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你所不知道的蔡元培  

2012-09-08 15:17:00|  分类: 民国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教师节到了,发一篇文章纪念“民国的孔夫子”。

 

你所不知道的蔡元培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金刚怒目的“好好先生”——你所不知道的蔡元培

刘宜庆

 

 

    在中国近代史上,蔡元培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学界泰斗,民国的圣人。他身为前清翰林,顺应历史潮流,转型成为资产阶级革命家,曾一度为排满革命实施暗杀,1904年组织光复会,1905年加入同盟会,革命信念终生不渝。民国初肇,他任教育总长。1916年12月26日,长北京大学,实施“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治校方针,使北大气象一新,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他是新文化运动之父,后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他一生倡导科学与民主,宣扬劳工神圣,信奉“以美育代宗教”。作为革命家、教育家,蔡元培都做出了非同一般的贡献,影响十分深远。有人评价他“一生的成就,不在于学问,不在事功,而只在于开出一种风气,酿成一大潮流,影响到全国,收果于后世”。

    70年前,抗战中的中国痛失蔡元培。1940年3月5日,蔡元培在香港病逝。我们不妨从他一生之中,截取几个片段,透过蔡元培的弟子、朋友的追忆,感受这位学者的不朽风采和人生境界。

 

向校役敬礼

 

    1917年1月,蔡元培到北大任职。当时北大是一座封建思想、官僚气息十分浓厚的学府。当时有“两院一堂”(参议院众议院和北大前身京师大学堂)之称,指京师大学堂的师生和参议院众议院的议员,多出入八大胡同,私生活荒唐,打麻将,吸大烟,吃花酒,捧名角。有钱的学生,带着听差,学生上课时,听差要呼“请大人上课”。

    当时北京大学流行“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的观念,旧学的势力当然比新的深厚,教师中仍有一批学问功底很深厚的人。罗家伦在《蔡元培先生与北大》一文中,讲到一个学术掌故,可见民国初年的北京大学仍然是晚清京师大学堂的空气。陈汉章(字伯弢)是晚清名举人,以博学闻于当世,京师大学堂请他来当教习。他到校后见一时人才之盛,又因为京师大学堂毕业以后可以得翰林(当时科举已废),于是他决定不就教习而做学生,在马神庙四公主府梳妆楼上的大学藏书楼里,苦苦用功六年。等到临毕业可以得翰林的一年,忽然辛亥革命了,他的翰林没有得到,可是他的学问大进,成为朴学的权威。新文化运动期间,北大学生和全国舆论界都追逐陈独秀胡适,像陈汉章这样的旧学权威,北大仍有一批。只有蔡元培的号召力和凝聚力才能将新旧并蓄。

   蔡元培的到来,北京大学风气一变,他采取“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使北大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参加过五四运动的北大学子许德珩留下一则蔡元培的佳话,从细微处可见蔡元培为北大带来自由与平等、民主与科学。

    蔡元培到北京大学任职的第一天,校役们在门口排好队恭恭敬敬地向他行礼,他脱下礼帽,规规矩矩地向校役们鞠了一躬,这种打破历任校长不理睬校役的惯例,让校役和学生都感到非常惊讶。此后,蔡元培每天出入校门,校警向他行礼,他也脱帽鞠躬。这种做法是发自内心地对校役校警尊重,并将之视为与大学教授平等。如今,习惯政治作秀的人,看到蔡元培的做法,应该感到汗颜。

 

蔡元培的风度

 

    蔡元培是民国孔夫子式的人物,虽然他在新文化运动反孔教,但其精神核心是儒家的君子之风。

    蔡元培有一次跟钱玄同聊天,钱玄同突然问:“蔡先生,前清考翰林,都要字写得很好的才能考中;先生的字写得这样蹩脚,怎么能够考得翰林?”蔡元培先生笑嘻嘻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那时正风行黄山谷字体的缘故吧!”蔡元培1912年就是国民政府的教育总长,是标准的高官;年纪也比钱玄同大19岁,是钱玄同的老师章太炎那一代的人。然而,他对钱玄同的冒犯毫不在意,充分反映了他的宽容。

