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石花菜凉粉  

2012-08-04 20:17:00|  分类: 食说新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花菜凉粉
柳已青
    十几年前的一个夏日,和几位朋友在崂山仰口风景区登山。爬到半山腰,看到崂山的当地居民坐在林荫间,卖凉粉。后来,才知道这就是青岛的特色小吃——石花菜凉粉。凉粉放在大盆里,用崂山山泉水浸泡着。有客人买凉粉吃,就从盆里取出,颤巍巍的,像切豆腐一样切下一方,然后切成小方块。放进小碗中,放少许蒜泥和醋,也有洒一点香菜末儿的,一拌,好了。即可享用。
    初次品尝凉粉的感觉,至今难忘。爽滑,富有弹性;有固体的形态,但柔软无骨。入口,口舌之间一片沁凉,用牙齿咬嚼,它则巧妙地滑开了,还没有想吞咽,它已经顺溜地进入食道,滑进肚子里,就像坐滑梯一样,哧溜下去了。有人吃石花菜凉粉,还能品尝出植物清新的气息。我觉得这可能是联想或者通感了。吃凉粉的快感,就在于,吃几口,通体透凉的那种感觉,没有吃雪糕那样凉,不会引起肠胃的不适感。吃完之后,那种爽滑柔嫩的感觉,似乎还在唇齿之间留有回味。
     在树阴下,吃过凉粉,山风徐徐吹归来。爬山带来的大汗漓淋,完全消退了。继续爬,到了顶峰,仰口湾一览无余地出现在眼前,海滩有一条弯弯的美妙的弧线,蓝色的海洋,与天空中大朵的低低的白云,相互映照。极目海天交际之处,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此时,会当凌绝顶观沧海的感觉,与吃凉粉的通透之感,交织在一起,成为一段难忘的人生记忆。
    来青岛第一次吃过凉粉之后,非常留意做凉粉的石花菜。石花菜,又名海冻菜。生长在海边的礁石上,形状非常像柏树的树枝,有非常多细小的分叉。这种海藻的颜色随海区环境、光照的不同而有变化。
    后来,我在岳母家看到了制作凉粉的整个过程。从海边采摘的石花菜,一般是晒干保存。干的石花菜中含有沙粒,需要温开水浸泡半个小时左右。洗干净的石花菜,放进锅里,加适量食用水以中慢火将其煮至全部溶化。煮化的石花菜呈胶质状——半液体半固态。倒入不锈钢盆中,热气散尽,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凝固成的凉粉。凝固的凉粉,状如水晶,色若琥珀。熬制好的凉粉,可根据个人的口味凉拌。
    夏天吃凉粉,清凉解暑,不仅仅因为石花菜性寒,还因为冻菜的形成。如果用筷子去夹凉粉,肯定是徒劳无功,一定会出现滑稽的一幕——要么将小方块夹断了,要么滑溜溜地跑掉了。当小勺舀起凝脂果冻一样的凉粉,送入嘴中,吃的快感,让人从酷暑中得到解脱,可谓一赏心乐事。
    想吃凉粉,一年四季都可以熬制的。我们今天品尝的到的美味,古人早已享过。
    宋代人林洪,一位清隽飞逸的隐士,他的私家菜谱,雅到了极致,他把每一道菜赋予了美学的品格和诗意的浪漫。
    林洪做的凉粉,被称为素醒酒冰,一个风雅的名字,可以看出他的精神旨趣。

 

    米泔浸琼芝菜,曝以日,频搅,候白,洗,捣烂,熟煮。取出,投梅花十数瓣,候冻,姜、橙为脍齑,供。

 

    极简的语言,几个动词串联,一气呵成,为这道菜赋予了丰饶的韵味。琼芝菜,就是今天的石花菜。同样是吃凉粉,名字不一样,制作过程中加入了“梅花十数瓣”,大大提升了这道菜的灵魂和品位,再加上“素醒酒冰”的名字,想一想,就令人痴了。林洪吃的凉粉,用姜汁和鲜橙汁调味,别具一格。如果您有闲情逸致,在大雪纷飞、红梅绽放的时节,不妨按照林洪的私家菜谱,来一次“素醒酒冰”,把我们从世俗的世界解脱出来,从功名利禄的沉醉中,获得一份清醒。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