是孟子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说的举于市的穷困潦倒之人。

    百里奚家境贫寒,辞别妻子到处流浪,曾流落到楚国给人家放牛。秦穆公听说百里奚非常有才干,用五张羊皮把他赎到秦国。秦穆公十分赏识他,授以国政,号称“五羖大夫”。这时,百里奚的结发妻子也流落到秦国,进入百里奚的家中,当了奴仆。有一天,百里奚和众宾客宴饮,酒酣之际,昔日的结发妻子毛遂自荐,一边弹琴一边唱歌:“百里奚,五羊皮。忆别时,烹伏雌,炊扊扅;今日富贵忘我为!”百里奚一听,大惊,两人相认,夫妻团圆。百里奚认妻的故事在汉代有乐府《百里奚词》,在明代有传奇《扊扅记》,被改变为多个地方戏。

    扊扅意思是门闩,“炊扊扅”的日子,生活非常清贫,后来借代共贫寒共患难的妻子。百里奚外出流浪时,他的妻子拿门闩当柴烧,为他烹了一只母鸡,今日大富大贵,为何忘了相濡以沫的妻?这是个故事,百里奚妻子所唱的是古琴曲《扊扅歌》。后人以扊扅豆称呼寻常百姓在自家庭院种的扁豆。在房地产大鳄王石恋上80后女星田朴珺而离婚的新闻爆出之时,读到百里奚和他妻子的故事,掩不住一声叹息。今古对比,不知元芳怎么看?

    人心不是一粒扊扅豆,说抛弃就抛弃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