    在新文化运动中,关于白话与文言的争论,蔡元培处于风波的中心,林纾在《妖梦》中对蔡元培进行人身攻击,将蔡元培、陈独秀、胡适三人称作“鬼中之杰出者”,并刻薄地骂蔡元培为大乌龟,小说让“罗睺罗阿修罗王”将他们吃掉,并让他们化为臭气熏天的粪便。并声称,这些“无五伦之禽兽不可放,化之为粪,宜矣”。面对林纾如此卑劣的攻击,蔡元培仍能心平气和,有“无所不容”的雅量,写出一封公开信,彬彬有礼,不亢不卑,无疾言厉色。这招如同太极拳,柔中带刚,令对手心折。林纾在报纸上认错,公开表示不再谩骂。

    蒋梦麟不愧为蔡元培北大校长的接力者,他在《试为蔡先生写一笔简照》文中提出:“先生做人之道,出于孔孟之教,一本于忠恕两字。知忠,不与世苟同;知恕,能容人而养成宽宏大度。”

    柳亚子说:“蔡先生一生和平敦厚,蔼然使人如坐春风。”

    曾是北大学生的冯友兰在《三松堂自序》中回忆道:“在蔡先生身边,感同风光霁月,他的人格能造成一种气象,沐浴这种气象之中,就不能不为他的人格所感化。”

 

“好好先生”

 

    蔡元培一生桃李满天下,他的北大门生多,他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十几年,为学生写下了不计其数的推荐信、求职信。即使素昧平生的人,写信向他求援,并寄上自己的研究成果,他也会热心向各大学推荐。

    1928年南京政府成立五院,蔡元培谢绝监察院院长之职:“我是好好先生,怎么可以做监察之事?”这是蔡元培巧妙地婉拒,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同年,陈调元任安徽省主席,有北大毕业生向到安徽省政府求职,蔡元培写了推荐信。陈调元很客气地给予安排。后来,又陆续收到蔡元培的推荐信。北大学生向蔡元培求援,他来者不拒。面对一摞推荐信,陈调元干脆不回复。蔡元培也不觉得有丝毫尴尬。

    蔡元培热心推荐北大学生,并非无原则。1930年秋,国民党某省政府改组。一位北大同学请蔡元培向蒋介石推荐他,并托老同学联名致电蔡先生促成。蔡元培的回电只有一句话:“我不长朕即国家者之焰。”

    蒋梦麟评论道:“先生日常性情温和,如冬日之可爱,无疾言厉色。但一遇大事,则刚强之性立见,发言作文,不肯苟同。”“好好先生”是蔡元培性格的外衣,其内核是个性和风骨。蔡元培的“兼容并包”,并不是没有原则,不分是非。

    辛亥革命后,蔡元培不满袁世凯的专制,多次提出辞去教育总长的职务,袁世凯竭力挽留,甚至说“我代表四万万人坚留总长”!蔡元培先生则义正词严地说:“元培亦对四万万人之代表而辞职!”在五四运动中,人们为凡尔赛会议出卖山东的消息所激怒。在一次商讨对策的集会上,一些人言辞激烈而无实际行动,蔡先生则卓尔不群,深沉地说:“我们这样抗议,有什么用处?应该全体总辞职。”结果,当晚他就一人坐火车南下了。

    1923年春,因当时北京政府滥捕财政总长罗文干下狱,蔡元培“痛心于政治清明之无望,不忍为同流合污之苟安”,发表《关于不合作的宣言》,辞职南下,从此再未北返。“这种慷慨激昂的态度,在吾国的政治家中真是少见”。

   所以,林语堂说得好:“蔡先生软中带硬,外圆内方,其可不计较者他不计较,大处出入却不肯含糊。”林还认为“他有临大节凛然不可犯之处,他的是非心极明”。蔡元培最犀利的武器就是“不合作”。柔是他的外表与风度,内心却是刚劲不挠的气概。这大概就是频频辞职的原因了。

