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已青的书天堂

请勿转载,我的联系方式:bdlyq618@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柳已青,原名刘宜庆,书评人,学者,作家。著有《绝代风流:西南联大生活录》(有大陆中文简体版和台湾中文繁体版)、《红尘往事:民国时期文人婚恋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青岛,我的忧伤  

2013-05-20 15:17: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我的忧伤 - 柳已青 - 柳已青的书天堂

配图: 胶州湾的黄昏  秦岭摄

 


    一种忧伤袭上心头,这忧伤被胶州湾的季风吹起,吹向西海岸崛起的石油化工区。我的忧伤萦绕在硕大的原油罐、高耸的烟筒之间,我的忧伤伴随着流淌的废水、弥漫的气味。我的忧伤,在残酷的四月升起,如同云烟,如同洋流,和这些也能产生巨大GDP的产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青岛,我的忧伤
柳已青

 

    土耳其的当代作家帕慕克,在凝视伊斯坦布尔时,内心充满了“呼愁”(huzn)。

    “呼愁”,翻译成中文就是“忧伤”。汉语中和它近义的词语有:忧郁、郁结、伤感、怀念。“呼愁”这个词有着阿拉伯文化和伊斯兰文明的光泽,隐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它表达心灵深处的失落感。而伊斯坦布尔对帕慕克而言,一直是一个废墟之城,充满帝国斜阳的忧伤。“我一生不是对抗这种忧伤,就是让她成为我自己的忧伤。”

    在我生活的青岛,没有历史的废墟。我所在的青岛,没有忧伤,只有不安,这个浪漫又严谨的城市逐渐失去了原有的历史风貌,先是失去了海滨的天际线,然后失去了老城区的街道和里院,原汁原味的城市细节被篡改,比如马牙石铺成的小街波螺油子彻底消失,标志性的街道中山路风貌已经面目全非。我们所生活的城市,不尊重历史感,没有废墟里的玫瑰,没有在时光中保持原形的老楼(黄台路日式建筑被粉刷一新)。

   如今,2003年4月,一股强烈的忧伤,因为一个化工项目的环评而起。4月8日,中国石化控股子公司青岛炼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炼化”)百万吨级乙烯项目公示环评信息并征求公众意见。报纸上整版整版的强国利民的宣传,对改项目的危害避而不谈。市民通过不同的渠道表示质疑,百万吨级乙烯项目引起了青岛市民深深的忧虑:是否威胁周边公众身体健康、造成环境污染?作为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近些年青岛发展化工产业,是否经得起历史和现实的审视?

    在青岛的地图上,石油化工区在最近几年横空出世,青岛丽东,大炼油,再加上“征求公众意见”的百万吨级乙烯项目,拆迁了不少祖辈以打渔为生的渔村,强悍地占据了胶州湾畔的一片陆地。我为美丽的青岛感到忧伤。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我担心她美丽的的容颜,被抹上可耻的黑色。幸福宜居,环湾发展,我忧虑她被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早在2008年,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在《青岛逾5亿美元化工项目引发市民恐慌》的深度报道中,不无忧虑地写道:“如今的胶州湾更像是一副棋局。对弈的双方,分别是千万年形成的自然环境和蕴藏巨大能量的现代工业文明。填海造地拉直了海岸线,石化储罐是摆布整齐的棋子。重化工业步步为营,触角向大海深处挺进。”

    一种忧伤袭上心头,这忧伤被胶州湾的季风吹起,吹向西海岸崛起的石油化工区。我的忧伤萦绕在硕大的原油罐、高耸的烟筒之间,我的忧伤伴随着流淌的废水、弥漫的气味。我的忧伤还是一种深深的忧虑,这片海湾的居民的健康,这片蓝色海水的生态,与海水相伴而生的陆地的环境,还能不能回到从前。我的忧伤,在残酷的四月升起,如同云烟,如同洋流,和这些也能产生巨大GDP的产业紧紧联系在一起。

    丽东化工和大炼油是原青岛市市委书记杜世成的“大手笔”。这位把青岛的房价飙升上去的市长、书记,自己不仅没有高升,反而下去了,双规之后是牢狱服刑。当年他主持引进、拍板决定的重化工项目,不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反而开展得如火如荼。也就是说,每一届政府领导班子的诉求是一致的,政绩工程搞好了,GDP上去了,也就为高升铺平了道路。

    以牺牲生态环境的发展,急速工业化的城市,每个人都有生存的焦虑。失去家园,乡关何处?工作压力,何以解忧?房贷逼迫,何以舒缓?无形的巨大的车轮,碾压过古老的土地,扯断了乡村中国的根基。无声流淌的污水进入海洋的暗笑,对国际化大都市的梦想,就像一个巨大的嘲讽。

    忧伤清晰地存在,徘徊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人的心中。不管你工作在城市,还是居住农村。这种忧伤不是因为个体的孤独或疲惫而产生的,是千万人的共同的命运,成为现代化进程中不能承受的代价和牺牲。

    城市不断的发展,不断地扩张。总有一些代价和牺牲,落到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头上。我希望我的忧伤不要变成哀痛。忧伤不是软弱和哭泣,而是为了对抗披着文明的外衣野蛮、借助科学保障的谎言。

    在《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一书中,帕慕克对伊斯坦布尔的回望和凝视中,忽然发现:“伊斯坦布尔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我依附于这个城市,只因她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不知道我明天是什么颜色,也无法预测青岛的命运。但是,我能做的,以一管微弱的笔墨,守护夜幕下这座城市的灯火,书写这个城市的美丽与忧伤。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