 

流泪的蔡元培

 

    1935年,蔡元培到南京,当时南京政府行政院长兼外交部长的汪精卫宴请他,吃西餐。面对日本对华北的步步紧逼,蔡元培苦口婆心劝汪精卫改变亲日立场,铁心抗日。蔡元培说这些的时候流下了眼泪,滴在汤盘里,他端起来,和汤一道咽下去。

    蔡元培早年是清朝翰林,随后转变为资产阶级革命家,以教育和新闻开启民智,主张用暗杀的手段革命,反清排满。在上海领导光复会暗杀图,参与自造毒药和炸弹,用恐怖主义的手法向清朝腐朽的丢炸弹。蔡元培认为女子去实行暗杀比男子更隐蔽些,因而他在爱国女校特别注重化学课的讲授,以便培养暗杀种子。他领导的暗杀图的成员,曾多次刺杀清朝的高官,其中吴樾携炸弹盯上清廷出洋考察宪政的五大臣,在车上,像人肉炸弹一样扑向五大臣,结果吴樾身亡,五大臣中只有两人受轻伤。

    新文化运动时期,蔡元培由资产阶级革命家转变为文化界一位学贯中西、熔冶中外新旧于一炉的学术宗师。这个时期,蔡元培是无政府主义者,当上世纪30年代日本

帝国主义入侵中国,他又成为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北大师生两代五四学人,不管是无政府主义者,还是自由主义者,当民族危难的时候,无一例外成为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从五四运动起,救亡与图存压倒了民主与科学,这是以蔡元培为代表的北大师生两代五四学人面临的历史困境。

    1940年3月3日,在香港隐居的蔡元培,失足仆地,口吐鲜血,两天后,新文化运动之父蘧归道山。蔡元培一生清廉,身后无一点积蓄,衣衾棺木的费用,所欠1000多元的医药费,都是商务印书馆经理王云五代付的,以后子女的教育、抚养费,也都得到了蔡元培好友、学生的资助。

    流泪的蔡元培,清贫的蔡元培,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要和闹事学生决斗

 

   “你们这班懦夫!”蒋梦麟在《西潮》中写道,他很气愤地喊道,袖子高高地卷到肘子以上,两只拳头不断在空中摇晃。“有胆的就请站出来与我决斗。如果你们哪一个敢碰一碰教员,我就揍他!”

    蒋梦麟写道的正是蔡元培。是什么事情让北大校长蔡元培发怒,竟然要和学生决斗!说起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是因为北大向学生收取讲义费。按说,学校此项费用,属于教材费,何况只是成本费用,天经地义,绝对不是乱收费。但五四运动之后的北大学生,动不动就罢课,因为这项收费,一部分学生,无理取闹,对代总务长沈士远进行围攻,学校里到处贴满谩骂沈士远的条子,更有人高呼:“打倒沈士远!”

1922年10月,北大学生拒绝缴纳讲义费引发的风波,冲击到了校长室。一群学生群情激昂,领头的山东好汉冯省三大呼:“我们打进(校长室)去,把他们围起来,把这事解决了!”“到会计科把讲义券烧了!”

    蔡元培被学生激怒了,于是就有了蒋梦麟描述的那一幕。

    关于讲义费风波,曹建在《蔡孑民先生的风骨》一文中有详细描述:

    某日下午,不逞的学生鼓众拥至总务处门口寻找沈氏,声势汹汹,先生闻声挺身而出,厉声问道:“你们闹什么?”为首的学生说:“沈士远主张征收讲义费,故来找他理论。”先生说:“收讲义费是校务会议决定的,我是校长,有理由尽管对我说,与沈先生无关。”群众仍呼啸要找沈氏,先生亦大声呼道:“我是从手枪炸弹中历练出来的,你们如有手枪炸弹尽不妨拿出来对付我,我在维持校规的大前提下,绝对不会畏缩退步!”

    蔡元培对这场风潮深感恼火和痛心,他当天就写下辞呈离开北大,总务长蒋梦麟,代总务长沈士远,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出版部主任李辛白,数学系主任冯祖荀分别刊登启事,宣布“随同蔡校长辞职,即日离校”;北大全体职员也发布《暂时停止职务宣言》,《北京大学日刊》也于当日宣告“自明日起停止出版”。大家都与蔡校长共进退。后来,通过胡适做工作,北大教授继续执教,但蔡元培于是年冬天悄然离开北京了。

 

蔡元培的酒量

 

    蔡元培的酒量颇佳,每餐必饮酒少许。蔡元培的酒量如何?从陈西滢的纪念文章《蔡先生的回忆》可以找到答案。

   有一年夏天,陈西滢和蔡元培从南京同乘火车去北平。蔡元培带了几瓶南京老万全的香雪酒,是朱家骅送他在车上喝的。陈西滢回忆说:“第一天晚餐时我们两人喝了一瓶——应该说是蔡先生一人喝一瓶,因我只能陪二三杯。那晚上蔡先生虽没有醉,脸却红得厉害。”香雪酒是一种绍兴老酒,蔡元培是绍兴人,虽然这种酒不像高度白酒的酒精度数大,但酒劲颇大,所以“脸却红得厉害”。火车经过泰安附近时,蔡元培和陈西滢想起徐志摩在济南开山因飞机失事遇难,在窗口凭吊,谈了不少关于志摩的回忆,有些伤感。

    这次陈西滢与蔡元培同乘火车,得到不少蔡元培的照拂。车快到北平时,蔡元培对陈西滢说:中央委员乘车是不用花钱的,这一次一个钱也没花,心里觉得很不安,饭车的账希望陈西滢让他开销。蔡元培说得这样委婉诚恳,陈西滢也不好坚持。第二天早晨发现不但饭费,连睡车上茶房的小费他都付过了。车到站时,蔡元培又说他带了一个当差,并且有人来接,行李有人招呼,劝陈西滢将行李放到一处运去。此种生活小事,蔡元培想得很周全,陈西滢为他的善意而感动。

    蔡元培在北平的活动,陈西滢也有记录:“蔡先生这一次到北平,是十年后重游旧地,盛受各团体、各个人朋友的欢迎招待。常常一餐要走两三个地方。他到一处,一定得与每一客对饮一杯,饮完方离去,所以每晚回家时大都多少有了醺意了。”

    抗战爆发后,蔡元培从上海到香港,他本想奔赴西南后方,因健康原因隐居在香港。初到香港时,他的饮食起居得到商务印书馆经历王云五的照顾。午餐和晚餐都为蔡元培提供一大杯绍兴酒。王云五说,“以蔡先生的豪量,此区区者实不足道”。蔡元培的夫人周峻为他的健康考虑,限制他饮酒。

    在香港,蔡元培的心情沉重。面对神州陆沉,山河破碎的局面,晚年蔡元培又重拾早前参加革命时的金戈铁马的英雄气概。这种情感在他的诗作中有强烈表现。他写给陆丹林的红叶诗其三云:“枫叶荻花瑟瑟秋,江州司马感牢愁。而今痛苦何时已,白骨皑皑战血流。”在一杯薄酒中,诗性豪兴勃发:“世号诗史杜工部,亘古男儿陆渭南。不作楚囚相对态,时闻谔谔展雄谈。”在《满江红》中,蔡元培憧憬,“御强敌,与友邦共奏凯歌曲”。蔡元培生前曾为友人之父题照,写了“家祭毋忘”四字。也许他预感到自己不能看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了。

    “大德垂后世,中国一完人。”(蒋梦麟)

    “一代宗师,士林共仰。”(梁漱溟)

    在弥留之际,蔡元培的遗言中有“我们要以道德救国,学术救国”的话。

    “蔡先生为公众服务数十年,死后无一间屋,无一寸土,医院一千余元,蔡夫人至今尚无法给付,只在那里打算典衣质物以处丧事。”自明代以来,大约除了海瑞,没有哪个高官如此清廉。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